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金老距离恶化还有十天,易渊已经取得最重要的极阳之草,而其他的药材,金婷的金氏集团,已经尽数购得!

  “院长,我回来了!”

  没有过多废话,下了直升机后,易渊简单的同凌青川打了个招呼,而后又向赵凝霜笑了笑,然后便是向金老的病房直冲而去!

  “金老,好啊!”

  进了金市长的病房后,看着面色和自己走前一般无二的金市长,易渊笑了笑。

  “你小子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好啊!”

  在易渊打量金市长的时候,金市长也打量着易渊,他发现易渊比之十天前,在气势上有了很大的变化,不过,看着易渊如今有些苍白的脸,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酷Ae匠I网x永W久%免费◇e看‘小X\说

  “无碍。”易渊摇了摇头,而后从身上拿出针袋,抽出五根银针,随即,银光闪过,他拿着五根银针的手一动,五根银针出现在了他脑袋上的五处死穴上!

  “啊...”赵凝霜轻叫出声,紧跟着,她赶忙捂住自己的嘴,眼中满是担忧的看向了易渊。

  “易渊,你...”这时,凌青川出声,面上隐约显露出了一股子怒意,看向易渊。

  他非常了解‘金针扎穴,刺激潜力’的危害,因为对于易渊突然对自己使用这种禁忌手段,感到心中愤怒,觉得易渊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抱歉,院长。”易渊有些歉意的看向凌青川,道:“我现在的内气已经不多了,而极阳之草时刻都需要我消耗内气,所以已经不适合再拖下去了!迟则生变!”

  “随你吧!”凌青川摆了摆手,而后便欲转身离去。

  “院长,金小姐已经帮我搜集了补充元气的药材...”明白凌青川心思的易渊,赶忙开口道。

  “既然一切都让你小子算计好了,那就赶紧开始治疗吧!”凌青川止住身形,面上有些无奈的向易渊笑了笑。

  “那么,要开始了哦!”

  易渊深吸了一口气,这时,因为对自己使用了禁忌手段,所以他面上红润起来,内气也恢复到了巅峰!

  松开紧握了二十个小时的拳头,易渊显露出了手掌中让病房中人惊疑的火山土。

  下一刻!

  火山土裂开,一点如同孩子指甲大小的绿色出现了...与此同时,病房中注视着这点绿色的人,心中竟是蓦地感受到了一股子热意!

  “这便是极阳之草?”凌青川轻声问道,他嗓子有点儿干涩,心中为这种神奇的药材而欢呼雀跃...“没错。”易渊点了点头,而后他手上一个发力,将火山土拨掷到一旁的垃圾桶中,然后内气催动,手上再一震,脱落一层老皮。

  接着,他用新生的手拖着极阳之草来到了金市长的身边,随即一点,将其送到了金市长的口中。

  “咽!”易渊轻喝一声,金市长口中下意识做了一个咽的动作。

  然后,易渊一个伸手,抓住金市长的肩膀,将其提了起来!

  紧跟着,易渊双手动了起来,以一种常人肉眼难以辨别的速度,拍击起了金市长的身上各处!

  在这个过程中,金市长的身体一直处于半空中!每当易渊拍击到他身上,他都感到一股子暖流出现,涌到身体中。

  与此同时,他先前吞下的极阳之草,开始到了他的胃中,散发出一股子让他难以言喻舒适热力...就这样,金市长感觉身体越来越舒服,然后竟是直接睡着了!

  呼呼...听到了金市长的鼾声后,易渊面上显过了一丝高兴,然后他开始停止拍击金市长,将他小心的放到了病床上。

  接着,待易渊转过身子,金婷面上带着几分喜意道:“易渊,我爸他...”

  看了看病房中期待的目光,易渊公布道:“嗯,金老如今身体中的附骨之毒已经清去,接下来只要我再将药材配好,那么顶多一周时间,他便可以痊愈出院!”

  然后,如同喜上加喜,易渊又道:“另外,因为极阳之草找到的早,金老的身体离恶化还有还一段时间,所以,我刚才以极阳之草为引子,为他治疗的效果极好,若无意外,十年之内,金老的身体将会和四十岁的中年人一样!”

  “易渊,那你的意思是?”金婷有些惊喜若狂的看向了易渊。

  “也就是说,在康复后,金老不会有老年人的耳背、眼花、骨脆,可以和四十岁的大叔一样喝酒,玩女人...”看着金婷,易渊坏笑了起来。

  “你这家伙!”金婷下意识给了易渊一拳,随即两人竟是打闹了起来!

  “病房之中,禁止嬉闹!”这时,见到了这一幕后,赵凝霜不知为何,竟是觉得异常刺眼,忍不住叫道。

  “抱歉。”易渊向赵凝霜笑了笑,而后双手合十向病房上熟睡的金市长做了个躬。

  接着,易渊正色起来,开始催动内气,将治疗金市长的药材以大力融合在一起...然后,待他这个举动结束,按照他的叮嘱,金婷搜集来的三大箱药材,竟是变成了七个少年拳头大小的药团!

  “每天煮一个,一日煮两次,每次将两升水烧成三百毫升。”

  将药材治好后,易渊的面上开始惨白了起来,然后待他言罢,身子一个趔趄,竟是差点儿摔倒!

  见此,赵凝霜和金婷不由得尽皆上前扶去!

  易渊抚了抚额,轻咬舌尖使得精神集中,接着,他看向金婷道:“凝霜扶着我就可以了,金大小姐,你赶紧将补充元气的药材拿过来,我的副作用要开始发作了!”

  霎那,两个女人一呆,然后赵凝霜微微低头,嘴角隐约一笑,而金婷则是勉强笑了笑,向易渊道:“稍微等我一下!”

  十多分钟后。

  金婷回来了,她手中拿着两个铁罐,面上极为兴奋道:“运气!真是运气!”

  “怎么,金大小姐,捡到钱了?”易渊勉强抬起头来,看向金婷道。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我们怎么说都是出生入死了好几回,你怎么还用这么生分的称呼叫我?”金婷眉头一怒,面上故作不满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