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辰风离家第七天的时候,巩溪把哥哥七天不回家的事告诉了柳英,柳英派出了所有能用的柳家人开始大范围的寻找。

  三个月来……柳英派出柳家人与老妪和小女孩多次相遇都是远远地绕走,即使柳英自身也是如此,没敢上前问一句。

  柳英几乎三个月不眠不休的找着,即使有练气八层的修为,三个月下来也是面色憔悴,整个人都有崩溃的迹象。

  柳家议事大厅,“快去找,找不到就不用回来了。”柳英大声咆哮着。此时他头发凌乱,眼中血丝密布,面容萎靡。

  “大哥这三个月来你不眠不休的,这样下去,小辰还没有找到你倒是先倒下了。”柳平劝道。

  “是啊大哥,小辰一定会没事的,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柳俊几乎是哀求的说道。

  “二弟,三弟你们不要劝了,你们想想看有没有能用的人没有派出去。”柳英急切的说道。

  时间就这样过的匆匆,一转眼又是两个月过去了。这两个月来,柳家派出了所有能用的人手,搜过了柳辰风常去的大片地方,没有找到。除了石林里的痕迹,没有发现其尸体,摸着一寸寸土地找过去甚至没有找到过一片碎衣角。

  当雪花不合时宜的落下时,当往日被雨水和时间消磨的仅有的一点痕迹被无情的白雪盖住时,柳家派出的人终于无奈的折了回来。

  山里一处,这里的树木参天,最细的也足有俩人之抱,雪盖住了一切痕迹,白茫茫的一切,偶尔会有树枝在寒风里不堪重负的晃动几下,其上积雪掉了下来。这里是神兽山脉中部与外围的临界地,这里居住着大量相当于练气六层以上筑基初期以下的妖兽。

  一天以前,柳英来到这里。外面的地方大多都找过了,只能来这里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昨晚他在雪地里看见了烧过的火柴堆,留下的烤食物的用的木棍,分明就是自己教给儿子的独特劈削手法劈出来的,扒开积雪更是看到了儿子的脚印。这使柳英确定柳柳辰风还活着,这一点发现让柳英心里大感轻松。

  柳英对地上的脚印细看之下,确定除了儿子还有其他人,好像是一个女孩,这一点发现让柳英有点想骂娘,心里想着:“好你个小兔崽子,老子不眠不休的找了你五个月,你却……找到后,看我不打死你个不孝子。”

  酷n匠{}网(z首m发v

  “柳英只看见两双脚印,因为老妪自始至终没粘一下雪地。”

  付瑞岚今年十七岁,个子很小,看来像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一样,但看不出柔弱,文静素雅之气尽显。常年都在老祖身边修炼,至今已经练气七层,实力远超同龄人,是几派少有的天才人物。

  如此天才人物,也只是实力高而已,缺少实战经验。此刻身为练气七层,却要压低实力,从练气一层的妖兽开始一点点的对打杀戮。

  这是老妪定的修炼计划。老妪会为女孩找到一个个相应实力的练手妖兽,一处完毕后,往往会离开此地到很远的下一处,这也是柳英只见痕迹不见人的原因。

  几天后,柳英再一次看到了类似的火柴堆和脚印,不巧的是这一次俩个妖兽的窝点相聚只有接近二十里地。柳英小心的时刻警惕着周围的一切,循着痕迹开始找起来。

  “按理说到了老妪这个高度,不可能留下这种低级漏洞。让柳英有迹可循的原因出在,老妪只顾自己飞行,柳辰风和付瑞岚却要或多或少的在地上留下一些痕迹。”

  “至于老妪为什么没有把这些痕迹摸去,归根在于她更本没有认为这一块有能威胁自己的存在,所以下意识的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面。”

  “主要注意力还是放在付瑞岚的修炼上。”

  “这五个月来女孩的进步让老人很满意,尤其看着女孩渐渐生出一点细微的杀伐之气,更是让老人赞赏有加。至于柳辰风,老妪修炼之余会去翻看身上现有的典籍秘闻,有几次又进入了柳辰风的魂海探查,但都失望而归,其中除了又生出的一点记忆丝流外,什么都没有,到最进一个月来直接不管了,像是打定了什么主意。”

  一袭雪停,阳光照耀的雪地上金灿灿的,寒风掠过,雪粒飞扬。

  林间一块不小的空地上,一只练气六层的火狼兽正和付瑞岚厮杀着,边上七八只火狼兽警惕的看着场种的打斗……好像时刻想冲出去,可身体被什么东西禁锢了一样,动不了半分,只能看着同伴身上的伤痕加多,接着……毙命。每当这时候狼群中会有一直挣脱出来。

  柳辰风站在狼队对面,对此无动于衷,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

  老妪站在虚空中,像站在地上一样,拐杖横在身前,此刻正闭眼假寐。

  柳英循着痕迹一点点的找着来到来一里地外,听到打斗声就快速赶来,很快的来到了三十丈外,突然一声冰冷的声音传了过了。

  “在前一步……死。”一股远胜当下寒冷的冰冷气息,冲入心神,柳英当即就是一口鲜血洒在雪地上,不敢再进一步。

  稳定心神,拿出柳辰风的画像,低头说道:“晚辈有事相求,还请前辈看看可否见过画像之人。”

  “柳英没有看见伤他的人在何处,在他想来可以凭借一句话伤了她的人,要看到他手里的东西定然不难。”此刻只管低头等候结果。

  付瑞岚完成了战斗。老妪神识一扫,看到画上之人正是自己收为七奴的人,目光一闪,袖子一挥柳英身子不由自主的飞过来摔到空地上。

  “画上之人是谁?”老妪问道。

  老妪虽然用巧劲把柳英拉了过来,这一摔本身没事,可这一摔引起了先前的伤势,柳英又吐了一口血,抬头看清眼前之人时,顿时喜上眉梢连身上的伤都忘得一干二净,起来抱住柳辰风说道:“儿子,原来你在这儿啊,终于找到你了。”这一刻柳英沉浸在找到儿子的喜悦当中,完全忘记了老妪的存在。

  “柳辰风没有抵触眼前人的拥抱,可面上缺木纳的没有任何情绪流露,看起来好像完全搞不懂眼前的状况一般。”

  “柳英没有得到儿子的回应,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可看到儿子整一张木讷的脸,一张脸就阴沉了下来。”

  像护崽的老母鸡一样,把柳辰风护在身后,大声吼道:“你个老不死的,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老妪也没有回答,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瞬间明白了一切,随即,眼中兴奋之光一闪,说道:“这是你儿子。”说完没等柳英回答,一闪来到柳英面前,直接搜魂……此人竟有木神宗半神器木神刺护魂!惊讶之余,不得不放弃此次搜魂。不说破开木神刺要浪费很多灵力,不利于接下来的战斗,她身为木神宗长老自然不能伤害拥有木神刺的人。”

  “既然有木神刺就和巩素脱不了关系。十年前巩素回归,木神刺丢失,而且还破去了处子之身……难道那个男人就是眼前此人。”

  想到这里老妪的脸顿时就黑了,这父子两……不能在随意伤害了,可一颗造化丹的损失实在太大……老妪抓起付瑞岚腾空而去,不去管地上昏迷的柳英死活。

  老妪领着付瑞岚照常修炼。柳英醒来时,看见周围只剩下一堆火狼兽尸体,儿子早已不知去向,深深地自责涌上心头,苦思半响。

  “儿子好像丢失了记忆,应该没有生命威胁。”只能回去再想办法了,柳英这样安慰自己。

  “在这时,柳城上方有十几个修士连续不断的踩着飞剑而来。”

  山林某一处,老妪向柳城方向一望,低声一句:“探路的已经来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