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手到病除

  杨远所说的这些,赵凝霜早已经全部检查过了,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她也不敢乱说,毕竟眼前这位可是海外回来的高材生。

  “你这样会害死人的,你别乱动!”看着杨远粗怒的动作,易渊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出声吼道。

  这声怒吼很快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杨远扭过来看着打扮的很是普通的易渊,脸色一红,吼道:“乱吼什么东西,赶紧给我滚出去!”

  “我凭什么出去?我是这里的医生。”易渊笔直的走到病床前。

  “医生?”刘德明眉头一皱,对易渊没有任何的影响,疑惑的首说道:“实习的吗?实习的就先去报报道,别到这里来捣乱。”

  眼见金市长的情况越来越差,易渊是彻底急了。杨远显然没有将易渊的话放在眼里,依旧是在自以为是做着检查,现在也没有功夫解释那么多了。

  无奈下的易渊只能言简意赅的说道:“我师傅联系过你们。”

  经历了刚才的乌龙事件,易渊对他家的师傅不敢怀有太大的希望,但是目前的情况只能搬出他师傅说事了。

  “易渊,我有印象。院长和我提起过。”赵凝霜回忆了片刻。

  “杨医生再这样下去,恐怕就得出大事儿了。”易渊摇了摇头,暗感惋惜,金老中的是那种东西,单靠医术恐怕没那么容易治好。

  对于易渊,刘德明没有什么印象。但是杨远,他可是要巴结的对象。正是准备让易渊赶紧滚蛋的时候,他注意到仪器上的数值正在飞速的下降着,并且金市长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这种情况让刘德傻眼了,急忙的看向了杨远。但是杨远也是冷汗涔涔,对于眼前的情况显得束手无策。

  “院长,现在我要求你立刻停手。”

  说话的是金市长的儿子,金元,眼见自己的父亲情况越来越差,他哪里会无动于衷。

  “这..”

  刘德明左右为难,一边是杨远,一边是金元,两头都是大人物根本不是他可以得罪的。思前想后,他踏前一步,硬着头皮解释道。

  “金元先生,他只不过是一个实习医生什么都不明白。而杨远是从国外回来的,医术高超,我相信他能够使得金老康复。”

  “要是你们现在停手,我还有把握把这病治好,再晚可就难说咯。”易渊双手抱臂,老神在在的道。

  金元久经官场,自然能明白刘德明心中所想,看向了易渊,问道:“你有几分把握?”

  “十成。”杨从拿出银针平摊在桌面上,极为自信的回答道。

  “好!”刘德明和杨远是不能相信的了,索性现在死马当作活马医将机会交给易渊,金元一咬牙,便是答应了。

  见到金老的亲属都同意了,刘德明自然不愿意在去掺和,连忙将杨远拉扯了下来,到时候如果出了任何的问题,只要往易渊身上一推,便是万事大吉。

  而被拉扯下来的杨远自然一肚子不爽,看到易渊拿出的银针,不屑的说道:“银针救人?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落后的中医?我坚决不同意!”

  闻言,刘德明心中那叫一个苦。眼看金老都不行了,你还要掺和进来干什么。连金老的亲属都同意了,你个外人叫什么劲,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易医生,姑且就让他试一试把。”刘德明又是拉了拉杨远,暗中使了一个眼神。

  而这个时候杨远也是意会了过来,虽然心中还有些不爽,但还是退了下。

  “到时候只要你弄死了病人,我看你怎么收场。到时候我在推波助澜宣传一番,我倒要看看中医还怎么立足。”

  退下来的杨远心中恶毒的想着,他是有真才实学的,受过先进教育的医生,连他都看不出个所以然的病,一个不知道从哪个农村出来的傻叉能治得好?

  对于杨远这种恶毒的想法,易渊一概不知道,也不用去推测,现在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是放在金老的身上。

  易渊握住了金老的脉搏,如果在耽误的话,哪怕是他都只能束手无策。现在金老的情况也是极为危机的,随手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易渊不敢有任何耽误,他捏住银针,很稳的扎进了金老的手心,谁都没有注意到一个极为细小的虫子顺着银针钻了出去。

  “可以了。”易渊擦了一把冷汗,将银针收了起来。

  “可,可以了?”杨远愣了一下,这前前后后才多大一会功夫就完了,忽悠人也不是这么一个忽悠法吧。

  “嗯。”易渊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就,就这么完了?”金元心中也是有些打鼓,这样就完了,是不是太快了?

  “恩,完了。”易渊挥了挥手。

  “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一分钟不到就完了?你当你是华佗转世,什么病因你都不清楚,就敢乱说?”杨远终于抓住可以打击到易渊的机会自然不会放手,如同炮弹一般说道。

  “你懂什么叫医学吗,你这种中医针灸和江湖骗子有什么关系,你这样要是能治得好,我给你叫爹!”

  “哦,那杨医生有什么高见?”反光养杨远的激动,易渊则是很淡定的问道。

  “我,我。”杨远自然叶是没有看出个所以然了,但是此刻这么多人在面前,他又不想丢这个,只好扯着虎皮当大旗,胡乱说道:“金先生是因为肠道疾病,使得身体发冷,身体虚弱。”

  “呵呵,笑话。那你知道病因,你为何不敢去治?”易渊眯着眼睛,笑呵呵的问道。

  这两句话都非常的刁钻,使得杨远哑口无言。第一他的确不知道病因,第二他也根本治不了。

  如果现在要他上手的话,若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不要说名声,以后的前途可能都要毁掉了。

  而看到当缩头乌龟的杨远,易渊心中感觉到了莫大的悲哀。什么是医生?什么是医德?医生,以救济天下为己任,这般看重自身利益,实在不配为医生。

  酷匠"网“j首4‘发w

  “金老可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了?”易渊懒得在去理会杨远这种败类,看似随意的问道。

  闻言,金元一愣刚刚想要口说话,然后在病床上却响起了威严苍老的声音。

  “的确是受到些刺激。”

  在场的人顺着声音看去,方才还是一副要死的样子金老竟然坐了起来,而且精神奕奕!

  赵凝霜和金元看到这般景象,都是欣喜若狂。唯独只有杨远一个人愣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杨远不可置信的喊道:“你一定用了什么妖法,对,妖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8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