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算了,我还是先回去再说吧。荷曦暗自停住了思考。

“咦?我睡了那么久吗?”荷曦离开小木屋的第一眼便是一片黑暗。草丛中的蛐蛐儿叫的正高兴呢。

“这古代又没有什么可以计时的东西,现在有个手表该有多好啊!唉,也不知道小夕现在怎么样了?”虽然小夕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很熟,但是毕竟也和她生活了半个多月,也伺候了她那样久,说没有感情那是骗人的。

“嘿——”荷曦单手一撑,飞过了她小院的高墙。

“啪——啪——”听着这声音,让人立马就想到一定是有人在粗粗的麻皮鞭子下跪着。

“嘶——小夕!!”刚刚才越过高墙的荷曦立刻想到了上午就和她走丢的小夕。

荷曦飞快的跑到被鞭子抽的婢女旁边,正如荷曦所料,被鞭子抽得面目全非,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肉,这让谁看着不愤怒呢?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荷曦的眼里满是怒火,因为她回过头来看到的第一眼,是小夕跪在一个全身粉红,上下充满风骚的女人面前。这叫荷曦怎能不愤怒呢?

一道微风吹过,荷曦已经到了那一身粉红色衣裙的女子面前。

“啪!!”这一声自然是那粉红色衣裙女人被荷曦打了一巴掌,五指印就在那涂的厚厚的胭脂水粉上印了下来。

荷曦进来时发现大小姐楚惜烟安排在她院子旁边的眼线,还包括楚王爷的手下。在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还是要一下表现一下,把自己弄得强悍一点,免得他们没事儿就来欺负他们主仆俩。

一个打的,一个被打的双双都装出惊讶的表情,那个被打的做出惊讶的表情,不奇怪,但是这个打人的……

还没能楚吸烟说什么,荷曦就先开口了:“你竟然敢拿你的脸来打我的手!你好大的胆子啊!”荷曦完全用看丫鬟的眼神看着楚惜烟。这表情,自然是装的。

楚惜烟被她这句话给愣住了,一时没有做出反应来。等回过神来,本想反驳几句,可是看到荷曦的眼神又阉了下去。紧接着,荷曦抓准了机会,又在她脸上画了一个巴掌印儿,“啪!”最近发现荷曦好喜欢对称的东西呀!~\(≧▽≦)/~

“你竟然还敢拿你的脸来打我的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你!”荷曦这个架势是准备……逼死人的干活啊!呸,不对,说错了,逼死猪的干活!

这时候楚惜烟大脑才清醒过来时,退了几步,脑袋的形状已经是猪头形了。楚惜烟本来就爱美,随身让丫鬟佩戴着镜子的,以备不时之需。看!这个不时之需来了,楚惜烟眼睛狠狠地瞪着荷曦, 一只手朝她贴身丫鬟的方向伸去,这是准备要镜子,那丫鬟秒懂,从包里取出镜子,双手捧上递上递给楚惜烟。

  酷i+匠网,"永C)久免/j费m看小i1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