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原来,他们的“凝重”是因为缺少和曲梧葵相同的血,没有一样的血是无法重合玄神的,其他的材料凰麟仙山已经都准备好了的,就只差这一味药,而刚刚在荷曦手受伤,银老头又碰巧看见了并且看出来这血和小葵的血相符,就有了后面的。

至于重合玄神嘛,现在的小葵,只是一个躯壳,她那些卖萌啊,行礼啊等动作都是他父亲,上一任凰麟仙山的掌门人把他最后的功力都传给她,她才勉强只会这一点的,所以,他哥哥曲仙霖才会那么努力的在帮她找重合玄神的方法。就算用凰麟仙山的秘宝来换,他也要试试,主要问题是没了小葵比没了花露水更重要。后面的,荷曦就不知道了。

  “你们这有没有炼丹炉啊?”铜老头算了算手里的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曲仙霖。

  “有,有,自然是有的,来人,快带前辈去东门炼药房。”曲仙霖见铜老头好像有帮忙炼丹的样子,满是欣喜,急忙去吩咐人去准备。

  铜老头本想再说什么的,嘴巴张了张,没有能说出来。

  铜老头没有告诉他,成功的几率不大,连一半都没有占到,还有,曲梧葵的七魄都还没找到,如何能跟她重合玄神呢?

  荷曦见没有什么好待在这的理由了,便独自一人回茯苓阁,门一关,扑在床上打滚,慢慢的回忆今天的事。

  一想就想到了今天那个兔子的事,眼睛开始一睁一闭的了,眼睛好像花了,糖……糖糖!荷曦直接坐起来,再看一眼天花板,没有什么啊,难道是我刚刚看错了……等头一埋下来,“啊啊,我的妈呀——”一只兔子正睁着大大的蓝眼睛看着她,眼神里充满好奇。

  “你……你怎么来了!”荷曦差点被吓个半死。

  、看7正版…4章节L}上{~酷l匠-网

  “我早就到了,在这等你呢。”那只蓝棠雪兔不知道从哪变出一根胡萝卜,正抱着在桌子上面啃。

  “你来干嘛呀?”荷曦也随手端起白玉兰茶杯,抿了两口。

  “没干嘛,从今天以后,我要跟着你!”蓝棠雪兔听到这问题时也愣了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来干嘛,又马上回过神来,心情还有点小兴奋,自己不是跟她契约了吗?当然要跟过来啦。

  “额……说说吧,你有什么技能?”她也想看看这只“血脉最纯洁的蓝棠雪兔”会什么技能,有什么用。

  小兔子抬头望了望天,自己有啥技能来着?有啥来着?忘了,先胡诌几句吧。

  “我的技能可厉害了,在这地方施展不开来。”

  “是吗——”荷曦可是一脸的鄙视。电视上面那些zhuāng bī的那个不是这么说的?跟我来这套——你还嫩了点~

  人家糖糖也不是经常撒谎滴啦,被荷曦这样一说就脸红了,两只竖起来的耳朵都垂了下去,挡住了脸。

  “好啊,那我们去外面,你施展给我看。”她,起身,开门,走出去。

  全程糖糖都愣住了,就连人家最爱的胡萝卜都掉地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