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果然是一个极为聪明的男人!”

  金婷看向易渊的眼神中出现了几许惊讶和满意,接着,她坐了下来,很是爽快的承认道:“我的确是调查了你。”

  “呵,你还真是够小心的啊!”

  易渊冷笑一声,嘴角隐约显露出一丝讽刺。

  “我无法不小心。”

  金婷淡淡的说道:“之前我爸在医院危在旦夕,我自己的身体也有了问题,若是再不小心,这临海市的金市长一家,很可能不久后便会消失!”

  “你出现的太过突然,治疗我爸和我的手段,也太过诡异,我必须要对你进行调查,了解你的所有信息!”缓了缓,金婷看向易渊,她的双眼之中满是真诚,毫无作伪!

  “那么,关于我的事情,你调查到了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易渊问道,他的面上开始变得古井无波,让人完全猜不透心中所想。

  “你的资料不多,关键的只有一点,那便是你从小和中医界的那位传奇大师在深山修行。”金婷毫不犹豫的回道。

  “中医界的传奇大师吗?”

  易渊的心中有些惊讶,但面上并没有丝毫显露。

  他知道自己的师傅是一个非常牛叉的存在,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师傅竟会是如此的牛叉!

  “那你现在对我没有怀疑了?”随即,易渊向金婷问道。

  “能被那位中医界的传奇大师收为弟子,我无法怀疑你!”金婷道:“况且,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我能够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心性或许还需修养,但医德品行已经毋庸置疑!”

  “我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

  易渊嘴角抽了抽,向金婷道:“你的年龄貌似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吧!”

  “年龄不等于经历。”

  金婷微微一笑,御姐范儿十足的说道:“我十七岁留学日本东京大学,二十岁毕业,其后游历美国、法国和加拿大,二十一岁归国建立金氏集团,而今二十五岁,金氏集团已成为国内五百强...”

  “我不否定,金氏集团的发展沾了我爸的光,但你要明白,从某种程度上而言,金氏集团是我金婷一个人白手起家成立的!”

  没有炫耀,没有骄傲,在这个时候,金婷的面上,或者说身上,以及显露出来的气势,唯有自信!

  强烈无比,让他人无法置疑的自信!

  “我必须承认,我再次小看了你!”

  沉默了一会儿,易渊向金婷道。

  当他以为金婷是个拥有绝色之颜的寻常弱女子时,金婷显露出了无比的威严和城府...而当他认为金婷是个算计极深的女人时,金婷又显露出了无比的自信和大气...“这是个奇女子,我不能再有任何的小看!”想着,易渊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他是个自傲的男人,身边的人越是厉害,他就越是高兴!

  因为只有这样,易渊才不会觉得无聊!

  潜龙唯有待在真龙旁边,才能够成长...有金婷这般厉害的人物在身边,易渊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快速进步!无论是医术,亦或者心性...“我可以告诉你金老到底是得了什么‘病’,但你必须要将自己的算计全盘告诉我!”

  思索结束,易渊站起身来向金婷道。

  这一刻,他虽然不像金婷那般自信万分,但却十分强势,让人不容置疑!

  这是他仅次于恩师的中医之术所带来的霸气,源于自身,发自本心。

  “没问题!”金婷很爽快的应承下来。

  接下来,易渊将金老是中了毒,而自己是使用蛊术来医疗金老和金婷的事情,统统告诉了金婷。

  和赵凝霜不一样,初听蛊术的金婷,虽然表现的十分惊讶,但却是并没有过多怀疑,而是选择了相信易渊。

  “那么照你所言,我和我爸都是中了毒,只不过我中毒尚浅,而我爸已经毒入骨髓?”沉思了一会儿,金婷向易渊询问。

  “没错。”易渊点头回应。

  “既然如此,那我爸...”金婷眼中显露出几分担忧,有些犹豫的向易渊道:“我爸应该没事了吧?”

  “不好说!”

  易渊摇了摇头,眼中凝重了起来,向金婷道:“金老中毒太深,身体也不比年轻人,虽然我使用蛊术强行压制住他内心的寒毒,但那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事情,若想根治,还需要另行办法!”

  “呼...”金婷深呼吸了一口,强行压制住心中的忧虑,勉强保持镇定向易渊道:“你既然说出这话,想必是已经有了根治我爸的方法?”

  “是有,但需要大量的药材!”易渊也不卖关子,直接道。

  “这个好办!”金婷放下心来,向易渊道:“我成立的金氏集团目前可流动资金有数十亿,即便是需要再多的药材,也能够轻易购得!”

  “虽说如此,但还不容乐观。”易渊面上严肃的向金婷道:“我不怀疑金钱的购买力,但是中药不比西药,治疗金老的药材中,有一样无法购买,必须要我亲手采摘!”

  “什么?”金婷下意识皱起了眉头问道。

  更7新最快“☆上酷W匠Dq网`n

  “药引,极阳药草,那是一种生活在高温荒漠,或者是活火山口的植物,需要用特殊的手段采摘储存,否则离开生长地便会立刻枯萎死亡,即便是利用现代的冷冻手段,也无用!”易渊道。

  “这样啊...”金婷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易渊道:“既然如此,那我陪你一起去采药!”

  “你?”易渊面色古怪的看向了金婷,开口道:“你可知道,采药不是旅游,我要去的地方是高温荒漠和活火山口,具有很大的危险性!”

  “接我一拳如何?”金婷也不解释,向易渊说了一句后,便是猛地出拳!

  刷!

  霎那间,易渊还没回应的时候,金婷那一拳便打到了他的面前!

  拳风肆虐,简直快若闪电!

  好在易渊也不是盖的,他虽然大意,但是在深山的多年修炼,除了医术达到了一种极高的境界外,就连身手也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境界!

  “喝!”说时迟,那时快,当金婷那一拳打中易渊的前一刻,易渊口中轻喝一声,右手突然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了金婷的拳头!

  “果然,你是练过的...”金婷收回拳头,眼中并无意外。

  “我学过八极拳,你学的是?”易渊看向金婷的眼中满是震撼,他万万想不到,金婷居然是个练家子!

  而且从刚才金婷的那一拳中,他能够感觉到,金婷并非是花拳绣腿,而是有了真功夫!

  “我在日本留学时,学了四年的极真流空手道,并且达到了黑带三段!”金婷道。

  “嘶...”易渊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金婷的眼中满是古怪道:“你这家伙,还真是一个武学天才!”

  “比你差远了!”金婷摆了摆手,对于易渊的赞叹并无欢喜。

  方才她那可以说是偷袭易渊的一拳,已经竭尽全力,但即便如此,却依旧让易渊轻而易举的抵挡住...虽然金婷不知道中国拳术的境界是如何划分,但她非常明白,在空手道中,要想如同易渊那般轻易抵挡住自己的攻击,即便是黑带四段、甚至是五段的大师,也不一定能够做得到!

  “我十四岁练习八极拳,至今已经八年,你不如我很正常!”易渊笑道。

  “不如就是不如,即便是有了合理的借口和理由,也还是不如!”金婷摇了摇头,并不接受易渊的安慰之言,不过她面上淡定自若,眼神从容,没有丝毫气馁,却是也不需要易渊安慰。

  “受教了!”微微一愕,易渊向金婷拱了拱手,他认为金婷的言语十分有道理!

  “不如就是不如,即便是有了合理的借口和理由,也还是不如...哈哈哈!”

  口中重复一遍金婷说过的话,易渊突然大笑了起来。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低喃一句,易渊发现自己的师傅,那个仿若孩童一般的小老头,开始在自己心中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如何,现在我应该有资格陪你去采药了吧!”待易渊镇定下来,金婷开口问道。

  “莫说是采药,即便是打怪兽,你也有能力和我一起并肩作战!”易渊打趣道。

  随即,两人又闲谈几句后,服务员开始敲门送上饭菜。

  值得一提,因为之前金婷的特意叮嘱,她和易渊的饭菜是准备齐全后,方才由服务员送来。

  “关于我的计划,其实并没有特别需要交代的,不过是以不变应万变罢了!”

  两人快速的吃完饭后,金婷首先开口向易渊道。

  “以不变应万变?”

  易渊皱起了眉头,有些怀疑的向金婷道:“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你应该听说过我爸的为人...”金婷面上显露出了一丝无奈。

  “我听说金老为人极为正直,莫非他讨厌小一辈的算计?”稍微思索了一会儿,易渊面上古怪的向金婷道。

  “何止是讨厌!”

  金婷摇了摇头,向易渊道:“昔年我曾向我爸说过一个扳倒高行云的算计,结果我爸将我锁在房间里,关了一天,还要我将金氏集团解散,省得满脑子都是害人的诡计...”

  “...”易渊无语了。

  虽然他听闻过金老为人太过正直,但他万万没想到,金老为人竟然能够正直到了这种地步!

  “我哥金元继承了我爸的为人,所以我虽然怀疑高行云暗害我爸,但没有我哥和我爸的支持,我一个经商的,对高行云这个副市长却是算计无用!”金婷又道。

  易渊沉默了起来。

  毋庸置疑,正直是人类的一种美好品质,然凡事过犹不及...毫无疑问,金老的正直便算是有点儿过犹不及了!

  “不管怎么,正直总比阴险,或是狡诈强得多...”沉默过后,易渊安慰金婷道。

  “呵呵,这一次我接受你的安慰。”金婷笑了笑,而后向易渊道:“所以,接下来我们唯有以不变应万变!”

  “以不变应万变...嘛,这算是个不错的应对方式了。”易渊也笑了起来,接着,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后,开始从酒店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