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在顾及我的心里感受?”赵凝霜面上也是一惊,随即她眼角不自觉湿润了起来...“凝霜,你怎么了?”易渊赶忙站起身来,着急的问道:“是不是感觉哪里不舒服?”

  “不,我没事...”赵凝霜摇了摇头,眼中隐约闪动着泪花向易渊道:“我是太高兴了,因为自从我妈去世后,你是除了凌院长外,第二个对我好,在乎我感受的人!”

  “傻瓜...”易渊随手拿了张纸巾,轻轻拭去赵凝霜眼角的泪水,而后道:“伯母想来是一个很温柔、很美丽的人吧!”

  “嗯。”似乎是回忆起了母亲还在时的情景,赵凝霜面上出现了一股子幸福道:“我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最美丽的女人,她从来没有打过我一下,也从来没有骂过我一句,不管我有什么要求,她都一定会满足我!”

  “可惜,她的身体有些不好...”说着,赵凝霜眼中开始充满了怨恨,咬着牙道:“而且,我还有个人渣父亲!那个人渣不但在我出生前,就抛弃了我妈,还时常使得我妈暗中为他流泪!以至于我妈心中抑郁过度,再加上身体不好,在我十多岁时便去世了!”

  “那个人渣,那个人渣,那个人渣...”赵凝霜口中碎碎念了起来,越说面上越是怨恨,见此,易渊心中一颤,赶忙抓住赵凝霜的小手,轻轻拍击她的背部,口中转移话题道:“那伯母去世后,是凌院长在旁抚养了你?”

  “是的,凌院长似乎是我母亲的旧识,在得知我母亲去世后,便主动打理起了我的一切,当时他还想认我为干女儿,不过,当时我沉浸于母亲的去世中,所以没有答应他...”

  听易渊提起凌青川,赵凝霜面上怨毒散去,变得温和了起来。

  更`新√O最s快上酷匠网7

  “这样啊...”易渊点了点头,随即似无疑般,向赵凝霜问道:“那你如今怎么成了西医?凌院长是中医高手,若是你选择学习中医,有他的教导,想来势必会一帆风顺吧!”

  “我以前比较偏激,从我妈的口中,我得知了我那个人渣父亲是中医,所以在考取大学时,我选择了西医...”

  赵凝霜面上又生出了几分怨念,但好在没有方才那般严重。

  “凝霜心中对于师傅的怨恨比凌伯想象中的要严重多了,看来关于我是师傅徒弟一事,需要早向凝霜说明,否则未来我非但不能让凝霜对师傅散去仇恨之心,还很有可能使得凝霜更加的怨恨于我!”

  想着,易渊感觉头疼的起来,下意识怨念起了颜若华:“若是师母将昔年的事情告诉凝霜,凝霜此番恐怕就不会如此怨恨师傅了...”

  “也不对,昔年颜若华还只是个小孩子,这般恩恩怨怨,颜若华除非是疯了,才会告诉她...”

  接着,待易渊转念一想,想起昔年赵凝霜只是个小孩子时,却是又觉得自己怨念颜若华,简直成了无理取闹...“这么说,应该是凌伯告诉凝霜真相才对!也不对,凭借着自己小时后的猜想,凝霜心中对于师傅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的确定为人渣了...若是凌伯轻易告知凝霜真相,凝霜必然不会相信...”

  脑中转念几许,易渊越发纠结,简直让他有种无奈的感觉!

  “凝霜,快到上班的时间了,我们赶紧吃饭吧!”过了一会儿,易渊回过神来,发现赵凝霜面上有些恍惚,似乎是处于回忆中后,不由得开口道。

  “对对,要加快时间了!”下意识看了下客厅里的钟,赵凝霜恢复过来。

  随即,两人再稍微吃了些饭,将用过的餐具清洗干净后,便开始匆忙的骑乘机车向爱尔医院赶去。

  ...到了爱尔医院后,易渊同凌青川简单的说了说昨天的公路杀局。

  “你觉得设局的人会是谁?”

  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易渊,发现他全身完好后,凌青川放下心来,向他询问道。

  “如果金婷没有骗我的话,我觉得背后的黑手应该是...”易渊思量了一下,而后声音开始变小,向凌青川道:“临海市的副市长高行云!”

  “什么?是他?”凌青川面上满是震惊,而后他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步,向易渊道:“你听说过陈广域这个人吗?”

  “陈广域?原Z省省长,现Z省副省长?”易渊面上显过一丝惊异,也站起身来,向凌青川道:“在最初了解到了金老的病症后,我曾经便怀疑过陈广域是背后黑手,但后来金婷告诉我,高行云是暗中谋害金老的黑手,所以我也就再没有多想过陈广域这个人...”

  “怎么,凌伯,难道陈广域这个人和高行云有联系吗?”顿了顿,易渊向凌青川问道。

  “我们先坐下来再说。”凌青川向易渊摆了摆手,然后坐下道:“高行云是陈广域的人,而且还是陈广域最为信任的那类人。”

  “什么?”易渊刚一坐下,听到了凌青川说的这个隐秘后,不禁呆住了,随即,他回过神来,向凌青川道:“我听说昔年金老将陈广域拉下马时,高行云曾也参与其中,支持过金老,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份情谊,金老对高行云的观感较好...”

  “你大概不知道...”凌青川摇了摇头,向易渊解释道:“昔年金市长将陈广域拉下马时,已经势不可挡,所以高行云参不参与其中,支不支持金市长,都已经无关紧要...”

  “原来如此!”易渊面上显过一丝恍然之色,而后向凌青川道:“凌伯,想来这个秘密,他人都不知道吧?”

  “高行云和陈广域的关系太过特殊,我也是借助学会的力量才知道的,不过,就算是借助学会,也仅仅只是知道高行云是陈广域的人,至于高行云和陈广域如何搭上线,乃至于产生关系...靠学会的力量,也完全查不出来。”

  凌青川看向易渊道:“所以,只要你不主动说出去,那么‘高行云是陈广域的人’这件事情,除了学会的高层,再也不会有人知道!”

  “呵,那这么一来,事情就有意思了!”易渊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