下一刻,他一手点在意大利总统的掌心,一手放在意大利总统的脖颈,开始输送内气...

  与此同时!

  他一心二用,控制着两股内气,在意大利总统身体中游走,并且与插着银针的各处穴道一一相连!

  二十三分钟后...

  他额前出现了些许汗水,但他输送到意大利总统体内的内气,却是与插着银针的五十八处穴道,尽皆相连起来!

  随即,这些属于他的内气,竟是在意大利总统身体中,循环流动了起来!

  “完成了!”

  接着,易渊开始停止输送内气,又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这些内气运转之间,没有丝毫生涩后,面上不由得显露出了几分喜意。

  “塔诺先生,你感觉如何?”待他将银针小心的从意大利总统身上拔下后,笑着问道。

  “似乎好了一些,但...”稍微活动一下,意大利总统心中生出了一股子疑惑...

  因为他感觉如今的自己只是比先前,稍微好上了那么一点点!

  不过,这一点点对他而言,却是并没有太大作用!

  他没有失望,也没有怀疑易渊是个庸医...

  因为他相信,这其中必然另有奥妙!

  “但是,似乎没有太大变化是不是?”易渊接过意大利总统未说完的话道...

  随后,不待对方回应,他又道:“塔诺先生,您莫要着急,说句不好听的话,您身体各项机能,已经处于了一种枯萎的状态,所以,想要增强您身体的各项机能,不能一蹴而就,必须要徐徐图之!”

  “原来如此...”意大利总统面上恍然大悟道。

  不过,易渊却不认为对方真的相信了自己这话,他心中非常明白,对方既然可能是某国总统,那必然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物!如此,纵使天崩地裂,这种人物也很难显露出内心的真正情绪!

  “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今天医疗您的手段,需要用七天的时间来一点点显露真正的功效!请稍微带些期待吧!明天,您将开始新的人生!”易渊有些故作神秘道。

  说罢,他向意大利总统道别一句,走出了这个房间...

  苏安毫不犹豫的紧随其后...

  霍龙也向意大利总统道别一句,快走离开,跟上了易渊...

  “带些期待吗?”看着易渊离去的背影,意大利总统伸出手,一个握拳,再一个松开,眼中显露出几分异色...

  离开欧洲理事会后!

  行走在布鲁塞尔的街道上,霍龙有些好奇的向易渊道:“易兄弟,可否说说你方才对那位先生,施展了什么手段?是和我先前一样吗?”

  “不。”易渊摇了摇头,蓦地转移话题,向霍龙道:“霍龙老哥,你调查过我之前的资料吗?”

  “这个...”霍龙面上显过一丝尴尬,解释道:“易兄弟,我之前调查你...”

  “霍龙老哥,不用多解释,我并非是要向你兴师问罪...”易渊笑了笑,打断他道:“你之前既然调查过我,那也许知道,我在中国给人治病时,一向都是当面治好!”

  “那易兄弟,你的意思是?”霍龙面上显过一丝惊讶...

  在他的资料中,易渊医人,无论病情大小,严重与否,的确都是当面治好病人!

  “方才我为那位先生的治疗,是竭尽全力,施展出了目前的最高医术!”说着,易渊面上显露出几分苍白,口中自信无比道:“所以,那位先生的身上,已经开始孕育奇迹!”

  说罢,他拿出一个木盒,将其打开,取出里面的人,吞食入肚...

  “我现在的状态不太好,霍龙老哥还是送我会去休息吧。”易渊又道。

  “好好好...”霍龙赶忙道。

  与此同时,他开始琢磨起了易渊的话,心中暗道:“孕育奇迹?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类似于十一少‘换头手术’的长生类手术?”

  “这怎么可能!他方才也就用了半个小时左右,长生类手术怎么可能这么简单?不对!他如今明显是消耗巨大,也并非不可能不是长生类手术!”

  越想,霍龙心中越纠结!

  他简直想要将心中的疑问,全抛给易渊,让易渊来给自己好好解说一番!

  不过,他也就是想想!

  易渊如今已经摆明了不愿多说,而且还显露出了一副疲倦的样子,他自然不会还不识趣的询问...

  而后,霍龙将易渊送到了布鲁塞尔的最高级别招待所...

  很快,今天过去了...

  F最新章节¤}上Od酷C‘匠;网《%

  翌日。

  当易渊和苏安吃早饭的时候,霍龙面上极为失态的过来了...

  他用一种仿若是在看上帝的敬畏神色,看向易渊道:“易老弟,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在那位先生身上使用的医术,可否延长寿命?”

  “能!”易渊毫不犹豫道:“但我必须要告诉你,我的这个医术,并非长生医术,顶多使得人类活到一种极限年龄!这个极限年龄因人而异,有人或许是200,有人或许是150,还有人或许是100...”

  “另外,这个医术,只能适用于普通人!”顿了顿,易渊又道。

  “只能用于普通人?”霍龙微微一愕,原本欢喜不已的面上,登时僵硬了下来...

  缓了缓,他面上勉强恢复淡定,向易渊道:“易老弟,你的意思莫非是,这医术对于我们这种人,不能用?”

  “不能用!”易渊肯定道:“我们这种人的身体构造,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已经和普通人不一样了,所以,对于普通人的医术,我们很难适用!”

  “这样啊...”霍龙笑了笑,而后他看了看一旁面上有些不满的苏安,道:“易兄弟,我就不打搅你们吃早餐了...”

  说罢,不待易渊挽留,他快步离开了这里...

  “先生,你昨天为意大利总统使用的医术是什么啊!”待霍龙远离了后,苏安有些好奇的看向易渊:“霍龙那家伙向来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老狐狸,今天这般失态表现,想来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吧!”

  “那个医术啊...”易渊笑道:“我命名为‘负态’!”

  顿了顿,他又道:“你还可以成为它为‘时间倒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