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罢,金婷向易渊道:“身体还好吧?要不要我打医院的电话?”

  她之前回国之后,从赵凝霜那里了解到易渊离开临海市...

  所以,方才来到这里,发现易渊重伤后,她虽然担心,但为了防止自己好心办错事,无意坏了易渊的算计...因此,她一直忍耐着不向医院打电话。

  “用不着了,我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易渊微微摇头,向金婷道。

  “可你...”金婷皱起了眉头,面上担忧的看向了易渊的小腹,那里有一个极为严重的伤口,虽然如今不流血了,但看起来却是极为吓人!

  “这个伤口虽然看似严重,但实际上对我而言,却是已经没了什么威胁。”注意到金婷的目光,易渊站起身来,下意识用手拉了拉衣服,将腹部的伤口遮挡住。

  接着,为了防止金婷再说起他的伤势,心中为他担忧,易渊转移话题,看了下旁边的更木刀龙,向她问道:“你怎么将更木先生请了过来?”

  “我之前在国外时,曾接到了月儿那丫头的电话...”听得易渊询问,金婷面上下意识正色起来,回道:“听了月儿的描述后,我感觉临海市恐怕是生出了你也无法掌控的事情,所以便想给你寻个外援...”

  缓了缓,她又补充道:“我向刀龙大师许诺,未来若是他有需要,你须得全力出手一次!”

  “原来如此。”易渊点了点头,随即,他看向更木刀龙:“更木先生请放心,以后你有事时,只要通知一下金婷,那么只要不损害中国的利益,我必将毫无保留,全力出手!”

  “看来你们的关系当真是极好!”瞥了一眼金婷,更木刀龙面上缓和下来,向易渊道:“你也尽管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做损害中国利益的事情。”

  “那么...”易渊笑了起来,向更木刀龙鞠躬道:“多谢更木先生体谅,和此次的救命之恩。”

  “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罢了。”更木刀龙摆了摆手,身子一动,避到了旁边,他并不接受易渊的鞠躬。

  易渊没有再一次向更木刀龙鞠躬,他将更木刀龙的这次救命之恩记在心中,暗暗发誓待更木刀龙有事时,必当竭尽全力,不让对方有任何的失望!

  这时,金婷开口了,她认出了远处躺在地面上的夏尔,面上凝重起来,向易渊道:“易渊,那家伙是夏尔吧!这次袭杀你的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若是常人,在认出了夏尔后,心中必然会觉得这次袭杀易渊的人,是和十一少有关!

  不过,金婷不是常人,她智慧通明,虽认出了夏尔,但是却完全不认为这次袭杀易渊是十一少所为!

  原因无他,无意义!

  金婷虽然信任易渊,认为易渊会在将来超越十一少,但理智如她,有一点却是非常明白,那便是如今的易渊还远远不是十一少的对手!

  酷/2匠网首9●发:

  若是十一少想杀易渊,直接来到临海市向易渊出手便是!

  那样,无论如何,易渊都不可能逃脱死亡的命运!

  “他们都是秩序协会的人。”面上稍一犹豫,易渊向金婷回道。

  “秩序协会?”金婷面上疑惑起来,问道:“那是什么组织?干嘛要杀你?”

  “关于这个...我现在只有一个隐约的猜想!”易渊面上极为凝重,道:“若我的猜想为真,那秩序协会恐怕就十分可怕了!”

  说着,易渊看向更木刀龙:“你接下来的行程最好小心点,否则,若是那组织想报复你,你恐怕会有危险!”

  “我会小心的!”对于易渊的提醒,更木刀龙没有大意,很是认真的接受了,接着,他看了眼贝尔,面上显过一丝嘲讽,向易渊道:“其实你也不必太过在意,对于那组织的强大,我不会怀疑!但经此一战后,那组织就算是再强大,也要伤筋动骨了吧!”

  “呵呵,你认出来了?”易渊笑了起来。

  “呵呵,英国的大地王者,曾被世界公认为星空下的最强人类...我怎么会认不出来?”更木刀龙也笑了起来,不过和易渊不同的是,他的笑讽刺十足!

  当然,他的讽刺对象是躺在不远处,面目朝天,已经死亡,身上再无任何生机的贝尔!

  “英国的大地王者?”听到两人的对话,金婷下意识看向了不远处的贝尔,又看了看吕秋和夏尔,眼中显露出一丝骇然:“他们三个都是英国人!”

  “嗯?”易渊面上显过一丝惊异,向金婷道:“没错,他们都是英国人。”

  顿了顿,他又道:“他们非但都是英国人,刚才还提到了一个词。”

  “什么词?”金婷赶忙问道,随之,她又道:“你莫要说那个词是‘女王’或‘乔治’...”

  值得一提,乔治便是英国女王的名字。

  “恭喜你猜对了!”易渊面上故作高兴的向金婷道:“那个词正是‘女王’!”

  “这么说,那个所谓的秩序协会,莫非首领是英国女王?”更木刀龙面上凝重了起来。

  “虽不确定,但恐怕也差之不多!”易渊迈步走向了夏尔,口中道:“现在,只要让我们审问一下这个前英国女王的专职管家,想来便能确定真相了!”

  金婷和更木刀龙缓步跟在易渊的身后,随之,三人走到了夏尔的面前。

  这时,夏尔面色苍白,双眼紧闭,呼吸缓慢均匀,显然是昏死了过去。

  “怪不得之前更木刀龙爆发气息时,他没有出声,想来是之前吕秋在他身边爆发实力,将他冲击到远去时便昏死了过去...”心中略一思量,易渊不由得哭笑不得,暗暗忖道:“那吕秋果然死得不冤!”

  “虽然我没打算救你,但看起来,你似乎是救不成了!”接着,易渊蹲下身子,为夏尔检查了起来。

  夏尔之前便已经身受重创,此前又被吕秋狠狠的坑了一顿,如今情况异常糟糕!

  若是易渊在全盛时期,或许能够救治对方,不过,现在易渊也就勉强自保,却是不可能再救治对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