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兔子……在帮我吸毒?刚刚看见兔子嘴巴旁边和她的伤口上有这一块黑色的血,一看就知道是毒,没过多久伤口上的血从黑变成了鲜红色,毒素应该没了,这会儿,荷曦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那小兔子,发现它蓝色的眼瞳里有一枚十字形星,它肚子上的毛还是红色的,荷曦不管怎么看都觉得那小兔子在藐视着她,一股兔眼看人低的模样,看着感觉它在找抽,这一大一小就这样互相瞪着了,直勾勾的看着对方,也没人示弱,就这样一直瞪着,僵持了好久,好像荷曦还能跟它眼神交流,那眼镜一会儿瞪大一会儿瞪小的,开始时荷曦还只是疑惑,后来渐渐就——

  小兔子?

  别叫我小兔子!我最讨厌别人叫我小兔子了!

  那我叫你什么啊?蓝蓝?星星?还是兔兔?荷曦还是颇有趣味的。

  滚!小兔子听到这名字时,顿时眼睛就放大了N次方。

  我可是蓝棠雪兔中最纯正,独一无二的血脉~说着还有得意洋洋的。

  荷曦看了一眼蓝棠雪兔刚刚的动作,立马,转身,弯腰,吐了!等她吐完了,只是想说:恶心他妈夸恶心,好恶心啊~

  瞧你那dě sě样~眼神里一阵鄙夷。不过知道了一个挺重要的信息,它说它是蓝棠雪兔?纯正的血脉?还独一无二?不知道可不可信,看它那得意忘形的模样,感觉上那身份应该很厉害,那……

  喂!想什么呢?口水!都快滴我身上啦!眼神传达着,又一步跳到一两米处去了,荷曦往下看了看,她是坐在草地上的嘛,那几颗草上有些看上去黏黏的东西。额,抹汗(-_-#)

  .7酷Yl匠*'网正!版vV首发K

  荷曦看了看四周,没有人,那蓝棠雪兔是野生的喽?收为己用怎么样?嘿嘿,那既然你没名没姓的,我就直接叫你糖糖(棠棠)吧,糖糖快过来!

  蓝棠雪兔表示抗议!

  可荷曦看不见~看不见~~\(≧▽≦)/~

  无奈,只好过去了。

  “糖糖,你刚刚是在给我吸毒血吗?”荷曦想看看它是不是有解毒的能力。

  “嗯。”糖糖开口说话了。

  “你……哦,嗯。”留下三个字,又陷入沉思。

  蓝棠雪兔没有告诉她,他不仅帮她抽走了毒血,还直接跟她契定了血约,它实际上很久没有吸到有毒的东西了,对他而言,毒,就是它的食物,他们一族都是靠毒血才存活下来的这才有了独一无二的血脉。跟她契约,也是迫不得已,它也不想的,身不由己啊~

  谁也没说话,就这样沉默着。

  “丫头!”是铜老头的声音,荷曦立马站起来看四周,脚步声渐渐靠近了。“原来你在这里呢!我和小银子找了你好久呢!快走吧,回去了。”原来战争早就停了。

  “嗯,走吧。”在这里荷曦只认识铜老头和银老头俩人,也只有他们能信任一下。踏出一步时荷曦往回看了看,疑惑了下,糖糖呢?荷曦又看见铜老头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转会来问:“丫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