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莫三分钟后,在秘书小姐的带领下,着易渊、赵凝霜几人来到了一处小院前。

  “这里是总统招待他国领导人的地方。”

  简单向易渊介绍一句后,秘书小姐打开了院门。

  随之,待易渊走了进去后,不由得心中生出了一股子心旷神怡的舒适感。

  原因无他,只因庭院中太美!

  左边是一个小池塘,塘中飘着些许荷花,右边是一处石亭,带着几分古朴气息,另外,在庭院中还有着几处卵石铺就的小道,有几个类似于的石灯笼的建筑...

  当然,若是仅仅如此,那这处庭院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

  关键的是,庭院中的布局!

  易渊不懂得风水,也不怎么明白设计,但有一点他非常明白!

  那便是能够让自己一眼望去,便心情愉悦、精神舒畅的地方,必然是一处布局设计近乎完美的好地方!

  “这地方很好,我很满意。”

  易渊面上显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易先生,您满意就好...”一旁,见到易渊神色的秘书小姐心中舒了口气,而后,她向易渊道:“在这处庭院中,生活方面的东西应有尽有,另外,在饮食或其他地方,您若是有需要,可以随时打电话,在屋中的电话旁边,有各种服务号码...”

  缓了缓,她又道:“现在,需要我具体带您去看看各方面的设施吗?”

  “不用了,若是我有需求的话,会打电话...”易渊笑了笑,向秘书小姐回道。

  “那么我就先告退了,易先生,祝您生活愉快。”秘书小姐极为正式的向易渊鞠了一躬,开始转身离去,并顺势关上了庭院的房门。

  随即,易渊看向赵凝霜:“凝霜,感觉如何?”

  “让人感觉非常舒服...”赵凝霜伸了个懒腰,面上显露出愉悦的神色。

  “那就好。”易渊向她笑道,接着,他看向游杏儿道:“游小姐,你觉得呢?”

  “这么美丽的地方,不可能会有人讨厌的...”游杏儿向前走了两步,深呼吸道。

  “那倒也是。”易渊微微点头,附和道。

  紧跟着,不待他打算开口,同白夜说上一句,白夜这时却是抢先开口,面上稍微有些凝重的看向易渊:“老板,我们如今就这么住在这里,合适吗?”

  话罢,他眼中显露出几分担忧。

  “你也莫要多虑。”易渊摆了摆手,面上轻松道:“韩国总统不是个蠢货,想来肯定明白普通的手段杀不了我,如此,在没有把握杀我之前,我们在衣食住行方面,他不可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说着,他面上正色起来,向白夜又道:“你大概还有些担心,韩国总统可能会对我们使用导弹...不过,这个可能性虽有,但近乎无!原因有二,一则,经过了先前种种后,韩国总统恐怕已经不能确定导弹一定能够真的杀死我!二则,这里是韩国的首都,而且还是总统所居住的地方!所以,这里若是发生导弹轰炸,足以使得韩国社会动荡!如此,韩国总统除非疯了,否则,绝对不可能冒着种种风险和害处,向我使用导弹!”

  顿了顿,易渊话锋一转,继续道:“另外,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多,我需要好好想想!毕竟,我总不能真和韩国总统闹翻,然后再干掉他...”

  说到最后,他面上显露出一丝无奈。

  “也是...”白夜点了点头,向易渊道:“老板,谢谢你的解说。”

  “你也不用和我太客气!”易渊道:“你如今身体还没彻底痊愈,好好休息休息吧!”

  “好的。”白夜少见的笑了起来...

  且不说易渊等人...

  韩国总统这边。

  待秘书小姐回来后,韩国总统道:“贞贤,将他们安排好了吗?”

  T酷:G匠7●网首#发

  “是的,那位易先生很满意。”秘书小姐回道。

  “很好,你给我联系战司,让战司的参谋总长和那几个如今在战司的部队首领,都过来一趟。”韩国总统下命令道。

  值得一提,所谓战司,便是大韩民国陆军特战司令部的简称。

  “对了,如今青瓦台内外的战斗痕迹,先不要处理,等战司的人来了后,让他们好好看一看。”随即,韩国总统又道。

  “是的,总统。”秘书小姐毫不犹豫道,随之,她开始转身离去,准备去联系战司...

  “总统,您这是要同战司的人,在这里商议对策吗?”这时,一旁的韩国第一高手道,他的面上出现了些许不安。

  “怎么?你莫非想要让我撤离这里?”韩国总统眼中隐约显露出几分阴冷,看向韩国第一高手道。

  “金中基,你让我太失望了!”不待韩国第一高手反应,韩国总统蓦地怒道:“亏你还是我大韩民族第一高手,区区一个易渊,居然能够让你害怕至此!你难道就这么怕死吗?你平常的高手风范呢?我大韩民族的不屈精神呢?在生死面前,这些东西难道都被你丢去喂狗了吗?”

  “总统,多余的解释我就不多说了!明天我愿意向易渊进行生死挑战,以此来显示我大韩民族的不畏生死,不屈意志!”韩国第一高手金中基面上蓦地一下白了起来,稍一沉默,他眼中显露出一丝坚决,口中大声的向韩国总统道:“但是,为了我韩国的未来,我请求你暂时离开这里!”

  本来,听到金中基前面的话,韩国总统面上缓和了下来,可金中基后面的请求,却是让他面上又愤怒了起来!

  不过,金中基如今已经生出死志,决心要让易渊挑战,来彰显大韩民族精神,韩国总统却是也不好再次斥责,只好冷声道:“那么,我就期待你明天的挑战了!”

  说罢,不待金中基反应,他转身向会议室走去...

  “为什么?总统,这里很危险啊!”看着韩国总统离去的身影,金中基面上不解的叫喊了起来...

  他感觉心中很是委屈!

  虽然他害怕易渊,但他可没有想着逃跑,而是一心为韩国总统的安危着想啊!

  可为什么...韩国总统就是不能理解他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大说风云说:

  来打赏啊,今儿咱要爆发了!把存稿发的都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