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伪装

  刷!霎那间,剩下的几个混混不由得懵了。

  虽然平日里他们打架也见过血,有几分凶狠之气,但往昔都是他们拿酒瓶子将别人的脑袋砸出血,何曾见过易渊这般凶残的人?

  一言不合,当即动手,而且还是如同疯子一般,将人往死里打!

  俗话说,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疯的...此时在这几个混混看来,易渊便是个‘疯的’!

  “啊,杀人了,快报警!”

  随即,餐厅中关注这边的人开始大叫了起来,一部分惊慌的向餐厅外面跑去,另一部分则是比较理智的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报警。

  “呕...”由于鲜血的刺激,龙部长吐了起来。

  呕吐过后,他只觉得脑袋一清,再也没有丝毫迷糊,不由得伸出手指,色厉内荏的指向易渊道:“小子,知道吗?你摊上事了!你摊上大事了!”

  “摊上事了?还大事?”

  易渊蓦地笑了起来,然后他一个伸手抓住龙部长的脑袋,将其往旁边的桌子上按去!

  嘭!

  随着一道沉闷的撞击声,龙部长只觉得天旋地转,原本刚清醒的脑袋,却是又晕乎了起来。

  i酷:@匠网唯K一“正…版,B其/他‘R都是Z)盗版@

  接着,他只觉得鼻子一热,口中一咸,下意识朝地面吐了一口,却是红白相间,仔细看去,他吐到地上的那一口,除了鲜血外,竟还有两颗牙齿!

  “我的牙,我的牙...”

  痛叫几声,这一次龙部长学乖了,在脑袋再次清醒后,他赶忙后退,虽然他的牙被易渊打掉了两颗,但却口齿极为清楚的向那几个完好的小混混怒喝道:“你们几个混蛋,都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上!给我打死那小子,有什么我担着!”

  “你担着?龙兴,你担得起吗?”

  不待小混混反应过来,易渊再次出手,金婷突然面上一寒,口中怒喝起来!

  这个时候,她面上显露出几分怒意,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威势,瞩目的同时,让人心生敬畏。

  “莫非这才是你真正的模样吗?”易渊愣了起来,他万万想不到,身边方才还如同寻常弱女子一般的金婷,如今竟是有这般威严模样!

  “你难道是...”下意识间,小混混被金婷镇住,与此同时,龙部长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看向金婷的眼中蓦地一变,生出了几分惧意。

  “呵,怎么,龙部长是贵人多忘事,还是想要趁这个机会除掉我?”冷笑一声,金婷一步迈出,向龙部长质问道。

  霎那,龙部长面色有些发白了起来,金婷虽然是个美丽无比的女子,但在这一刻,给他的压力却是如同大山一般!

  他心中只觉得对面的那个女子,比之发怒的高副市长还要可怕!

  “你们有胆子给我再动一个看看!”见龙部长不语,金婷看向了那几个小混混喝道。

  原来那几个小混混也是人精,发现金婷似乎有着莫大身份,自己的靠山龙部长也被镇住后,便想脚底抹油开溜...可金婷是什么人?岂会让他们趁机逃掉?

  “金大小姐,今天这事是我老龙不长眼,脑袋发昏才惹到了你,可否请你高抬贵手...”这时,龙部长面上勉强挤出了几分笑,向金婷服软道。

  “龙部长还真是谦虚!”不待龙部长言罢,金婷猛地开口打断他,目光如炬道:“作为政府要员,龙部长手下打手无数,光天化日之下便敢强抢良家民女,简直如同这临海市的掌控者、土皇帝,我一个小女子,怎敢对您高抬贵手?”

  “啪啪啪...”听到金婷这话,龙部长不由得面色大变,接着,他竟是伸出手掌,狠狠的往自己脸上打了起来!一边打,一边道:“是我老龙该死!是我老龙色迷心窍!”

  “行了,你也别再故作摸样!”金婷面上丝毫不变,一个伸手向龙部长道:“我也不怕告诉你,之前我就已经报警了!所以,为了政府的形象着想,你这种家伙还是到局子里蹲两年吧!”

  俗话说,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能咬人!听到了金婷的言语后,龙部长竟是恶向胆边生,面上狰狞的向她威胁道:“金大小姐,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时间也差不多了...”对于龙部长的威胁,金婷完全无视,她只是看了看手上的表,口中低喃一句。

  下一刻!

  滴呜呜呜呜...伴随着警车的鸣叫声,一道靓丽的女声从餐厅外面响起:“餐厅中有极度凶残的黑社会分子,持枪上膛!”

  “姐,你没事吧!”接着,只见几个手中拿枪的警察冲入餐厅,为首的赫然正是金月儿!

  “我没事。”金婷微微皱眉,看向金月儿道:“你此番有些过了!”

  “算不上过!”金月儿眉头一挑,看向龙部长和黑豹子等混混道:“我已经向张局长打了招呼,持枪证等也已经携带...”

  顿了顿,她又道:“况且,对于这种官匪勾结的凶恶之徒,无论如何都不为过!”

  “你长大了。”金婷先是一惊,而后眼中显露出几分欣慰,继而,她走进金月儿,对其耳边低语:“龙兴虽然是高行云的心腹,但今天这事绝对不能牵扯到高行云!爸如今已经好转,只要不牵扯到高行云,为了自家着想,高行云必将舍弃龙兴!”

  “我知道了,姐你赶紧先离开吧!”微微点头,金月儿向金婷回道。

  这时,由于先前的打斗,再加上警察的到来,餐厅外面已经围聚了不少人,还出现了几个记者!

  好在外面还有警察在维护秩序,所以一时之间,餐厅中的事情还未正式散播出去。

  “我们走!”金婷向易渊说了一句,然后拿包遮着脸,向餐厅外面走去,易渊毫不犹豫的紧随其后。

  虽然外面聚拢了不少人,但由于警察的刻意帮助,金婷和易渊两个很轻易的上了跑车,奔驰而去...餐厅中。

  “我要打个电话!”似乎是因为金婷的离开,龙部长突然恢复了镇定,向金月儿道。

  “你有权保持沉默和打电话,但是...”金月儿走进龙部长,用只有两个人才听清的低声道:“或许你还不知道,我爸,也就是金市长如今已经在医院康复!若是你打算给高行云打电话,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和这些黑社会的勾结,都是由高副市长暗中指使的?”

  “你...”龙部长面上难看了起来,于他而言,金月儿的这番话简直诛心!

  他虽然好酒色,算不上是一个聪明人,但身为政府要员,他又岂会是个蠢货?

  “如何,还要打电话吗?”金月儿后退一步,收起手枪,双手抱胸向龙部长似笑非笑道。

  “金市长既然已经康复,那我如今撞到金婷的手上,高副市长必然不会保我,若是扯到高副市长的身上,说不定死得更快...”

  内心转念几许,龙部长拿定主意,看向金月儿:“金市长倒是生了两个好女儿!这一次我老龙认栽!”

  言罢,他双目一闭,伸出双手,再不言语!

  “全都带走!”金月儿小手一挥,向外走去,这一刻,她显得极为英姿飒爽!

  ...临海开元国际大酒店。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镇定很多。”包间之中,拿出手机看了一会儿后,金婷首先开口向易渊道。

  “呵呵,你也比我想象中的要...厉害。”轻笑两声,易渊向金婷回道。

  “厉害?难道不应该是美丽吗?”金婷轻抚耳边发丝,显得甚是妩媚,仿若是在挑逗易渊一样。

  不过,对于此刻的金婷,易渊却是再无任何色心。

  初面之时,见到美艳绝伦的金婷,易渊是觉得自己桃花运来了,艳遇一个接一个...正因为如此,在金家时,当金元离开,只剩下他和金婷的时候,他敢直接将对方搂入怀中!

  但是如今,在见识到了金婷方才威严的一面时,他却是不能再如此孟浪!

  不是易渊胆小,而是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些看不透金婷了...非但如此,他还觉得金婷有些危险!

  带刺的玫瑰,很多男人喜欢采摘招惹,易渊也不类外,但满是刺的荆棘,绝对无人敢触碰!

  现在,于易渊眼中,金婷便是那‘满是刺的荆棘’!

  “莫非从我们在金家见面,至方才的餐厅,你一直都在伪装,在试探我?”思绪了一会儿,易渊向金婷问道,他的眼睛中带着一股子不爽。

  易渊讨厌别人试探自己,即便对方是个绝色美女也不类外!

  金婷没有否定易渊,亦没有承认,而是转移话题,向易渊说道:“既然你治好了我爸的病,那你就应该明白,我爸的病有些古怪。”

  “在方才的餐厅中,我隐约听到你说起高行云,难道你怀疑金老的病和这个人有关?”医者父母心,提起金市长的病,易渊下意识放下心头的不爽,向金婷问道。

  “你的听力倒是极好。”

  金婷有些惊讶的看了易渊一眼,而后她面上严肃的向易渊问道:“你认为我爸之前真的是得‘病’吗?”

  她在说到‘病’这个字眼时,故意停顿了一下,用了重音。

  “难道金老之前不是生病吗?”易渊面上不动声色,淡淡的反问道。

  “易渊,你是个聪明人,也是个可靠的人,我不想再和你打马虎眼。”

  金婷猛地站起身来,双手支在桌子上,身子前仰向易渊靠近道:“我几乎能够确定,我父亲是被人算计暗害了!而凶手很有可能就是高行云!”

  “高行云是临海市的副市长,若是我爸有了意外,他必将升正!”不待易渊反应过来,金婷又道。

  易渊沉默了起来,随即他蓦地抬起头,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看向金婷道:“关于金老的病先暂缓一下,我想知道,你为何突然这般开诚公布的和我说这件事情!”

  “莫非,你已经调查了我?”顿了顿,易渊又道,他突然想起刚才初进包间时,金婷曾拿出手机看了好一会儿!

  虽然易渊自小和师傅在深山修行,但他不是傻瓜,也并非没有常识!

  他知道对于年轻女子,亦或者年轻人而言,玩手机是一件很普通寻常的事情...但金婷非同一般!

  这是一个智慧高深,心机和城府都远远超越普通人的女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