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介意了!”金婷毫不客气的接过长袍,顺势穿在身上,向易渊道:“你曾经都裸体穿过我的风衣,我如今穿你的长袍,能有什么好介意的!”

  “大小姐,求别说!”易渊向金婷伸手阻止道,他觉得之前落难于南海岛屿,然后被迫裸体穿金婷风衣一事,是自己的黑历史!

  “好,不说...”金婷笑了起来,随即,她缓步走向海边,口中轻道:“呐,易渊,其实我现在倒是挺怀念在南海岛屿生活的那几天呢!”

  “不用怀念,明天会更好!”易渊跟上去,走在她身旁道。

  “明天...会更好吗?”看向身边的易渊,金婷有种幸福的感觉,但紧跟着,她心中又泛起一阵苦楚...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不属于自己!

  在今后的人生中,自己或许会和这个男人有很多的接触!

  但无论如何,这个男人都不会属于自己了!

  “不过,此时他应该是自己的吧!”

  想着,金婷坐在了海边,易渊随之坐下,然后金婷靠在了他怀中,口中轻声道:“可以陪我看日出吗?”

  “毋庸置疑!”手臂动了动,易渊最终搂住了金婷...两人依偎在一起,开始说起了话。

  没有情话连绵,没有山盟海誓,两人只是说了一些很普通的,无关爱情的言语...有童年趣事,有未来畅想,有国事分析,有家长里短。

  渐渐地,天色开始变亮。

  伴随时间飞逝,夜间已经过去,黎明开始降临。

  终于...太阳升起了!

  伴随着太阳的升起,远方的海面映照的异常美丽!

  “好美丽!”看着远方的海面,金婷惊赞起来...随即,她站起身子,向易渊道:“谢谢你能够陪我观看如此美景。”

  “美景在望,美人在旁,我才是最幸福的人。”易渊也站起身子,口中笑道。

  “哈哈哈...”金婷蓦地仰天大笑了起来。

  笑罢,她转身走向车,道:“我们回去吧!”

  “你一夜未睡,要不要歇一会儿?”易渊跟上,向她问道。

  “有你的内气时不时帮我疏通身体,我现在可是好的不得了呢!”金婷扭头向易渊挥了挥拳头,表示自己元气满满,活力十足!

  “好好好!”易渊笑了起来。

  随后,两人开始钻进车里,金婷发动引擎,驾驶着汽车离开了这里。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回到市区,金婷将易渊送到了临海开元国际大酒店。

  临分别时,金婷告诉易渊,若是今天有空,去看一看金月儿...易渊答应了。

  然后...在早上近7点钟时,易渊回到了和赵凝霜居住的那套特等房间。

  这时,赵凝霜坐在客厅的沙发中。

  “起床了?”易渊向赵凝霜道:“稍等一下,我去清洁一番,然后就去做饭...”

  然而,不待他行动起来,赵凝霜却是冷声道:“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嗯?”易渊愣了愣,随即,他上前两步,走到近处看向了赵凝霜,发现对方如今竟是双眼满是疲倦!甚至还带着些许血丝!

  “你难道是一宿没睡?”易渊下意识皱起了眉头,伸手抓向了赵凝霜的小手。

  “别碰我!”赵凝霜蓦地站起身来,口中大叫道。

  “抱歉!”看着对方愤怒的神色,易渊没有生气,面上显过了一丝歉意。

  /…看●Q正,o版章节uZ上酷匠网

  接着,他再次向赵凝霜的小手抓去,道:“我用内气给你简单的调息一下。”

  赵凝霜还想避开,但这一次易渊没有让她得逞。

  “很抱歉,让你久等了!”将内气输送到赵凝霜的身体中,易渊口中轻声说道:“这一夜,我只是陪着金婷在海边纯粹的坐了一宿,说了些话...”

  “你和我说这个干吗?”霎那间,赵凝霜心中复杂了起来,既是欣喜,又是难过...欣喜的是,易渊没有和金婷发生关系,难过的是,自己在这里孤零零的坐了一夜,而金婷居然是让易渊陪了一夜!

  “我不想你生气啊!”易渊轻叹,接着,他放下赵凝霜的手,道:“你先去补个觉,我一会儿去做饭,等做好了饭,我叫你起床!”

  “嗯。”稍微犹豫了一下,赵凝霜点了点头。

  “那快去补个觉吧!我现在去清洁。”易渊笑了笑,而后走向卫生间。

  “你为什么要这么温柔?”看着易渊的背影,赵凝霜面上显过一丝难过...八点钟。

  在补了个觉,然后吃了易渊亲手做的早饭后,赵凝霜开始元气满满,和易渊来到了爱尔医院。

  “易大夫好!”

  进了爱尔医院后,每一个看到易渊的人,都会向他微笑问好...“好!”然后,易渊便一直保持标准微笑,直至到了办公室中,他方才散开了面上的笑意,有些无奈道:“果然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吗?”

  “怎么,莫非你怕了?”赵凝霜面上笑着看向了易渊。

  “当然不是。”易渊面上微微一笑,道:“我只怕这名声还不够大!”

  “哈哈,好一个怕名声还不够大!”一阵大笑声突然响起,随之,凌青川走了进来,道:“休息了这几天,你们两个都恢复了?”

  “当然恢复了。”易渊握紧拳头,抬起手臂,向凌青川比划了一下,表示活力十足!

  “院长好。”赵凝霜问好道。

  “好好,都好。”凌青川面上显得很是欢喜,然后,他看向易渊道:“有没有兴趣成为这个医院的院长?”

  “什么?”易渊面上惊讶了起来。

  “我打算退休,将院长之位让给你,你愿不愿意?”凌青川道,这时,他的面上认真起来,显而易见,他并非是在开玩笑。

  “不妥!”易渊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向凌青川道:“我才来这医院没一年,怎么能够成为院长?”

  “你若是顾忌那个,大可不必!”凌青川摆了摆手,向易渊道:“凭你现在的声望人气,只要我选择退休,全力推荐你为新一任院长,那么即便是有反对者,也绝对不可能动摇你的地位!”

  “还是不妥!”易渊再次毫不犹豫的拒绝,道:“即便是没有人反对,我也不能成为院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