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听凌青川说到这里,易渊忍不住站起身来,一拳砸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中医之耻...中医衰败,起于明空...毋庸置疑,对于一个中医而言,这是最大的耻辱!

  易渊双脸通红,感觉自己的心中已经燃起了无边火海,但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释放这股愤怒...“凌伯,帮我!求你帮我,我想洗刷师傅身上的耻辱!”

  半响过后,易渊勉强压制了心中的怒火后,看向了凌青川,开口恳求道。

  “不用你求,我也会帮你!”

  凌青川看向易渊的双眼,开口道:“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且只会帮你!所以,你现在需要先冷静下来!”

  “好的,我会冷静下来。”

  易渊坐了下来,开始闭上双眼,过了五分钟后,他睁开双眼,面上恢复了淡定,向凌青川道:“凌伯,在争斗之后,那西医学会的首领向师傅提出了什么要求?是不是要求师傅离开中医学会,隐居山林?”

  “不,西医学会的首领什么都没有要求你师傅,不仅如此,他还告诉你师傅,颜若华并没有堕胎,之所以腹部平平,是使用了特殊的手段使得腹部不显...”

  凌青川摇了摇头,向易渊解释道。

  “嗯?西医学会的首领莫非是个好人?”易渊下意识问道。

  “西医学会的首领或许算不上是个纯粹的坏人,但绝对和好人沾不上关系。”凌青川回道:“他之所以没有向你师傅提要求,只不过是看得出来你师傅从某种程度而言已经废了,想要显露一下自己的宽容大度罢了...至于他告诉你师傅颜若华的事,是因为颜若华是他女儿!”

  “让自己的女儿施展美人计...他的确和好人这个词沾不上关系!”

  易渊面上显露出一丝复杂神色,而后向凌青川问道:“那后来师傅和颜若华...”

  “颜若华对于你师傅其实也有感情,欺骗你师傅后,内心一直处于愧疚中,在赌斗之后她主动找过你师傅,想要用自己的下半生来补偿你师傅...”

  凌青川面上苦笑了起来,口中道:“可是你师傅自然不可能再接受她,而由于这种种打击,你师傅选择了隐世,后来他们两个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说起来,颜若华也是个倔强的女人,在得不到你师傅的原谅后,她并没有回归西医学会,而是在临海市里隐居了起来...”

  顿了顿,凌青川又道:“后来,我成为了爱尔医院的院长,在这临海市里发现了她,不过,由于她郁结于心,再加上昔年使用特殊手段使得腹部不显伤了身子,没有好好调养,所以才四十多岁就去世了!

  后来,我联系上你师傅将颜若华的死讯告诉了他,另外关于颜若华为你师傅生了个女儿,以及将女儿起名为赵凝霜一事,也一并告知了你师傅,当时我的本意是让你师傅出山,使得父女相认,但你师傅却说自己对于赵凝霜生而不养,不配为人父!因此他没有选择出山,只是拜托我多多照顾一下赵凝霜...也正是因为如此,之前你向我询问你师傅的往事时,我才不告诉你!”

  “哎,老一辈的恩怨,真的是很难说的清对错...”易渊轻叹了起来。

  “是啊...”凌青川幽幽的附和一句,而后看向易渊,口中若有深意的说道:“所以,你以后可不容重复这些老一辈的悲剧!”

  “凌伯,你想多了...”紧紧地盯着凌青川看了一会儿,易渊口中淡淡的说道。

  “我也不想和你小子打马虎眼了,你应该能够感觉的出来,我这个老头子有意撮合你和凝霜那个丫头...”

  凌青川笑了笑,向易渊道:“本来,按照我这个老头子的想法,是让你和凝霜相恋,然后再一点点的展露头角,加入中医学会,成为中医学会年轻一辈的代表,接着再凭借着凝霜,与西医学会的首领扯上关系,使得中西医之间结束争斗,和平共处...”

  “可惜...”说到这里,凌青川叹了口气,又道:“刘德明此番举动有些太过分了,中西之争势必再起,所以我这个老头子如今只能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现在,由你来亲口告诉我,你准备参合到这场中西之争里吗?”顿了顿,凌青川面上极为严肃的看着易渊,口中道:“我要告诉你,参合到这场中西之争中,成功的话,你才能够洗刷你师傅身上的侮辱,成就神话之名,但若是失败,你必将身败名裂,成为第二个‘中医之耻’,使得你师傅身上的侮辱更大!”

  “这场中西之争,我如今已经参合了!”易渊毫不犹豫道:“我不会失败,师傅的耻辱,将会在我成就神话之名时,彻底清洗掉!”

  “很好!接下来我会联系中医学会的人,向如今中医学会的首领推荐你为中医学会的代表人!”

  凌青川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向易渊道:“凭借着此前你在中医院显露出来的医术,我的推荐会让你有很大可能成为中医学会的代表人,不过,光凭此还不够,中医学会还会对你进行测试!你需要增强自己的实力,加大自己的筹码,让中医学会的人将希望放在你身上!”

  “带给中医学会希望吗?”口中低喃一句,易渊道:“如果说中医学会在寻找希望,那我会化身希望!一定会!”

  “我相信你!”凌青川点了点头,而后,他面上显过一丝犹豫,向易渊道:“还记得昨天和你一同来到爱尔医院的杨远吗?你最好对他多起一点戒心。”

  “杨远?那个骄傲自大,色心露骨的家伙?”想了想,易渊面上现过一丝不屑,回道:“凌伯,你太小心了,那家伙只是个草包罢了!”

  “切莫大意!那家伙虽然看起来是个草包,但我怀疑他是西医学会的代表人,更甚者,我觉得今天的‘中医院事件’有他的痕迹...”凌青川面上谨慎起来,向易渊建议道。

  “凌伯,若真如你猜测,那杨远那家伙此番前来爱尔医院,目的恐怕并不单纯!”听了凌青川的猜测,易渊收回大意,仔细的琢磨了一会儿后,向凌青川道。

  “你的意思莫非是...他可能是为了凝霜而来?”微微一愕后,凌青川面上显过一丝震惊。

  “没错!说句不恰当的形容,他昨天刚一见到凝霜,就如同恶狗见了肉骨头一般...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觉得他色心露骨!”易渊点了点头。

  “凝霜虽然是你师傅的女儿,但也是西医学会首领的外孙女...杨远那小子,明面上是西医界公认的天才,按照你的推理,他的确有很大的可能是为了凝霜而来!”

  想着,凌青川着急了起来,向易渊道:“凝霜虽然温柔,但内心之中一直对自己的父亲有着怨念,杨远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若让他和凝霜接触多了,很有可能使得凝霜对中医怀有仇恨,你一定要阻止凝霜和杨远接触!”

  “凌伯,这事不妥!”易渊摇了摇头,向凌青川道:“凝霜和谁接触是她的自由,颜若华和我师傅的恩怨,我不想多说,但我认为师傅对凝霜有愧,所以我不会对凝霜有任何的束缚!若是她将来对中医产生仇恨,那我来接受她的仇恨!”

  说到这里,易渊看向了凌青川的双眼,发誓道:“我可以向你保证,无论如何,我和凝霜之间都不会有悲剧!我会承受一切!”

  “我说过,我相信你。”凌青川欣慰的笑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眼角开始变得湿润...下意识转过身子,凌青川道:“所有的一切,我都已经说了,易渊,不管是我,还是你师傅,我们都已经老了...但你将成为我们的希望!”

  K酷$◎匠网n正5版xQ首1D发Q

  “我会成为希望,成为神话,接受一切,不让身边的任何一人失望!”

  易渊向凌青川躬身一礼,而后离开院长室,脚步坚定的想前走去!

  院长室中。

  “老朋友,和你一样,我也将希望都放到了他身上...“感受到易渊离去后,凌青川转过身子,面上赫然已是热泪盈眶!

  ...杨远的办公室。

  作为西医界公认的天才,他来到了爱尔医院后,被刘德明这个副院长分了一个独立办公室。

  值得一提,目前的爱尔医院有四个副院长,分别是:负责专业事务的刘德明,负责财政的周峰,负责西医医务的王化,负责中医医务的张千。

  在这其中,周峰和王化以刘德明为主,三人都是西医学会的成员,而如今,这三人却是都聚集到了杨远的办公室中,坐于同一个桌前。

  “也就是说,中医院的那帮中医差点儿医死人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杨远嘴角冷笑着,将手掌放在桌子上,缓慢的敲击着,显得很是狂傲。

  “我们有点儿小看易渊了。”

  刘德明点了点头,向杨远回道,至于周峰和王化两个,则是如同木头人一般,眼观鼻,鼻观心,仿若石化一般,沉默不语。

  “易渊?他是谁?”杨远问道。

  “就是那个昨天和你一起来到爱尔医院,还治好了金市长的那个年轻人...”刘德明解释道。

  “哈哈,那个泥猴子?”想起昨天和自己一起来到爱尔医院的易渊,杨远不由得大笑了起来,向刘德明道:“那家伙不过是个泥猴子罢了!虽然他昨天医好了那老头,今天又看似力挽狂澜的解了中医院的围...但泥猴子始终是泥猴子,完全没有必要多注意!”

  “说起来,昨天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见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医生,你们可知道她叫做什么名字?”不待刘德明三个反应过来,杨远脸上蓦地出现了一抹淫笑,向他们问道。

  下意识间,刘德明三个隐晦的看了看,嘴角俱是一抽,接着,刘德明面上勉强笑了笑,向杨远回道:“那位女医生叫做赵凝霜,和院长有点关系,是我们医院好多年轻男医生心中的女神。”

  “这样啊...”杨远点了点头,而后面上故作沉思状,口中喃喃道:“既然这样,那她倒是有资格当我的女朋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