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饮品和一些小甜点送上来后,老约翰向金婷道:“慷慨又迷人的华人小姐,您的要求是?”

  砰!金婷打了个响指,然后易渊将装着百万美元的箱子蓦地打开。

  霎那,老约翰有种看花眼的感觉。

  好半响,他才反应过来,有点儿口干舌燥的向金婷道:“您的意思是?”

  “钱,我不缺,这里目前是一百万,刚从银行取出。”

  金婷搅动着面前的饮品杯,口中慢条斯理的说道:“我需要前往夏威夷海岛的冒纳罗亚火山,我很赶时间,若是你能够很快的帮我办成,那么这一百万便是你的了!”

  “全给我?”老约翰的眼中满是欲望的火焰。

  “只要你能帮我办妥,当然都给你!”金婷道:“不过,这其中的费用,也将会都是你来支付。”

  “嗯?”微微一愕,老约翰先是有些失望,而后又兴奋起来向金婷道:“没问题!”

  与此同时,他开始心中暗暗盘算:“只要将那一百万给我,就算是由我来支付中途所有开销,我也能还剩下好多,无论如何,这一次都是赚大了!”

  想罢,老约翰开始向金婷告辞,快速的向外走去,打算去联系人...包间之中。

  酷(匠…,网+正i版$^首发xd

  “你这一掷千金的样子可真是迷人呐!”易渊笑了笑,向金婷调侃道。

  “比起时间,这些算不上什么...”金婷笑了笑,接着,她看向易渊道:“对了,我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一件事情,你要不要听?”

  “洗耳恭听。”易渊拍了拍耳朵,向金婷道。

  “我从日本毕业后,在游历美国的时候,曾遭遇到了一个贵妇人的指点,亦或者说鄙视...”金婷道。

  “哦?这话怎么说?”易渊有些疑惑的看向了金婷。

  “对于一万一件的衣服,和一百一件的衣服,你有什么看法?”金婷没有向易渊直接解释其中的缘由,而是突然向他说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额,一万一件的衣服会好一些。”没有多想,易渊直接回道。

  “那么,若是一万一件的衣服只是比一百一件的衣服稍微好上一些,而你是个百万富翁,那你会买什么样的衣服?”金婷继续向易渊问道。

  “买一万一件的衣服。”仍是没有多想,易渊便回道。

  “为什么?你不觉得这样太奢华了吗?”金婷笑了起来,向易渊道。

  “哪有问什么?既然有钱,那么自然是用好的了!”易渊道。

  “你啊...”金婷摇了摇头,向易渊笑道:“昔年我在游历美国时,那个贵妇人问过我类似的问题,我给出了和你相反的回答,但那贵妇人却是向我说了你和差不多的理论...”

  “然后,我明白了,对于有钱人而言,他们是很爱财,但他们爱财却并非是为了只想积累财富,而是明白更多的财富,才能使得自己生活更好!”顿了顿,金婷又道:“只要能够让自己变好一些,哪怕只是一点点,他们也可以挥霍大量钱财!”

  “对于穷人而言,这其间的道理无法理解,但若是能够理解,必将成为富人!”说着,金婷站起了身子,原地走了两步,仿若是有些感慨般道:“我也正是因为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回国后创立了金氏集团...”

  “原来你白手起家,创立金氏集团还有这番因果吗?”易渊笑了笑,向金婷道:“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一下,昔年的那位贵妇人是谁吗?”

  “她在国际上有个称号,叫做美国第一夫人。”微微一笑,金婷道。

  “原来是这位...”易渊面上动容,向金婷道:“既然是这位的话,那看来你以后找不回场子了!”

  “是啊!”金婷微微叹气道:“从某种程度上而言,那位夫人算是站在了女性的巅峰,后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超越...”

  “那也不一定!”易渊双眼之中闪过一道莫名的神色,向金婷道:“比如,你若是能够成为英国女王...”

  “别闹!”金婷抬起了手,似笑非笑的看向易渊道:“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有恶魔的本性!你这是在故意挑起我的野心!”

  “野心有什么不好?”易渊眉头一挑,向金婷道:“没人规定这个世界上,只有男人才能有野心!”

  说到这里,易渊故意停顿了一下,向金婷笑道:“或许,你觉得自己会弱于男人?”

  “你这家伙...”金婷眼中显过一丝愤怒,而后却是又冷静下来,向易渊道:“若是在几年前,或许我会被你挑起性子,不过现在嘛...我已经打算就待在临海市中,守着那一亩三分地了!”

  “唉!”易渊叹起气来,向金婷道:“我不是故意挑起你的性子,而是在你提起了那位第一夫人后,突然生出了一股子寂寞感...”

  “寂寞感?”金婷微微一愕,而后扑哧一笑,向易渊道:“你这家伙,莫非是觉得自己在年轻一辈中独孤求败了?”

  “难道不是?”易渊看向了金婷,面上显露出了几分认真之色。

  “喂喂,易渊,你莫不是认真的?”金婷正色起来,向易渊问道。

  “哈哈,骗你的!”易渊大笑了起来,不过,笑罢,他面上却是蓦地显露出了一股子难言的神色,向金婷道:“你知道吗?遇到你后,我很高兴,因为我发现这个世界上的天才很多!正因为如此,我散去了以往的浮华,变得沉稳了起来,然后,你可能不知道,从到临海市至今,我至少增强了近五成!这个五成并非只是武力,还有医术和智慧...”

  “是快速的进步,使得你寂寞了吗?”听了易渊的话后,金婷沉默了一会儿,回道。

  “寂寞吗?”易渊愣了,随后向金婷道:“对!就是寂寞!我感到了寂寞...所以我想挑起你的野心,让你和我斗上一斗!毕竟,知己难求,对手难求...”

  “这样的话,那你大可不必感到寂寞,因为在年轻一代中,有一人早早的走在了你的前面!”沉吟片刻,金婷眼中蓦地显过了一道精光,向易渊道。

  “谁?”易渊有些激动道。

  “十、一、少!”金婷一字一顿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