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最高首领面上开始变得难看:“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欧盟的那些家伙,已经将易渊当作了第二个十一少!可以让他们长生的存在!”

  原来,让诸国领导人都感觉不对的地方,是欧盟选择亲近易渊一事!

  要知道,易渊可是同欧盟碰撞了一轮!

  他这种行为,是赤裸裸的挑衅欧盟!

  欧盟是多个国家的联合体,有着自己的尊严,即便是易渊再强大,在挑衅之后,欧盟都不可能再亲近易渊!

  是以,根据易渊的医生身份,已经开始有不少的国家领导人,都认为易渊懂得和十一少‘换头手术’一样的手段!可以让人类长生的医术!

  因为只有如此,欧盟才能放下尊严,选择同易渊交好!

  “易渊之前在我国的‘七日公诊’,已经显露出了匪夷所思的医术!更甚至,我还收到消息,他化名为‘曙光’时,曾在青湖市救活了一个死人!当时,我对于这个信息没有在意,可现在看来,易渊竟是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干预人类的生死了!”

  见中医学会首领沉默不语,最高首领继续道:“对于如今的人类而言,有生有死才是天地正理!若是打破生死,这个世界一定会出问题!所以,易渊绝对不能再研究让人死里复生、或是长生的医术!这点必须禁止!”

  说到最后,最高首领带着一股子毋庸置疑的口气!

  沉默之后,中医学会的首领开口了。

  他看向最高首领,眼中显露出一股子无奈:“最高首领,我明白了,我会和易渊说明这件事情,争取让他不碰这些禁忌的东西...”

  “不是争取,是必须!”最高首领紧紧地看向他,口中十分强硬道。

  “好的...”沉默片刻,中医学会首领道。

  且不说各国领导反应...

  回到根特市!

  因为昨天已经带着易渊将根特市值得一观的景点,都已经看了个遍...

  所以,今天霍龙开始带着易渊品尝比利时的美食...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苏安居然还在!

  而且让他意外的是,根据他得到的消息,这两天苏安居然和易渊都是同房!

  这简直让霍龙不敢置信!

  “虽然苏安那女人,如今三十多岁,还是个单身...但易渊好像才二十出头吧?这两人究竟...”

  想着,霍龙看向苏安的眼神,不由得古怪了起来...

  感受到了霍龙的眼神后,苏安内心毫无波动...

  至于易渊...

  他不是个蠢蛋,可不会向别人解释自己和苏安的事情!

  因为他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即便是没有关系,但只要一解释,那在他人看来,便是有暧昧关系!而且,越解释,便越解释不清!

  所以,他也不多想,更不多操心,只是随着霍龙的介绍,一一品尝起了比利时的美食...

  就这样,这一天也过去了...

  是夜。

  苏安向易渊道:“先生,霍龙留你在这,似乎另有目的,你应该早做准备...”

  “放心,对于他的目的,我心中有数,你不用担心。”易渊笑了笑,而后眼中显露出一丝关切,向苏安道:“倒是你,我接下来要回中国,并且将很长时间不会再出中国,你家人没问题吗?”

  “当然没。”感受着易渊的关切,苏安先是微微一愕,随即也笑了笑,口中轻描淡写道:“我之前是欧盟的第五委员,钱财极多,权力很大,所以,我的家人早已经被我安排妥当,即便是我不在,他们也可以幸福快乐的过上一辈子。”

  “这样啊...”易渊微微皱眉,“那你呢?会不会想家?”

  “这个倒是不会。”苏安摇了摇头:“因为某些原因,我从小和家人聚少离多,对于亲情,算不上多么在乎...”

  易渊沉默了起来...

  半响过后,他道:“休息吧!”

  随即,两人分开,走向各自的卧室,开始睡觉...

  第二天!

  霍龙来找易渊的时候,面上表情更加热情:“易兄弟,今天我来给你引见一位先生如何?”

  “终于对我放心了吗?”心中暗道一句,易渊面上笑了笑,回道:“当然可以。”

  “呵呵,易兄弟随我来吧。”霍龙一把抓住了易渊的胳膊,带着他向一架直升机走去...

  易渊也不抗拒,任由他施为。

  而后,几人坐到了直升机中,向着布鲁塞尔飞去...

  半个小时后。

  易渊到了布鲁塞尔的欧洲理事会中...

  /@看A正.-版章L‘节D上3,酷8X匠网

  这时,他处于欧洲理事会中的某个房间...

  在这个房间里,抛去易渊等人,总共有三人,映入易渊视线中的,首先是一个戴着眼镜,头发雪白的老人,其次是赤拉里和黄...

  老人坐在椅子上,赤拉里和黄站在他的两边...

  “先生,您好,我是易渊。”打量了一番房间中的人后,易渊一步上前,来到老人身前,伸出右手道。

  登时,赤拉里和黄下意识紧张了起来...

  “看来这位老先生,应该是某个国家的总统吧!”感受着赤拉里和黄的反应,易渊心中猜测道。

  “你好,易先生,我是塔诺.纳波利。”老人站起身来,伸出右手同易渊握了握手,他面上显得很是和蔼,用流利的中文道:“你可以称呼我为塔诺先生,或者是直接叫我老塔诺...”

  原来,他便是意大利总统!

  “塔诺先生这个称呼,似乎更好一些。”易渊笑了笑,也不废话客套,直接道:“塔诺先生,我是个医生,最近琢磨出了一些小手段,可以让人的身体机能,稍微增强一些,如此,可否让我给您看一看?”

  “求之不得。”意大利总统眼中隐约显露出一丝惊异,他没有想到易渊竟是这般直爽!

  而后,他笑道:“易医生尽管施展来自古老东方的神秘医术。”

  “那我便不客气了。”易渊点了点头,面上开始正色起来...

  他开始给意大利总统号脉...

  这个过程,他用了十多秒之久!

  待号脉结束,清楚的了解了对方的身体状况后,易渊开始行动了起来!

  他首先抽出银针,于一秒内,将五十八根银针,尽数插到了意大利总统的身上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