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罢,不待在场的人回应,一阵‘滴滴’声响起...

  众人下意识望去,发现竟是新的大巴来了!

  因为这个大巴出了问题,但里面的乘客都还在,所以新来的这辆大巴是空车,里面除了司机外,没有一个乘客。

  “现在车来了,大家都还去海边吗?”司机大喜,向众人问道。

  “当然了!虽然耽搁了近一个小时,但我们总不能半途离去,就此返程!”一个中年人道,他的话迎来了大多数人的附和。

  随之,原本心有退意的人,不由得受到这些人的感染,再次生出了去海边的心思...

  就这样,在场的乘客都乘坐上了新来的大巴中...

  原大巴司机和新大巴司机简单的说了几句后,新来的大巴开始行驶起来,向着海边开去...

  十多分钟后,新来的大巴追上了易渊。

  然后,在大巴中所有乘客的要求下,大巴停了下来。

  在众人的推荐下,游杏儿下车向易渊喊道:“曙光医生,你到哪里,要不要搭个顺风车?”

  “额,这个...”易渊停下身子,回过头来,犹豫了一下,看到大巴上有很多人都偷偷看向自己后,蓦地一笑:“那就麻烦了!”

  随即,他和游杏儿上了大巴,向里面的乘客笑道:“大家好。”

  乘客纷纷回应,有的道‘易大夫好’,还有的说‘曙光医生好’...

  “易大夫?您是易渊易大夫?”听到乘客的回应,这个新大巴的司机有些惊异的看向了易渊。

  他对于方才易渊治疗游杏儿的种种事情,并不知晓。

  “师傅,是这样的...”不待易渊回应,一个小青年向这个新大巴的司机解说起了方才的事情。

  他口齿伶俐,说话突出中心,不过短短的三两句话,便已经使得新大巴司机了解了刚才的事情。

  “哎呀呀,失敬失敬!”新大巴司机向易渊道:“看来曙光医生是一个不亚于易渊易大夫的高人!”

  “客气。”易渊微微摇头,继而,他转移话题,从身上拿出了一个银行卡,向大巴司机道:“我如今身上没有现金,车费可否刷卡?”

  “额,你这是...”看到易渊的银行卡后,司机下意识一呆。

  紧跟着,有乘客惊呼道:“钻石卡!居然是华夏银行的钻石卡!”

  “华夏银行的钻石卡?”在易渊近处的游杏儿面色古怪的看向了他,因为...

  华夏银行的钻石卡,是华夏银行最高级别的贵宾卡,最低办卡门槛是存款700万人名币!

  “不用不用!不用你付车费!”回过神来,司机赶忙摆手道,接着,他面上显过一丝恭敬,向易渊小声的问道:“不知曙光医生打算去哪里?”

  “我打算是游历国内,通过经历各种事情,来使得自身医术大成,所以并无固定的目标。”易渊回道。

  他这番话使得听到的人俱是一愣,心中下意识对他生出了一股子敬佩之情。

  “曙光医生当真是正宗的高人!”司机面上敬道,随之,他又道:“我们这辆大巴是通往海边的,若是曙光医生不介意,那我便出发了。”

  “自然不会介意。”易渊笑了笑,随即,他简单的看了下车厢,发现没有空位了后,便随意寻了个地方站定。

  “曙光医生,坐我这边吧!”这时,有个身边坐着孩子的少妇,将孩子抱到了自己腿上,向易渊道。

  与此同时,游杏儿和陆青青两个挤到了一个座位上,让出了一个空座,向易渊邀请道:“曙光医生,坐我们这边吧!”

  接着,不待易渊回应,之前嘲讽过易渊的小青年走到了他面前,面上带着些许歉意道:“易大夫,我之前对你不敬,还请见谅!所以,请你做到我的座位上吧!”

  “你的歉意我接受了,之前的事,你也莫要在意。”易渊向小青年笑了笑,而后,他走向带孩子的少妇,向车厢中的众人道:“这孩子似乎有些不适,我还是坐在这里吧!可以顺便帮孩子看看...”

  说罢,他坐在了少妇旁边,道:“你这孩子最近食欲应该不太好吧?不若让我抱着看一看。”

  “好的,那麻烦您了。”少妇面上惊喜交加,赶忙将孩子递给易渊。

  本来,易渊说她孩子不适,她心中还有些不高兴,因为她孩子没病。

  不过,当易渊说她孩子食欲不好时,她心中不高兴开始尽皆散去...

  因为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她孩子的确是食欲不好,每一餐都吃的很少!

  但由于她孩子没有表现出其他异常,也没有说自己不舒服,所以她便没有在意,只当是小女孩胃口小,运动少,平常学习压力大,所以便带自家孩子出来玩玩,到海边散散心...

  “这孩子脾气不太好,不喜欢别人抱着,若是有什么,您别在意。”待易渊接过孩子,少妇又道。

  “没事儿。”易渊向少妇笑了笑,而后,他向小孩子道:“小妹妹,你可以称呼我为曙光叔叔,你叫什么?”

  ZO最C&新F章0&节上,酷◇匠V网)

  小孩子看面相五六岁,是圆脸,扎着两个羊角辫,有着两个大眼睛,鼻子小巧,嘴唇薄小,看起来极为可爱。

  “我叫丁蕊,甲乙丙丁的丁,花蕊的蕊,今年7岁了,上小二。”小孩子口齿清晰的向易渊道。

  易渊只是问她的名字,她却是将自身的信息都报出来了,使得易渊不由一笑。

  “好的,那么丁蕊小妹妹,现在我给你看看病。”易渊将手放到了小孩子的左腕上。

  五六秒过后,他号脉结束,向少妇道:“只是一些肠道不好的小毛病,不用担心。”

  “那就好,那就好。”少妇面上放松下来,随即,她看了看自家的孩子,向易渊笑道:“说来曙光医生可能不信,这孩子除了我外,很讨厌让他人抱着,就算是她爸都不让抱,没想到今天却是亲近了你。”

  “呵呵,那我们倒是有缘。”易渊笑了笑,接着,他抓住丁蕊的小手,开始运转起了内气。

  与此同时,他施展迷魂术,看向丁蕊道:“睡一觉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