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罢,在两女着急的神色中,凌青川打开了小纸团。

  小纸团真的很小,打开后才是如同小拇指一般大小的纸条。

  大概是受限于面积,纸条上只有寥寥数字,是:无有假话,妄动者死!

  “这是什么意思?”看着这八个字,赵凝霜和金月儿愣了起来。

  她们两个完全搞不明白这八个字的意思,只觉得如同之前易渊的言语,给她们的唯有‘迷之又迷’!仿若是脑袋中装了浆糊一般!

  然而,就在这时,沉思片刻后,凌青川却是笑道:“原来如此!”

  “院长,你莫非是明白了什么?”赵凝霜赶忙向凌青川问道,与此同时,金月儿也道:“凌院长,可否给我们解说一下?”

  “其实,我了解的不多...”凌青川道:“不过,结合之前易渊的话,我大概明白了两件事,一则目前没人说谎,二则只要我们如平常行动,便一定没有问题!”

  “可易渊...”赵凝霜下意识问道,尽管她对于凌青川的解说完全不明白...不过,她只需要在意一件事!那便是易渊何时能安全离开警察局!

  “易渊不会有事的!”凌青川口中十分肯定道,说着,他看向赵凝霜:“怎么,凝霜,你莫非不信易渊?”

  “不,我不是不信!只是有点儿担心...”赵凝霜解释道。

  “不要担心,易渊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凌青川保证道。

  赵凝霜和金月儿有点儿不能理解凌青川的信心,虽然易渊很强大,但是到了现在,事情明显诡异了起来!

  易渊即便是再强大,又怎么可能不会遇到危险呢?

  不过...

  赵凝霜和金月儿非常明白,自己很弱小!

  所以,虽然她们很想立刻将易渊救出来,但现在来看,她们显然只有一个选择,那便是保护好自己!

  就这样...

  之后,三人分开了,个个心中纠结不安的回了家...

  凌青川也是如此!

  他虽然在赵凝霜和金月儿的面前,显得毫不担心易渊...

  但实际上,他怎么可能不会担心?

  不过,因为易渊的多次叮嘱,是以,他现在已经打消了向中医学会求救的念头...

  另一方。

  拘留所,监室。

  “刘德明之前没有说谎!但刘德明那厮这次害了我!非但如此,这次的‘假药事件’,杨远那个蠢货也绝对出手了!”

  脑中快速思索着,易渊开始琢磨起了今天的种种一切:“这次的‘假药事件’,虽然有我签字的文件,属于毋庸置疑的物证,但那无意义,治不了我,想来顶多一至两天,警局便会将我放出去!”

  “事情的关键就是这里!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抓我几天?”

  易渊拼命的思索了起来:“在放出我后,必然会有人对我袭杀!那时才是危局!不过,通过之前和贝尔的交手,接下来对我的袭杀,除了贝尔外,定然还会至少有一个打破人体极限的高手!这近乎死局!”

  “现在只希望凌叔能够继续相信我!不要让中医学会的人来!否则,有着贝尔在这,中医学会不管谁来了,都唯有死亡!”

  想着,易渊面上泛起了一丝忧愁,再也无法保持淡定...

  伊朗。

  卢特沙漠外围。

  看向卢特沙漠,金婷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怀念。

  之前,在离开临海市后,她本想到各国好好的游玩一番,可不知怎么,她竟是不自觉的到了一个个曾在采药时和易渊去过的地方!

  “唉,我还是放不下吗?”

  轻叹一声,金婷的心中生出了几分愁绪。

  她本想通过游玩,来散去心中对于易渊的爱恋。

  可是如今在重新经历了一个个自己曾和易渊去过的地方后,她发现自己的心中,竟是更加放不下易渊了!

  》酷T匠网"首@N发。

  “呵呵,这真是糟糕透顶!”

  苦笑两声,她蓦地生出了回国的念头...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男声从她背后响起:“boss,你的电话。”

  转过身去,金婷看到蓝天拿着自己的手机过来了。

  “谁的?易渊吗?”蓦地,金婷心中生出了一股子激动。

  但可惜的是,蓝天却是道:“不,是你妹妹的电话。”

  “月儿吗?莫非临海市发生了什么大事?”金婷的面上认真起来。

  在从临海市出发之前,她同家人说过,自己此行是为了散心,所以若无大事,不要惊扰自己...

  随之,接过电话,按下接听键,还不待金婷出声,电话那端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声音:“姐姐,出事了!临海市出大事了!”

  “月儿吗?莫急,有什么事,你慢慢说。”金婷面上凝重了起来。

  “是这样的,易渊被抓了,而张局似乎出了问题,另外,爸似乎也出了问题...”电话那端的金月儿,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

  “易渊为何而抓?张局和爸,出了什么问题?”金婷问道。

  “易渊是因为假药被抓,假药使得临海市的一个千万富翁死在了手术台上,至于张局和爸...”犹豫了一下,金月儿道:“他们两个的性格突变,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那易渊怎么说?”金婷再问。

  “易渊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大致是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管,要不作为,待一切结束,便会恢复正常!对了,他还给凌青川暗中扔了一个纸团,纸团上有八个字,是‘无有假话,妄动者死’!”金月儿道。

  “这样啊...我知道了,你接下来什么都不要管!一切等我回去便可!”金婷自信道。

  “嘻嘻,姐你莫非是明白了易渊的意思?心中有了主意?”金月儿兴奋起来,问道:“那易渊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切莫问,一切莫管!”金婷严厉道:“总而言之,一切等我回去!”

  “好,别凶嘛!”电话那端,金月儿不自觉的瘪了瘪嘴,道:“姐,你要快点儿回来啊!”

  “放心,我会很快就回去!”金婷口气缓和下来:“如今临海市发生的事情,易渊心中自有算计,你一定要不作为!省得打乱他的算计!”

  “放心吧,姐!”金月儿回道:“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