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怎么样?她还能治吗?”荷曦表现出紧张的神情,询问着。

“你这是在逗我吧?啊~这么简单的伤都要我来治?”铜老头很是无语。他还以为有多重的伤呢,他把他的银针都准备好了,想要大干一场呢,可是,没想到,唉,随便用点他的创伤药就可以治好的,有点太大动干戈了。

“丫头,来来来,我这里有一些创伤药,拿去给她擦一擦就好了。”说罢,便从随身的布包里拿出一个土黑色的小药瓶。

荷曦接过小药瓶,疑惑的看了一眼,“这样就好了?”荷曦现在有十分之八的不信,但是还是有十分之二的信任。

铜老头看她这副质疑他的眼神,心里来气了,不爽道,“你即然这么不相信我这个老头子,那你把药我!”说完这句话那铜老头又嘟了嘟嘴,像是在赌气。

“哎呀!好了,好了,我信你行了吧!那药……我还是留着吧。呵呵呵!”最后那几声笑像是在赔罪。

“算了,算了。”荷曦后头那几声笑真是折煞他了,他可受不起啊。

“我就知道您最大人有大量!”说完了,荷曦又露出傻傻的微笑,这一笑倒是把铜老头给愣住了,就半秒,铜老头回过神来,心头颤了颤,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先进去了,拿去给她擦药吧。”话音刚落,余音还在,人就不见了。

“跑的真tm的快,不是说医者父母心吗?怎么他不知道来上药呢?……”这她半开玩笑的说着,这句话都还没有说完,她的脑门儿就被不明物体“咣当”一声砸了一下。

荷曦抱着脑袋直喊哎哟,正准备把那几句粗话给骂出来:“ 你他妈的谁呀!别在背后装神弄鬼,有种就出来啊!给老娘滚出来啊!”一个字都还没有吐出来,空中的传音就出来了,“死丫头!在别人背后说人坏话是不对的,难道你爹娘没有教过你吗?还有,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这死丫头!”铜老头怕是动作太快,现在说这话都有点气喘吁吁的。

“你怎么又回来了?”荷曦满脸的厌烦,那抹厌烦当中还有一丝脸红,毕竟在别人背后说别人坏话被人揪着了,有些不好意思。

  ?。酷+C匠38网唯u一b正版,/K其v他都是、盗f版+@

“待会儿你给她擦完药记得进来一下,有事要商量。”说完了之后,又憨厚的笑了笑。

荷曦走到小夕所在的床沿边,就此弯腰坐下,把药挤在手板心,两只小手互相搓了搓,用手肘将盖在小夕身上的被子掀开,轻轻的把手心放在小夕受伤的口子上,轻轻的药涂在上面,轻的好像小夕是她的心肝宝贝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