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术也好,妖法也罢,只要能治好病那就是好的。”

  正在杨远显陷入崩溃的时候,房门被推了开来,迎面走进来一个和善的老者。

  “凌院长。”刘德明立刻起身,迎了上去。

  “不用客气。”老者摆了摆手,示意刘德明。

  眼前的老者便是爱尔医院的院长,凌青川。

  凌青川缓步走到易渊的面前,亲切的笑道:“实在抱歉,临时有些事情,没有去接你。”

  “凌院长,这位才是……”刘德明低下头,小声的提醒道。

  而对于刘德明的提醒,凌青川没有任何的反应,接着介绍道:“我来介绍一下,他是我一个老朋友的徒弟,医学界的天才,我花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是说动了他师傅请他来医院上班。”

  在一边的杨远已经气的脸色铁青,这院长竟然去称赞一个中医的人,反而无视掉自己。

  “凌院长,我有些疑问。他学的是中医的话,可有医学执照,或者说毕业于那个医学学院。”杨远的言外之意已经很清楚了,这种人咱们医院不能留。

  “这倒是没事,这种东西办就好。只要能治好病,那就是好医生。”凌院长好像没有听出杨远的言外之意,对赵凝霜和刘德明说道。

  “好了,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了。你们带着两位熟悉一下我们医院吧。”

  刘德明眼见杨远的状态很不对,当下是立刻拉着他离开了病房。

  易渊又是和院长聊了几句后,才是跟随者赵凝霜离开。

  易渊是直接分配到和赵凝霜一个办公室,两人刚刚办好入职手续,赵凝霜就是上前询问方才金老的情况。

  在赵凝霜看来,这金老都不知道是得到什么怪病,连如何下手都不得志,但是到了易渊这里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这让他好奇的很。

  如果不是刚才院长向大家介绍易渊是医学界的天才,她甚至都要怀疑金老压根就没有什么事情。

  易渊感觉到了赵凝霜的疑惑,索性解释道:“这本来就是中医的神奇之处,中华文化渊流长,五千年的历史自然是别的比不了的。”

  这种解释赵凝霜自然不肯接受,傲娇的说道:“你别忽悠我,虽然我不是很懂中医,但也知道你刚才所扎的穴位根本起不到驱寒的作用。”

  闻言,易渊咧嘴笑了笑,方才他的的确确是随意选了一个穴位扎了下去,未曾想到赵凝霜竟然还懂中医之道,自己想低调都不行。

  赵凝霜努着嘴唇,扭过脑袋,好像易渊不给他个说法,这事就没完了。见到这一幕易渊有些乐了,思考了片刻,心想这医术原本也是用来交流的。

  “好,我告诉你。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脑袋凑到赵凝香,易渊神秘兮兮的说道,

  “好,我保证。”见到易渊肯说,赵凝霜立刻保证道。

  “首先要从金老的病因分析,之所以你们查不出来,是因为他中了毒。这种毒,是来自于天寒山的一种药草,这种药草非常罕见,只生活在高山,极寒的地方。只要服用一点的话,在受到外界的刺激,就会出现金老的情况。”

  说到这里,易渊也是严肃了几分。

  “那就无药可救了。”

  赵凝霜小脸一变,倒吸了一口凉气,那这种药草岂不是杀人无形的利器?

  “等等,既然无药可救,那你为何这么轻松治好?”赵凝霜眉头一皱,捕获到了易渊话语中的漏洞。

  “笨。”易渊轻笑一声。

  “药物治疗和针灸治疗一样吗,在这种药草的周围还生活着一种虫子,这种虫子便是以吃寒气为生。所以我将这虫子送到了金老的身体。”

  “这,这。”

  闻言,赵凝霜惊讶的张开了嘴巴,不可置信的连着说了好几个这,这。

  “不用这了,我说的就是蛊!”

  这种回答完全颠覆了赵凝霜对医学的认识,原本以为蛊术这种东西仅仅是存在于小说当中,却没有想到真实的存在,而且将虫子送进人体里面,那要多恶心?

  “哈哈,瞧给你吓得。”易渊观察着赵凝霜神情的变化,知道她难以接受,索性话锋一转,笑哈哈的说道。

  “你跟我开玩笑的?”赵凝霜脸色一红,羞怒交加,举起一个本子便是朝着易渊砸了过去。

  “是啊,跟你开玩笑的。”易渊接过本子,笑的更为开心。

  赵凝霜气鼓鼓的坐了下来,心中愤怒之下当然是不会在去理会易渊,但是当她坐下来的时候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这件事情就这么被他糊弄过去了?!

  实际刚才易渊所说的当然不是开玩笑,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其中那个药材名为冻草,而虫子名为冰虫。

  而冻草这种草药,非常罕见,很难寻找到,属于有价无市的东西。这种药材竟然被用来下毒,这金老到底是什么背景,得罪到了什么大人物?

  初来乍到的易渊自然不清楚这样,只能去询问赵凝霜。不过刚才将她戏弄了一番,现在可是怒气未平。

  无奈之下的易渊只能赔礼道歉,等赵凝霜气消掉之后,才是了解了情况。

  金老名为金泉逸,是非常有能力的江海市市长,江海市能够迅速发展,他功不可没。但是金老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太过正直。

  在他在位的期间,前前后后不知道得罪过了多少人。

  而这其中自然会有一些难啃的骨头,比如省长陈广域。

  “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现在的陈广域又是重新被安排了。”

  原本陈广域是一帆风顺,却被金老给拖下水,可想而知他心中有多恨?

  很快整个Z市都是得知了金老康复的消息,在爱尔医院也是陆陆续续出现了很多大人物的,这些人无一列外都是政治,军事,商界有着巨大成就的人。

  在金老康复消息传出不到一个小时里,他的病房里面已经是堆积如山的礼物,而这些礼物却并没有让金老有多少笑意,相反是无尽的厌倦和烦劳。

  酷@匠g网;b正a1版Fb首发W!

  在医院里面陪同的则是副院长刘德明,还有主治医生杨远,在一边观察着金老病情的,一边迎接着前来的大人物。

  对于每一个前来的大人物,刘德明都是万分的热情,根本没有察觉到已经很是劳累的金老。

  刚好负责这一块区域的杨远听到了金老病房中有些吵闹的声音,眉头一皱,下意识的便是走了进去。

  易渊一进入房间,首先便是观察着金老的神情。此刻的金老脸色略带苍白,疲惫不堪,而刘德明则是眉飞色舞的和两个中年人交谈着什么。

  见到这一幕的易渊顿时火冒三丈,大步走到几人的面前,冷冰冰的说道:“实在不好意思,现在已经很晚了,病人都需要休息了,请你们回避吧。”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是负责的,没你什么事情。”杨远眉头一皱,看到杨远他心里面就是冒火。

  在场的都是大人物,而杨远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医生,哪里受得了这个气。为首的一个富商刚刚想要说话,金老却说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