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三月命途转(一)

  山林。

  赏心悦目,温人心肺的绿色在阳光里像流光溢彩的翡翠一般怡人心神。

  一个少年身影一掠而出,在树前坐下,斜倚在树干上。树干利剑一般的笔直向天延伸,被树冠掩去。

  午后的阳光恬静而自然。

  少年抬起一只手向阳光一抓,顺手望去,有些失神的望着那那金灿灿的光亮,这一刻也是尽情享受一番。

  短暂失神后,闭眼惬意的向后倚了倚。只见少年衣服沾满泥滋污垢,有轻微破损,手肘部有少量血迹。

  过了一会儿,本来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脸上的汗水风干后留下的汗渍却花了脸。

  此人正是进山五天的柳辰风,相比于四年前体型大了一圈,长发,面皮依旧白净,却看不出四年的消瘦之感,相反的圆润了很多,黑亮的眼睛很平静,好似半点不受此刻狼狈外表的影响。

  进山来一把必备匕首自是不用说,相比于以前,却多了一张硬弓,和三只精心打制的箭矢。

  柳辰风可以几天不回家,吃住都在山里。父亲常年闭关,妹妹交给二叔照顾,几天不回家也没事。

  王葛和李燕不知去了哪里,去问了几次也没有确切答案。庆幸的是一年前终于突破到了练气一层。让柳辰风奇怪的是,突破后右手虎口处出现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圆形印记,可奇怪归奇怪,几次观察无果,也就不再关注了。

  达到练气一层后,柳辰风特意的不去招惹厉害的妖兽,说了也是奇怪尽然没有出现过任何意外。以前三人出来时,总会有妖兽找麻烦,可自从一个人后就没有妖兽主动找麻烦了。这一点让柳辰风很奇怪,但也乐在其中,加上一张硬弓勉强的弥补了李燕与王葛的空档。虽然只有三只箭矢,几年下来也是有了几分火候。

  四年下来,变强不用说。可少了两人,一天能说的话却少了,有时候在山里几天都不说一句话。压抑时间长了,暴虐性子一起来,就找实力相当的甲厚肉肥的妖兽对打,如剑齿猛虎。

  一进入这种暴虐的状态,手中的匕首和硬弓都会丢掉,只凭拳脚去冲撞。第一年有几次差点就挂了。

  这两年来,只要进入这种状态都会加以控制,加入虎贲拳等拳法后,常常用拳头把妖兽脑袋打爆或全身都打的稀巴烂。不知不觉中,实力见长,杀气也越来越重。

  这几天柳辰风大多都在三只犀象领地附近晃悠。

  这三只犀象这几天也是倒了大霉,本来狩猎队都不敢轻易靠近这附近,一家三口安静的生活却被柳辰风打破。

  柳辰风过几个小时就去骚扰一回。搞得犀象好像耗尽了耐心。虽然已有了一定的灵智,可在的暴怒之下,也是只要一有个风吹草动就不管不顾的一家子蒙头撞过去。

  柳辰风为此做了很多设计,他试图让两头成年犀象与小犀象分开。当然,计划成功,可试了几次,小犀象的实力已经不足练手了。

  柳辰风试图让两头成年犀象分开。可让柳辰风头疼的是,不管怎么费尽心思,连两头成年犀象和小犀象都不分开了,更边说生死不离的两头成年犀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头犀象也是在最初的暴怒之后,渐渐的习惯了这种节奏。不管柳辰风怎么挑逗,犀象愣是在哪里不搭理你。

  酷Y匠1Y网!$首/发q

  今天上午柳辰风又去了一次,看着犀象懒洋洋的不搭理他,就走进了点,结果被追的漫山遍野的跑了一个多时辰,又差点没挂掉。

  最后终于狼狈的逃走,这才有前面的狼狈一幕。即使险而又险的逃过蜥象的追击,柳辰风一想起后面紧跟的那根破木烈石的犀利长角,也是不由的菊花一紧。

  回复体力后,用箭矢射下了一只路过的倒霉铁嘴红鸾,来到石林里大吃了一顿。想了想还是打算不去触三头犀象的霉头了,就准备回家。

  天色暗下来,柳城风冒着暮色向家里赶去,把特意留下的吃食送给林天笑一部分,林天笑倒是没有因为他的狼狈外表而多说什么。

  也不嫌柳辰风身上的泥滋污垢,很郑重其事的拍了拍柳辰风的肩膀,那表情分明在说:“恩,你小子好样的。”说着不忘绕着柳辰风转了几圈,期间没忍住松开柳辰风背上背硬弓的背囊看了一番,本来火热的眼睛看到袋子里只有几颗药草时,不免白眼一翻……对于这好不容易抓住的勒索机会,也只能作罢。最后只能一脸天经地义的之色的吃起柳辰风拿来的食物。

  没有理会林天笑对恒来之食好似天经地义的欠揍表情。此时,走在路上的柳城风却是一脸轻松。

  街道上行人不多,在俩侧店铺灯火的照耀下也不觉得黑。林天笑和掌柜两人站在门口看着消失在街角的柳辰风。

  “福叔,你说相比于他八年练气一层我是不是天才”林天笑突然向身后掌柜问道。

  “是”掌柜林福似有异色,转瞬笑着眯起眼,说的轻飘飘的。也没管林天笑投来的目光,说完又自顾自的点了点头。

  “我去修炼。”林天笑飞快向内屋而去。掌柜又是笑着点头,离开前向街角深深的看了一眼。

  柳辰风推开门,看见本来正在说着什么的巩溪和柳辰廷,向门口望来。

  “哥,你回来了。”巩溪和柳辰廷欢快跑到柳乘风面前同时说道。

  恩,小廷也在啊,说完柳辰风故意板下脸向巩溪问道:“溪溪,不是让你去二叔家住吗?”

  “我……我想……”巩溪低下头憋了半天,委屈的快哭了。

  “哥……你……还是快去洗洗吧,等会再说。”柳辰廷硬着头皮,救巩溪的场。柳辰风把剩下的吃食递给巩溪,解下背囊递给柳辰廷,就去了浴室。

  中间柳辰廷送了一次衣服。当柳乘风再次回到屋子时,巩溪和柳辰廷也吃完了,柳辰风给妹妹弟弟擦去油腻的嘴,小丫头咯咯直笑,接着拿来刚烧好的茶壶,倒了三杯舒胃草茶,三人一起喝起来。

  窗外夜色渐浓,窗内欢声笑语。柳辰风问着弟弟妹妹这几天的修炼情况,也谈笑似得说着这几天的经历……多少苦累总算还活着,此刻看着两人认真聆听的表情……只能心里感慨一句,还是说着轻松啊……

  月明星稀,月光让夜幕下的黑暗淡去几分。

  不知为什么,这段时间妖兽嘶吼声越加剧烈,有时候地面也会有轻微的震荡。可即使这样也没有几人去长时间关注,多是饭间说几句。

  人们不敢向神兽山脉深处探寻,面对深处传来的嘶吼声也不去深究,一切照旧的过着自己的日子。大概只有一些上了年纪又有经验老人才会终日惶惶不安,当然,大多也是自觉杞人忧天了。

  巩溪和柳辰廷已然睡去,柳城渐渐安静下来。柳辰风坐在屋顶上,面西看月,听着极具穿透性的嘶吼声、咆哮声却好像轰然不觉,只是偶尔向父亲那一直亮着屋子看几眼,大多都是看着月亮发呆。

  顺着目光远望,就这月色西南而去,不知距神兽山脉多少万里外……这里却是艳阳初升,青山绿水间,山上云雾轮罩,似有散去之势,露出山间金碧辉煌的楼阁一角,山涧溪水潺潺,规格不齐的阁院里更有芳香扑鼻,其间,有身着锦绣华服者穿梭,天空几只仙鹤飞舞……

  此刻有一老妪与一少女穿梭在云雾中下山而来,来到山门外,老妪像向小女孩打出一道护体光晕,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