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吃了!?”蓝棠雪兔猛的抬起头,本来摔在地上的头已经很疼了,这一抬头,嘶——痛到牙都打颤啊!

  ●更\新n最Z快A上Im酷匠ck网F?

  “没事吧?”荷曦看它摔得挺严重的,就由着自己的性子走过去看了下,“还好,只是肿了个包,没流血。”现在手里没有纸巾或者什么疗伤的工具,得到哪去弄点来给它治下伤。在这凰麟仙山的禁秘里,就连自身疗伤都是受到隔绝的。

  正愁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向这边走过来,荷曦看了一眼,很淡定的对蓝棠雪兔说:“你要不要回避一下啊?”这话说得轻飘飘的,像是从阴间来的鬼魂,话里还有几分好笑。她的眉微微往上倾,嘴角一百四十度的样子,总感觉她在说,你还不走?马上就有人来抓你哦~暗自有几分得意,反正我没事,哦——哈哈哈哈……

  哎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本来它还想说几句的,可是眼看铜老头就要来了,不得不撤退了。

  哎哎哎——你的伤……没事吧?后面她没说出来,远远的只能看见它小小的背影了,再说它也听不见了,再说如果让铜老头知道了,那它不是白跑了?

  “丫头,丫头,嘿嘿嘿……”铜老头他是来赔罪的,刚刚自己想事情想走神了,没顾到她,后来想到的时候,立马又想到:她——好像不认识回来的路啊!哎呦~赶紧回去一趟。

  虽说他这笑是来赔罪的,但是在荷曦看来,这笑怎么这么贱呢?主要是:铜老头在对荷曦使用“赔罪之笑”时,还对她——眨了眨眼,她都快吐了,为了不让自己真的吐,她转过身去了,然后承受着恶心的她的名字:“丫头~丫头~你怎么了~怎么不理我啊?”一边叫还一边卖萌,也是醉了,荷曦始终忍受不住,转回来盯着他,那苦逼的脸上有一个苦逼的笑容,而眼神里却充满怨恨,然而……一句话打破了这苦逼的场景。

  “你少叫一声会死啊!”老虎不发威,你就是病猫!还是一只眼瞎的病猫!你不会看人脸色啊!荷曦她的狮子吼功保表了。

  铜老头开始时叫的好好的,他还以为这样她应该不生他的气了,没想到,这仅仅只是火上浇油,雪上加霜,唉,早知道就少叫几声了,不对,早知道就不赔罪了!荷曦也是这样想的,你不赔罪还好,你一赔罪……呵,呵!

  现在的铜老头被吼了之后,都可以求她心里的阴影面积了。要是问起他,荷曦会好心的告诉你,“咯,他在那。”她手指着一旁的墙角,墙角里的人儿正拿着一根折下来的树枝在地上画圈圈呢!

  哎,怎么摊上这……算了,求人不如求己,还是自己找路回去吧!荷曦心里无奈啊,摊手,沿着记忆应该能找得到回去的路吧?心里在想,身体在动了,再看了一眼铜老头——那根树枝都快杵没了,地上也快捅到蚂蚁窝了。还是快走吧,免得染上他那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