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城。

  时间总是静悄悄的流走,天边的鱼肚白渐渐扩大,夜色也慢慢淡开。

  屋子里黑漆漆的,打坐吐纳了一宿的柳辰风从入定中醒来。叫醒妹妹,一起洗漱完毕后,柳辰风独自向父亲修炼密室走去。

  拉响书房暗格里通知父亲的响铃后,柳辰风就开始静静的等候,果然盏茶功夫,靠墙的书架移开,地上露出一个只容一人通过的圆形小洞,一道身影一闪而出。

  “孩儿给爹爹请安。”柳辰风躬身行礼。也不等回应,直接起身拉着老爹的手往椅子上拽,结果被自家老爹按到了椅子上。

  “哈哈……”看着儿子的孝顺,柳英笑的合不拢嘴。地上铺有兽皮拼成的地毯,柳英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满意的看着儿子。

  “爹你快到练气九层了?”柳辰风装作很随意的问道。

  “没有,家族里的灵石不多,不能用来修炼,平常修炼太慢。”说着柳英有点粗犷的脸上充满无奈。

  “只要有一百灵石的灵力刺激,我就能到第九层,在加上先祖留下的筑基丹,我三年内就能筑基成功。”大概是怕儿子担心,柳英好似无限憧憬的小声说道。

  柳辰风摸了摸老爹的额头,假装着出了一口长气,说道:“老爹,现在是白天……说着指了指刚亮起的窗子。”那意思是说您老人家晚上做梦想想就行了。

  “哈哈……”看见儿子不配合自己吹嘘两句,柳英打着哈哈……作罢了。

  在这同时柳英握住儿子的手,一股微不可查的气流在柳辰风身上转了一圈,微不可查的心里一颤,然后沉声问道:“儿子啊,这样值得吗?”

  “值得,只要实力变强一切都值得。”柳辰风回答的很坚定。

  “是爹对不起你啊,没有能力买到修复损伤经脉的丹药。”柳英说过后,屋子里安静一会儿。

  “没事的,爹。”

  “儿子,要不然你不要练了,你这样下去……不到三十岁就会残废的。”柳英万分自责的说道。

  “……”柳辰风只是看着自家老爹,没有说话。这样沉默的了好一会儿。

  “老爹,李家快动手了吧?”柳辰风突然问道。

  “快了,李德恒回来应该带不少灵石。王家,王葛应该也去了仙霞宗,王家也得到了灵石。这样会让他们俩家实力快速增长。儿子啊,说实话,四年前我就想动手了,可真要撕破脸皮,你和这个家该怎么办……为了筑基丹,王家与李家只要一家有进入第九层的人,就一定会动手,老爹也知道越拖越麻烦,可也没办法,只能拖了。”柳英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后,尽是一脸疲态。

  柳辰风没有多做停留,又说了几句就去了训练场。

  城里,三块训练场上,喊声交相辉映着,每个人都练得火热。街道上人群也开始熙熙攘攘的热闹起来。街道的地摊上摆满了兽皮,兽角之类的货物,一些远道而来的商户,一家一家的挑选着。

  城外大道,树荫里突然出现两个人,一老妪拉着一少女,像是祖孙二人。老妪拄着拐杖,走起来有点颤颤巍巍的,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可是速度却极快,一里地转瞬即过。路人只觉得百日见鬼的不停揉眼。

  祖孙二人转眼就到城门人数密集处,这才像平常老妪一样小步前行。

  进了城,祖孙二人在岔口停下,老妪温和的看了一眼少女说道:“岚儿,你去问问客栈在哪个方向。”

  “恩”少女应了一声后,向路边地摊卖兽皮的中年小贩问道:“大叔客栈在哪个方向?”

  小贩以为是客人上门了,堆出一脸笑容,在听到这句话后,笑容瞬间凝固,作势就要赶走这个打扰他做生意的小姑娘。

  “在这小贩看来,小姑娘虽衣衫华贵,想着身上的金币一定不在少数,但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这里人多也不能抢来。”

  就在这一瞬间,少女身后的老妪拐杖在地上一点,一股气势袭来,小贩顿时吓得面色发白,硬是把刚要出口的话憋了回去,也不管额头上生起的冷汗,战战兢兢的说道:“顺着这条街一直走,聚宝楼旁边就是。随即用手一指。”

  “谢谢你大叔!”少女笑着感谢道。看着小姑娘的笑脸,小贩倒是不好意思起来,又在不敢看身后老妪一眼,连忙笑着摇摆着双手说道:“没关系,没关系……”

  祖孙二人不再搭理小贩,俩人继续向前走。

  “老祖,那位大叔脸变得真快。”少女说道。

  老人没有立即回应,沉默良久后,用只有女孩才能听到的方式说道:“世人都为自己而活,要想让人屈服,要么以利诱之,要么就以绝对的武力压制,不然人人都想在你身上捞点好处,这些市井小贩是如此,大点的说修真者也是如此。”

  女孩似懂非懂听着,很用心的记了下来,一时间却忘记了答话。外人看来,一身粗布麻衣的老妪和衣衫靓丽的小姑娘,走在有些喧闹的街上,却有点特立独行。

  聚宝客栈里小二领着俩人开房时,老妪出手就是一颗下品灵石,小二吓得直接喊来掌柜林福,掌柜也是心里没底,只能忐忑不安的热情招待,最终祖孙俩住了下来。

  这天下午,柳辰风没有修炼也没有出去,他和妹妹在院子里看书,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晒太阳。

  翌日,柳辰风早早进山,在熟悉的石林里吃过早餐,把计划的计策有模有样的预演了几次,确定没有披露后,终于又一次鼓起勇气,去找三只犀象的晦气。

  柳辰风从多次探索出来的相对安全路线,向三只犀象常活动的地方一点点探过去,可不知为什么莫名的心慌,柳辰风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在树杈上静静坐了下来,休息调整一下。

  突然听见了树木的断裂声,断断续续的兵器劈砍犀象背甲声。柳辰风走的更加谨慎起来,而且不由的想起偶尔在山里看见的狩猎者的尸体。这些人不是被妖兽所伤,而是被路过的修士杀的,尸体上一道抹脖子的伤痕就是见证,一般猎人那有这样的本事。

  柳辰风摸到一颗很高的树上,看到了打斗情景,可这副情景几乎把柳辰风下吧惊得掉下来。

  “场中本该密集的树木被粉碎,枝干随意的斜躺着,只见衣着显眼的一个女孩拿着一把剑,像和小猫嬉戏一样随意的和两只成年犀象周旋着,随着时间推移犀象周身长长的红痕越来越多,小犀象早已奄奄一息的躺着了。

  ou更新!G最…快X上,l酷;匠{@网IL

  “这也……哎,这女孩看起来比我还小啊。”面对这幅场景,即使心志坚定的柳辰风也只能无奈的自嘲一叹了。

  “时间一长犀象的冲撞之力越来越强,女孩却有点力不从心。”柳辰风在确定除了小姑娘没有他人时,就决定找准机会出手。

  柳辰风一跃来到了靠近的树杈上。犀象又冲了过了,女孩身体一跃躲过,在犀象转头蓄力再撞之际。这时女孩,犀象,柳辰风处于一线。

  “柳辰风一跃而出,使出全力用匕首像犀象脖颈处刺去。”

  在柳辰风一跃的同时,一股强大的气势应用而生,柳辰风没有完成对犀象了的一刺,而是在半空中保持着一刺的动作横飞出去,在飞出的同时身上出现了一层不可见的光罩挡住了这股突生的气势,待柳辰风落地后,一股冰冷的杀意浑然而至的锁定柳辰风。

  “阁下这等修为,为何出手偷袭伤人。”老妪冰冷的声音传来。

  “这句话柳辰风听不到,他已经晕死过去。”老妪也是下意识出手,看见柳辰风倒飞出去,出于谨慎,老妪立即收起了要出的杀招。再加上神秘的光罩遮挡下全部,柳辰风只是被余力中不到万分之一的力量震了一下,就已经不省人事。

  柳辰风没想过英雄救美,只是想实行自己的计划而已,即使这样,在出手之前,柳辰风考虑到了一切,可这个一切都局限在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