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既然都闲下来了,我们就启程吧!”铜老头把红色的袖子一挥,荷曦一伙人就离开了紫檀戒指,一出来时,他们脚踩着一只小木船,那小木船也算大吧,船上有一张小木桌,桌子上有一壶好酒,还有几碟小菜。

荷曦她刚刚掉下来的时候还惊讶了一把,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等镇定下来时,她心里一点波浪都没有起来,那就是水平如镜啊。

“老头,要多久啊?”荷曦喝了一口果子酒,还呼了一口气,问道。

  酷h|匠5网v+永e久◎免h费看小5:说0

当银老头把果子酒你给她时,荷曦是抗拒的,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在银老头附赠了一句:“果子粮的酒,喝不醉的。”

荷曦听见了,也不好多说,如果这时候还质问人家的话,那就不懂事了。芊芊细手接过,小尝了一口,还不错,好喝,接着就是大喝了一口,不错不错,越发好喝了,她喝着喝着就喝上瘾了,这才问了一下铜老头。

“两三个时辰吧!”铜老头也不怎么确定,“毕竟我只是两百多岁那会儿来过一趟。”

“咳咳……两……两百多岁!那你现在多少岁了?”荷曦被刚进去的那口果子酒给呛着了。

铜老头摸了摸脑袋瓜子,仔细想了想,“好像四千多了吧!都过了这么久了,我都不记得了。”铜老头又摇了摇头,笑了起来,那神情,在荷曦看来,应该是不愿意说出来,又好像是想不起来了,但又不想再想了。

荷曦听到这个一点都不惊讶,她这样反而把那俩老头惊了一把。

这段对话过去了之后,小船里一片寂静,没了声响。铜老头和银老头一个在船头,一个在船尾,坐在那打坐。只听见船蓬里传出来一阵一阵的呼噜声,很轻微,不过对于铜老头和银老头这俩等高的修为而言,听得到完全是小菜。……

过了许久,小船儿渐渐靠岸了,随着靠岸的水波一荡一荡的摇晃起来。 “丫头!丫头!快点起来了!”铜老头戳了戳荷曦的手臂。

荷曦猛的把眼睛睁开,这一举动把刚刚在一旁戳荷曦的铜老头吓到了,他直接坐在地上了。

荷曦像诈尸了一样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直径的走出了船蓬里,全然无视坐在地上的铜老头。

“死丫头!你想吓死我呀你!还不过来扶老子啊你!”铜老头在地上幽怨的叫着。

“你自己起来不是更快一些吗?”荷曦走到船蓬门口处转过来对铜老头说了一句,还做了个鬼脸,笑呵呵的走了出去。

“喂!”身后只有他一人坐在地上苦叫,可伶可伶,荷曦就是这样滴人,再怎么叫也没用,最终,铜老头还是自己爬了起来。

“快靠岸了,你们说的花露泉是在这里吗?”荷曦的手指对过去就是草木茂盛,鸟语花香的一座高山。那山还隐隐约约散发着热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