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朝阳灿灿,沐浴着万物,生机勃勃。

  一处山峰之上,一位白袍少年正双目紧闭盘坐与此,周围的天地灵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此少年所吸收。而在少年的一旁,一只小巧可爱的灵兽正在嬉戏玩耍,玩耍的可爱样实在惹人喜欢。

  一阵清风拂过,把少年乌黑的短发吹得有些凌乱,少年清秀的脸庞上并没有这个年龄段该有的稚气,有着一份不属于这个年龄该有的成熟,而此少年便是龙耀。

  龙耀穿越来到圣灵大陆已经十天了,而这十天中龙耀就是不断地吸收天地灵气让自己突破成为一名灵士,只有突破成为一名灵士,他的修炼之路才刚刚开始。

  但是龙耀发现他的速度很缓慢,可自己每天都在专心修炼,而且也是完全按照白发老者的指导。白发老者说过只要吸收完自己的属性灵气就能突破成为一名灵士,可是龙耀发现每天自己的灵气明明吸收得差不多了,但是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发现又没有了,怎么也吸收不完,仿佛就像一个无底洞一般。不过更让龙耀奇怪的是,龙耀没有突破成为灵士,却已经拥有了灵士的战斗力,并且能够运用灵气了,而且这种力量并不是像龙耀刚穿越来时,体内无缘无故拥有三星灵师的力量,而是龙耀靠自己修炼所得。

  龙耀把自己的情况告诉白发老者,只见他思考片刻后微微一笑,然后告诉龙耀不用担心,只管修炼就行。见到白发老者卖关子,龙耀也只能摇了摇头,继续吸收灵气。

  龙耀觉得吸收得差不多了,便缓缓站起,深吸一口气,双手结出奇异手印,运转体内灵气,在龙耀双手上包裹上了一层七彩灵气,散发着微微莹光。

  “这就是灵气?”龙耀的声音有些激动,他终于能成功凝气了,他向小说里的主角又迈进了一步。

  龙耀从激动完后,便叫上宝灵兽到山脉之中,宝灵兽和自己相处这段时间,关系很融洽,和龙耀一起睡,一起吃,陪龙耀修炼,就是有时候爱去白发老者晒的药材上撒尿,然后当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向白发老者吐舌头,撒娇,让白发老者哭笑不得。

  龙耀到山脉之中的目的是想散散心,毕竟他身为一个现代社会的人突然穿越来到这个属于修炼异界大陆,断绝了所有现代科技,他能不无聊吗?而且修炼是枯燥无味的,就算是龙耀这种十分有耐心的人也受不了。

  ……

  “呀,好疼。”

  牧千灵轻轻的检查自己脚上的伤,可是身为八灵镇牧府的千金,从小到大那受过这种伤?

  “呜呜,以后在也不偷偷跑来山上玩了。”牧千灵只好把灵晶玉片摔碎,这是他父亲给她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来求救,不过眼下只能用了。因为她现在就走不了,而且到了晚上更是有生命危险。

  少女觉得很无助,在加上脚上火辣辣的疼痛,只好大哭起来。

  “呜呜…”

  “咦,有人在哭?”

  龙耀感到奇怪,是谁大白天的在山上哭?这山上除白发老者和平时上山捕杀灵兽的人外就没有什么人了。龙耀向着哭声传来的方向走去,扒开杂草他看见不远处的地上这坐着一个女孩。

  ◎酷匠k9网永t久●M免C费看i小hO说●i

  女孩穿着一身高贵青色长裙,青丝高高的盘于头上,有着一张娇气的嫩脸,水汪汪的大眼睛显得一丝楚楚动人。龙耀看得有些入迷,这要是在地球可是校花级别。龙耀摇了摇头回过神来,旋即缓缓向女孩走去。

  “你怎么了?”龙耀轻声的问道。

  “你是谁?”牧千灵听到龙耀的声音,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着龙耀,有些防范的问道。

  “我叫龙耀,我与我的老师在着山上居住。”龙耀语气平缓的回答道。

  “喔。”牧千灵有些半信半疑,她从没听说过有人在山上生活,而且现在荒郊野岭,她一个连灵士都不是的弱女子和一个陌生男子在一起,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你受伤了?”龙耀此时才发现牧千灵小腿上的伤,然后蹲下身子仔细查看道。

  “不要过来。”牧千灵有些不知所措。

  “不好意思,我失礼了。”龙耀才发现自己有些心急了,光想着牧千灵小腿上的伤却忘了对方是女孩子了。

  牧千灵看着龙耀的样子不由得忍俊不禁,她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男孩子还会害羞,不过她看龙耀的眼神里给人一种善意的感觉,而且她是牧府的千金,自然会有保护自己安全的东西。

  “你…”被一个男子盯着自己的腿看,牧千灵有些说不出话,脸上有些绯红,没想到现在轮到自己害羞了。

  “你忍着点,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龙耀笑了笑,笑得让人很舒服。

  “嗯。”牧千灵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而是轻轻的应了一声。

  龙耀从自己的长袍内侧撕下一块白布,轻轻地把牧千灵腿上的伤做了简单的包扎,在这过程中龙耀难免会触碰到伤口,让牧千灵发出轻微的呻吟,弄得龙耀心神不定。牧千灵也发现了龙耀的不对劲,脸上的绯红显得更加红晕,龙耀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的笑了笑,加快了包扎的速度。

  “好了,这样伤口就不会恶化了。”龙耀拍了拍手,找个地方坐了起来。

  “嗯,谢谢你。”牧千灵虽然些小姐脾气,但是在外人面前还是显得一丝害羞,从小到大自己对几个人说过谢谢呢?

  “你怎么会一个人跑来这里?难道不知道山上很危险吗?”沉默了一会,龙耀问起了牧千灵来这里的原由。

  “我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玩的。”牧千灵慢吞吞的答道,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十分惹人喜欢。

  “那你的家里人一定很担心吧?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看着龙耀善良的眼神,牧千灵微微一笑。

  “我之前已经灵晶玉片通知家里人了,他们一会就会来接我的。”

  灵晶玉片是一种传信工具,只要破碎,另一方就会感受到灵气波动然后就会迅速赶来,白发老者曾和龙耀说过。

  吼!

  龙耀正要说话,突然牧千灵身后的草丛中扑出一只狼型灵兽,满嘴獠牙,幸好龙耀反应迅速,双脚一登,运转全身灵气向双拳凝聚,向狼型灵兽的头部狠狠击去。

  砰!

  一声肉与肉的碰撞声响起,狼型灵兽不甘心的大吼了一声,便转身一跃,窜进了密林之中。

  牧千灵有些震撼,眼前这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居然一拳打跑了一头灵兽,此时牧千灵对龙耀有些捉摸不透。

  咻——突然一道破风声传来,数道身影从天而降,龙耀看着这些身影有些惊讶,因为他们坐着飞行灵兽,虽然只是普通的一阶灵兽,但这足以体现一个家族雄厚的底蕴,而且刚才的那头狼型灵兽是闻到了飞行灵兽的气息才逃跑的,此时龙耀的眼皮也忍不住一跳,他之前看牧千灵的穿着就知道一定不是平凡人家的小姐,然而后者说出灵晶玉片的时候让龙耀更加猜不透,然而看见飞行灵兽的出现,龙耀猜测,难道她是四府之一的千金吗?

  龙耀也向白发老者了解过山下的情况,对八灵镇也是略知一二,四府是指八灵镇上的四大家族,其地位在八灵镇上无可相比,而且每个家族里都有灵轮师高手做镇。白发老者和龙耀说过不要轻易得罪四府,虽然白发老者说不畏惧四府,但他不想把事情闹大,不想让外人打扰他在这里隐居。

  “小姐,我们来晚了,让你受苦了”领头的是一个灰衣老者,浑浊的老眼之中炯炯有神。

  “嗯,这不怪你,幸好有龙耀救了我”牧千灵没有了之前的害羞,恢复了以往牧府千金的姿态。

  “哦?”灰衣老者转头看向龙耀,那眼神让龙耀有些发凉。

  “多谢这位小友,我代表牧府欠你一个人情。”

  “客气了,举手之劳。”虽然灰衣老者眼神让龙耀有些发凉,但还是龙耀礼貌的回道。

  “哼。”在灰衣老者的右侧,一名紫衣少年轻哼了一声,旋即手掌微屈,灵气凝聚,凝聚出一团火球向龙耀抛去。龙耀见状也是一惊,旋即猛然向后闪退,不过那灵气火球在距离龙耀一尺之时,猛然爆炸,余波使得龙耀后退五六步。

  “山野村夫,离小姐远点。”紫衣少年双手抱拳,不屑的说道。

  旋即龙耀缓缓站起,幽黑的眼眸中,透露出淡淡冷意,直视着紫衣少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