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们两个的样子,昨天似乎相处的不错?”两人踏入爱尔医院的大门时,正好碰到院长凌青川,发现易渊和赵凝霜很是和睦的走在一起时,他不由得打趣一句。

  “院长早。”两人先是向凌青川问好一句,而后,赵凝霜面上一红,随口说个理由,便快速离开了...“哈哈,小丫头不喜欢和我这种老头子多说,你小子要陪我多说两句!”看着赵凝霜远去的身影,凌青川大笑了两声,接着向易渊道。

  “院长愿意同我聊天,小子求之不得!”易渊看了看周围人来人往的情景,面上从容的向凌青川道:“不过,在那之前,我们不如换个地方?”

  “也对,是我老头子疏忽了!你小子快跟我来...”凌青川一个拍掌,面上显露一丝恍然,而后伸手抓住易渊便是向前走去。

  “该说到底是好友吗?院长如今和师傅的老顽童模样,简直差不多...俱是一副老顽童的模样!”心中一动,易渊没有抵抗,很是顺从的跟随在对方的身后。

  不多时,伴随着几个转道,凌青川拉着易渊来到了一个标有‘院长室’的房间前。

  “易渊,我和你师傅是数十年的好友,过命的交情,私下之时,你就叫我凌伯吧!”坐在院长室中,凌青川向对面的易渊道。

  “好的,凌伯。”易渊没有拒绝,很是爽快的应承下来。

  “好孩子啊,真是好孩子!”对于易渊称呼自己为‘凌伯’,凌青川明显十分高兴,口中不住的夸易渊是‘好孩子’。

  虽然易渊散去了昨日的轻浮,心境开始变得平和起来,但此时也不由得有些难为情了起来...“哈哈...”看到易渊羞涩,凌青川大笑了起来,而后,他开始面上正色,向易渊道:“我今天要告诉你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

  “凌伯请说!”见到凌青川认真起来,易渊放下方才的难为情,面上变得严肃起来。

  “你可知你师傅叫做什么?”凌青川问道。

  “师傅告诉我,他叫做明空,至于本名,我却是不知。”稍微思索了一下,易渊回道:“我曾问过他,不过,师傅未曾告诉过我。”

  “如同明星会有个艺名一样,明空乃是你师傅的医名。”凌青川点了点头,面上显过一丝油然,恍若是回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半响过后,他回过神来,向易渊笑道:“人老了,容易陷入以往的回忆,有些不耐烦了吧?”

  “若是以前,或许我会有些不耐...”易渊摇了摇头,面上显过一丝笑意道:“不过,在昨日见识到了金大小姐的过人才能,明白了这个世界上天才如过江之鲤后,我心中的轻浮已经荡然无存,却是不会产生不耐。”

  “金婷吗?在这个临海市中,若是不算上你,她是年轻一辈中毋庸置疑的第一人!可惜她父兄太过正直,对她的压制太大,否则我这个老头子都不敢想象她的未来会怎样...”凌青川点了点头,口中很是感慨。

  “我会超越她的...”易渊道,他这话可谓是极为狂妄,但是却带着一股毋庸置疑的意味,让他人无法反驳。

  “是的,你会超越她。”凌青川点了点头,他对于易渊的狂气并不反感。

  俗话说,少年需轻狂!在凌青川看来,像易渊这般的年轻人,外表可以淡然,但内心却必须要有一口狂气!一份野心!否则,便算不上是一个好男儿!

  “你很年轻,你的进步也很快,我相信只要你不忘初心,不被这世上的浮华迷了双眼,失了理想,必将超越所有的年轻一辈,成为一个神话!”凌青川看向易渊,缓缓说道。

  “凌伯尽管放心,我易渊必然不会让你失望!”看着凌青川的双眼,易渊发自内心道:“凡是相信我易渊的人,我便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我相信你。”凌青川欣慰的笑了起来,而后他一个拍头,向易渊笑道:“话又扯远了,我们再说说你师傅吧!你师傅姓赵,名王一,祖上乃是传说中的神医华佗!”

  “我师傅的祖上居然是传说中的华佗?”低喃一句,易渊内心很是震撼,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你也莫要太过震惊,华佗在中医界虽然被神化,但实际上本领却是不一定比你师傅高上多少...”凌青川摆了摆手,而后向易渊道:“我今天要告诉你的事情便是,你师傅曾有一女!”

  “什么?我师傅有女儿?”易渊惊叫出声,猛地站了起来,他面上再也无法保持淡然,内心之中也是犹如翻云覆雨。

  他四岁被师傅从孤儿院收养,至昨天来到这个城市,才算是彻底出师,离开师傅...而在被师傅养育的这十多年间,除了偶尔去城市补给外,易渊大多数时间都是和师傅在深山修炼!

  “若是师傅有女儿,这岂不是有十多年未曾见面?另外,若是师傅有女儿,他为何从未提过?他为何要一直隐居深山?”

  易渊的心中充满了疑惑,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勉强压制住内心的情绪,向凌青川问道:“凌伯,师傅的女儿是谁?还有师傅为何...”

  “关于你师傅年轻时的恩怨,我不会多说。”凌青川伸手止住易渊的询问,向易渊道:“你若是想知道,可以自己暗中查查。”

  “至于你师傅的女儿,你已经见到了,她随你师傅姓。”顿了顿,凌青川又道。

  “我师傅姓赵,莫非...”易渊眼中闪过一丝恍然,看向凌青川道:“莫非赵凝霜便是我师傅的女儿?”

  “没错。”凌青川点了点头,瞬而向易渊道:“我老了,所以日后你若是有能力了,便要多多照拂一下那丫头。”

  “昔年的恩怨是非,很难说的清对错,但是不管怎么,那丫头都是你师傅的血脉,你万万不能让别人欺负她。”轻叹一句,凌青川的口中显露出几分索然。

  “师傅待我如子,他的女儿我自然要护着!”易渊面上显过一丝坚定,向凌青川保证道。

  “嗯,那就好。”凌青川面上显露出几分满意之色,向易渊道:“今天我主要就是和你说这个事,现在你可以回自己的办公室,或者是在我这里歇息一会儿。”

  “已经歇了不少时间,我还是回办公室吧...”易渊起身,向凌青川告别道:“凌伯,再见。”

  “再见。”凌青川点了点头,待易渊走出房门的霎那,蓦地开口道:“易渊,我和刘副院长有些矛盾,接下来若是你有什么不公待遇,随时都可以找我。”

  “凌叔无须担心,若是我连一些跳梁小丑都应付不了,那还谈什么超越金婷,乃至于成为神话?”脚步一顿,易渊并没有回头,他淡淡的说了一句后,顺势关上房门,向前方大步前行...办公室中。

  “刘德明这个和我斗了十多年的老狐狸,在你眼中只是一个跳梁小丑吗?”

  凌青川摇了摇头,口中自言自语道:“不过,你说的也没错,若是连这种人物你都应付不了,那么自然不可能超越金婷,更不可能成为神话!”

  ...“你终于来了!”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后,易渊正好遇到赵凝霜,还不待他想好用什么心态来对待赵凝霜时,赵凝霜却是面上带着几许着急向他道:“快跟我来!”

  说罢,不待易渊有所反应,赵凝霜便抓住他的胳膊向外走去。

  “怎么,凝霜发生了什么急事吗?”

  易渊没有反抗,紧紧地跟随在赵凝霜身后,向她问道。

  “中医院那边发生了大问题,有人来闹事说中医院的中医都是骗子,只懂得骗钱...”赵凝霜回道。

  “既然如此,那你拉着我干什么?医院不是有保安吗?让他们出面将闹事的人赶走不就行了!”易渊疑惑道。

  “怎么,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接着,易渊心中一动,又开口道。

  “的确是有隐情,那个闹事的人,并非是一个人来,还叫来了一群记者,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个闹事者有个妹妹之前曾被中医院的中医看过病,而如今她妹妹已经快死了!”临近中医院时,赵凝霜止住了脚步,眉头紧皱的向易渊道。

  “你的意思是,中医院有中医差点儿医死人了?而如今家属找上门了?”易渊面上难看了起来,随即怒道:“真是胡闹,既然如此,那个闹事者现在最应该干的是救助他妹妹啊!人命关天,比起揭露中医院的中医是骗子这种事,他妹妹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吧!”

  “你不知道,他妹妹已经处于了一种非常微妙的状态,除了偶尔的脑神经跳动外,心脏已经彻底不跳动了!”赵凝霜紧紧地盯着易渊的双眼道:“也就是说,从某种程度而言,他妹妹已经回天乏术,可以宣告死亡了!”

  “你之前轻而易举的救了爱尔医院诸多医生无法医治的金市长,所以,我想请你出手救治那个闹事者的妹妹!那个闹事者的妹妹只有十四岁,人生刚刚开始,所以,我想请你像之前医治金市长那般,再创造一次奇迹!”兴许是太过着急了,又一口气说了一大通话,这个时候赵凝霜已经双脸通红。

  “你希望奇迹诞生?”听完了赵凝霜的大略解释后,易渊淡定了起来,向她问道。

  “是的,我希望你再创奇迹!”赵凝霜狠狠的点了点头,双眼之中充满了渴望,毫无作伪。

  “会的,我会创造奇迹的!”易渊向赵凝霜保证道,言罢,两人踏入了喧闹的中医院里。

  !X酷》匠网z正y版F首8O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