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学会!”金元开口了,他不说话则已,一说话便是关键!

  “是了,凌青川是中医学会的高层,对他那般看中,想来他已经加入了中医学会,如此,知道这其中的隐秘事情,也算不上奇怪!”金婷面上显出一丝恍然,口中喃喃道。

  然而,就在这时,金元却是再次开口,否定她道:“不,易渊应该还没加入中医学会!那些隐秘事情,应该只是凌青川看易渊和你走的近,才向易渊说的...”

  “嗯?”金婷心中有些愕然,随即有些惊异的看向金元道:“大哥,那些事情,你是怎么推断出来的?”

  “算不上难事。”金元摇了摇头,接着,他看向金市长道:“爸,等你出院了,或许我们应该给易医生送个匾,然后再叫上一些人,吹着锣,打着鼓,热热闹闹的去!”

  “声东击西吗?”金市长也有些惊异的看向了金元,道:“那你可以筹备着办这件事情了,就定在明天吧!”

  “昨天月儿已经抓了莫大海,莫大海有高行云的犯罪证据,还有录音,更是指认高行云的重要证人...”金元摇了摇头,反对金市长道:“所以,为了不生出意外,以免高行云收到消息逃跑,不若今天行动!”

  “快有快的好处,慢有慢的好处!”金市长笑了笑,接着,他看向金婷道:“婷儿,你说说,明天行动的话,有什么好处?”

  “爸是要考考我吗?”金婷笑了笑,而后,她稍微琢磨了一下,向金元道:“月儿抓走莫大海已经过了一天,所以尽管抓莫大海是隐秘行动,但高行云很可能还是得到了消息!如此一来,不管是今天行动,还是明天行动,都算不上迅速了!不过,若是今天高行云得知了莫大海抓捕的消息,那么他势必会干一件事情!”

  “不是逃跑!而是向背后隐藏的黑手求救!”说到这里,金婷看向了金市长道:“爸,你的目的是想借助高行云,将那黑手抓住吧!”

  “没错!”金市长欣慰的看了金婷一眼,而后面上严肃道:“只要是犯罪分子,只要那黑手敢伸出来,那无论他是什么人,我都一定会将他送去审判!绝对!”

  “爸,你的智慧真是让我们惊叹!”金元轻叹一口,向金市长道。

  “你们还年轻啊!”金市长笑了起来,道:“我年龄比你们三个中,任何一个年龄的两倍还要大!如此,自然不能太笨...”

  “呵呵...”金婷轻笑两声,面上从容不迫道:“或许,我们可以为明天的即将到来而高兴!”

  “那的确是值得期待!”金市长道:“只要我们一家努力,彼此相信,那么一定能够打败邪恶,将那些犯罪分子统统抓获!”

  “嗯!”金元、金婷和金月儿互视一眼,尽皆显露出了自信的神色...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从古至今,历来都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翌日。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太阳早早升起。

  咚咚...锵锵...嚓嚓...咣咣...伴随着一阵锣鼓声,一大队人马出现在了爱尔医院的正门前。

  “朋友,这是怎么回事?”有不知情的过路人,开始询问了起来。

  “没看到吗?这吹着锣,打着鼓,还有人在前面抗个匾,肯定是病人来感谢了!”被问的人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回道。

  “可这来感谢的人阵势摆的也太大了吧!”看着几乎是将一个唢呐班子都搬来的奏乐,路人懵了...“那有什么奇怪的!被治好的人,乃是市长!今天市长出院,他大女儿搞得豪华一些,有什么好奇怪的?”有人毫不在意的回道。

  “市长啊!当官的果然都是有钱人!”过路人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哈哈,你是外地人吧?而且还是刚来我们临海市没多久的外地人吧?”周围人听了过路人的话后,不由得笑了起来。

  “怎么,有问题吗?”发现周围人都向自己看来,过路人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与此同时,他开始暗恨起了自己多嘴...“没什么!小兄弟,你不要害怕!”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大叔向前两步,拍了拍过路人的肩膀道:“你可能不知道,市长的女儿乃是国内有名的创业者、传奇人物,所以,市长家可以算是有钱,但并非你想象的那样,是黑色收入...市长家的每一分钱,都是正经来的!”

  “没错!小兄弟,注意到了北面的那条水泥道了吗?”接着,又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叔走出,向过路人问道。

  “嗯,看到了,那条路很宽敞,修得很好!”过路人道。

  “那你可能不知道,那条路就是市长的大女儿掏腰包修的!”第二个三十多岁的大叔道:“前几年的时候,那条路损坏了,但上面要专家考察,过了好久还不拨钱维修,所以市长的大女儿便捐了好几百万出来,以政府的名义直接拉了一条建筑队来开工...”

  “呀!修桥铺路这是大善举啊!”过路人面上惊讶了起来,随即,他面上显过一丝醒悟,惊叫道:“对了,莫非市长的大女儿便是金婷?我前一段时间在《人民日报》上看到过她的报告...”

  “没错,就是金婷!”周围人面上显露出了一股子自豪之色,他们都是临海市土生土养的当地人,为金婷而骄傲...“没想到金大小姐居然这般的有名望!”这时,易渊来到了爱尔医院,听到了周围人对于金婷的议论,不由得惊讶了起来。

  “她可是我们临海市大多数年轻男人心中的女神!”赵凝霜面上有些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易渊,道:“如何,你心动吗?”

  “说实话,天天对着你这个大美人,我现在已经对女人不怎么感兴趣了!”易渊面上正色起来,一本正经的向赵凝霜道。

  “我才不信呢!”赵凝霜有些害羞的向远处跑去。

  酷匠网‘首0;发'$

  “呵呵,若是每天都逗弄一下这丫头,想来...”看着赵凝霜远去的身影,易渊不由得笑了起来:“肯定有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