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个医院中没有罪犯,只有医生、病人和家属!”凌青川大声说道,接着,不待男警反应过来,他指向王强又道:“他只是我这里某个病人的家属!”

  说着,凌青川看向了周围聚拢的人群道:“各位同志,你们说是不是?”

  “没错,这个小伙子只是某个病人的家属罢了!”周围聚拢的人群,很是配合的齐声回道。

  “既然如此,那想必是我搞错了,若是有骚扰凌院长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

  男警微微一愕,而后蓦地一笑,身体微躬,向凌青川伸出了右手。

  “哪里哪里,此番劳烦警察同志瞎跑一趟,应该请你们多见谅!”凌青川也伸出右手,简单的同男警握了握手,显得很是客气。

  “兄弟们,我们收工回去。”而后,两人一个点头,男警转过身去,一个摆手,携同其余的警察很是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凌院长,可否容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待那位小姑娘从急救室中出来,彻底转危为安才走?”

  这时,一个戴着眼镜,面向颇为儒雅的男性记者向凌青川请求道:“那位小姑娘之前近乎被宣告死亡,贵院易大夫施展无双医术,将她从死神手中强行夺回,可谓是一个天大的奇迹,而我们便是这个奇迹的见证者,如此,请容许我们亲耳听到那个小姑娘彻底安全的消息!”

  “是啊,还请凌院长通量一番,容许我们将奇迹见证到底!”另外几个记者心头一动,纷纷附和道。

  作为记者,他们非常明白,眼前这是一个大新闻,而且还是属于那种绝对不容错过的类型!

  “按理说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不过…”稍微犹豫了一下,凌青川向这些记者道:“既然各位记者同志是为了关心那个小姑娘的安危,那我又岂会无情拒绝?”

  说到这里,不待记者反应过来,面显喜意,凌青川面上蓦地严肃下来,极为威压道:“但是,我需要诸位记者同志保证,在那个小姑娘从急救室里出来前,你们要保持安静,不能影响到我院任何医生或病患!”

  “请凌院长放心,我们一定保持安静,不影响到任何人!”听了凌青川这话,众多记者纷纷开口,做出保证。

  “嗯,那各位记者同志可以去专门的休息室,或者是那个小姑娘所在的急救室外等候,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忙,就不陪诸位了。”

  凌青川点了点头,而后开始选择离去,那些记者目的实现,自然不会再有问题,至于周围聚拢的一些病者家属等围观者,自然也不会阻拦。

  然后,等凌青川离去,待这些记者打算采访一下之前施展无双医术的易渊时,却是发现易渊已经消失无踪,惹得他们后悔不已…

  院长室。

  “易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看着面色还有苍白的易渊,凌青川双眼之中满是担心的问道。

  之前到了中医院,他发现易渊面色不对后,便暗中嘱咐赵凝霜将易渊带到了这里。

  “院长无需担心,我方才只是有些消耗过度,现在已经好多了。”

  易渊微微摇了摇头,口中的言语显得极为虚弱。

  “那就好,你是个医生,我相信你对自己身体的判断。”凌青川松了口气,然后他看向一旁皱着眉头,眼中满是担心的赵凝霜道:“怎么,丫头,心疼了吗?”

  “院长,你在说什么啊!”赵凝霜面上一红,口中道:“你可能不知道,刚才我按照你的话,带着易渊来到这里时,他都差点儿昏倒在这了!若不是他不愿意,我方才便叫人帮他送到急救室了!”

  “嗯?”听到了赵凝霜的话后,凌青川皱起了眉头,看向易渊道:“易渊,你确定自己真的没有问题了?”

  “呵呵,自然无事了。在这个时候,若真是有事,我还能和您客气?”易渊笑了笑,站起身来走了走,向凌青川示意道。

  “这样的话,”凌青川沉思了一下,而后看向赵凝霜道:“凝霜,你能不能帮我去药房那边领一些参片和补充气血的药物?”

  “这个自然没问题。”赵凝霜想也不想,便一口应承下来。

  “对了,药房那边,领药材时你先让工作人员记我的名字,等一会儿我会去结账。”待赵凝霜打算离开的时候,凌青川又叮嘱她道:“另外,你领了药材可以直接下班,然后将药材带回家中炖个补充元气的药膳,然后等易渊回去了,让他好好的补一补!”

  “这…”赵凝霜面上又红了起来,在看了看易渊后,点了点头,接着,等她走出院长室时,易渊突然开口道:“记住,减速慢行!”

  “知道了。”赵凝霜回头又看了看易渊,口中小声回道。

  “哈哈哈…”凌青川大笑了起来,然后,等赵凝霜离开了一会儿后,他面上开始正色起来,看向易渊道:“今天中医院的事,你怎么看?”

  “一个明显是针对您设下的局。”没有多想,易渊便回道。

  “嗯,继续。”凌青川点了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这个局算不上精妙,漏洞很多,但是由于某些人的刻意纵容,再加上故意不让你知道,使得问题从那闹事者的妹妹是不是吃了中医院中药而差点死了的一事,变成了中医院必须要救活那闹事者的妹妹!”易渊继续道。

  “那你说那闹事者的妹妹,是不是由于我们中医院的中药而差点死亡?”凌青川笑了笑,向易渊问道。

  “那种事情无论是方才还是现在,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易渊微微摇了摇头,回道:“当那闹事者拿着菜刀,带着一大帮记者,无人阻止的进入到中医院里面的时候,无论那闹事者的妹妹是不是因为中医院的中药而差点死亡,事情都会变成那闹事者的妹妹是因为中医院的中药而差点儿死亡!”

  “你看的很透...”凌青川的眼中闪过一丝满意,接着他面上变得严肃起来道:“事情闹到了那种程度,就算是我们拿出证据,证明那闹事者的妹妹不是吃了我们中医院的药材而差点死亡,也不会有人相信!毕竟,自古以来,人们总是习惯性的同情弱者!而在那闹事者和我们爱尔医院的面前,闹事者毋庸置疑是属于绝对的弱者!”

  “如此,若非你今天力挽狂澜,将那闹事者的妹妹从死神手中夺回,我这个院长就算是辞职,恐怕都难逃罪过!”

  说着,凌青川看向易渊面上显露出一丝感激道:“这一次,我这个老头子真是要好好的谢谢你了!”

  “凌伯客气了,我不过是尽我所能罢了!”易渊摆了摆手,丝毫不居功,接着他犹豫了一下,向凌青川道:“凌伯,今天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人来通知你,看来设局的人不一般啊!”

  “呵呵,你也莫要多想,今天设这个局的人,十有八九便是刘德明!”凌青川冷笑两声,向易渊道。

  “副院长刘德明?”易渊皱起了眉头,向凌青川道:“凌伯,不是我怀疑你的判断,我之前也怀疑过刘德明,但在那种情况下,若是那闹事者的妹妹彻底死去,那闹事者王强必将发疯,很可能会持刀砍伤中医院的中医,然后再自杀,如此一来,即便是你辞职,爱尔医院的名声也差不多算是彻底臭了,如此,就算是他当上了院长,一个名声臭了的医院,恐怕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啊!”

  “易渊啊,你还太年轻,这其中的门道和算计,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凌青川摇了摇头,有些感慨的唏嘘道。

  “还望凌伯教我。”易渊思索了一下,猛地站起身来,向凌青川躬身道。

  “行了,你这孩子,干嘛还和我这么客气,赶紧坐下吧!”凌青川也站了起来,赶忙说道。

  最d新Y章‘P节上酷!匠5网$

  接着,待易渊坐下后,他微微皱眉,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面色沉重的向易渊问道:“你确定想要我告诉你这其中的门道算计?你可知道,这其中牵扯到了两个很大的势力,你一旦知道了,就不可能再脱身而去!”

  “若真如凌伯所言,那我想从我在中医院救了那闹事者的妹妹后,就不可能再脱身了吧!”易渊想了想,面上笑道。

  “也对!”凌青川面上微微一愕,而后眼中闪过一丝果断,向易渊道:“的确,现在就算是我不将其中的门门道道告诉你,你也不可能脱身了。”

  接着,他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向易渊问道:“你觉得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人物团体最为重要?”

  他这话有些莫名其妙,使得易渊很是疑惑,在考虑了好一会儿后,方才不确定的回道:“莫非是医生?”

  “没错,就是医生!”凌青川点了点头,口中斩钉截铁道:“在这个世界上,可以没有政治家,可以没有科学家,可以没有教育家,但唯独不能没有医生!人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即便是身体再好,也终究会有得病受伤的一天,如此,若没有医生,那唯有等死!”

  “没错。”简单的想了想,易渊觉得凌青川说的十分有道理,不过,瞬而他又生出疑惑:“在如今的人类社会,就算是医生必不可少,那又和今天的中医院事件有什么联系?”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你先告诉我,你的武术是不是达到了内劲的境界?”凌青川转移话题,眼中满是期待的看向了易渊。

  “我的确是练出了内气。”没有多想,易渊点了点头,承认下来。

  “太好了!老天开眼!”凌青川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简直不能再高兴。

  他这番言行使得易渊很是疑惑,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你让凝霜来通知我中医院事件的时候,我听凝霜说那闹事者的妹妹在西医上已经可以判定死亡,然后到了中医院后,当我发现你使用银针扎在那个小姑娘脑袋上的五个死穴,并将手指放在那个小姑娘的额前,满面苍白时,我便猜测你练出了内气...”过了好一会儿,凌青川镇定了下来,向易渊解释道。

  “嗯,那您方才为何那么高兴?”易渊点了点头,向凌青川问道。

  “别急,时间还长着呢,我会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一一告诉你!”凌青川摆了摆手,然后向易渊问道:“你听说过中西之争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