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夜色散去,天幕的灰暗被天际光线冲淡。山林里万籁俱静,常青树树冠绿的有点发黑,落叶木枝干光秃秃的,树叶铺满地面,有些地方不知高度的杂草簇拥着一领一领的,其中又强硬的被开出一条条杂乱的小路。林里树木参天,当下却有一块块裸露的山地。在天际俯瞰时,不免有冬日的死寂,但也不缺生机,有些进山收网的猎人已经走在路上。

  柳城像怀抱里的婴儿一样,给予四面环山的呵护。一条河贯穿中轴,东西蔓延,有两岸的岩壁收口,只有一条不窄的向外之路。

  柳城布局接近圆形,外有高度超过六七丈的厚实城墙。街道杂乱,却有一圆三分的架势,城内生活着接近两万人。

  此刻,街道上稀稀落落的几个人,不急不慢的来去。一些做生意的小贩,忙活着。其中有热腾腾的包子摊,大锅里冒腾地特制肉汤,杂粮稀食……小贩们,不经意间,都向城门方向一看一看的,像是等待着谁。

  城门早已大开,站在城上土楼远眺,几团像是连夜赶路的车队羊肠而来,这些人行色匆匆,不时大量一下天空。

  果然,不一会儿,雪花瓣瓣飘落下来,且似有渐渐地加大之势。一下儿,地上就铺开一层雪白。

  宽敞的巷弄里,一扇门开,一小男孩走出。男孩穿衣略显陈旧却不失素雅大方,头上一顶兽皮帽遮去半张脸。

  走下台阶,走过门前两尊守门石兽,冒着大雪径直走出巷弄。洁净的小巷,只留下一串脚印。

  小摊上已经坐了不少人,小贩热情的招待着,大概是下雪的缘故,行人走的有点急。进城车队的人,已经从店铺往车上装货了,只是看这情形,是要在这里耽搁半天了。

  这小男孩也不搭理这些,他慢通通的静静走过,周围的人有意无意的都要去看上一眼。

  小男孩,在一处略显豪华的三层楼前停了下来,抬头看着牌匾上的“聚宝楼”三字一眼,向前掀开门帘,大步走了进去。

  室内温度适宜,柜台上,一个面皮白净的胖子打着盹,像是一夜没有休息,苦苦等着换班的样子。

  砰砰砰——突来的响声,让胖子向后一个踉跄,随即向后门方向一看,没有人,僵直的身子明显一松,再看向门口还是没有人,骂骂咧咧的嘀咕一句,装模作样的准备再小眯一会儿,就看见伸上柜台作势又敲的一只小手。

  f更新.l最^快上。酷匠网{

  胖子略显吃力探出高出柜台脑袋,看清来人,笑脸一扬,刚要开口,就听见一声清脆声音:“好你个胖子,大清早的就开始偷懒了,小心我告诉你家掌柜让他扣你工钱。”

  胖子本想说句热络的客套话来着,对上这情形真是没法搭上话了,只能轻哼一声,作罢。随即,胖子面色一转,像是才反应过一般,右手摇晃的指着,有点义愤填膺的说道:“亏我给你少了那么多金币,你小子居然忘恩负义的想去告发我。”说着瞪圆了小眼睛,一副想要在气势上把对方压住的凶猛。

  大概,小眼睛瞪的太大的缘故,才一下儿,胖子就败下阵来,很不情愿的转过头又哼了一声,明知故问道:“一大早的来这儿干什么?”

  “要五株丹参草,林大柜台。”小男孩不觉得白眼一翻,耐着性子回答。

  一声林大柜台,胖子林天笑,变脸似得立马又笑逐颜开,转身去取丹参草的同时,不忘调侃的说道:“你小子,这次钱带够了没?”

  胖子,话是这样说,可是,丹参草取出包好,很不在意的丢给柳辰风后,说道:“半块次品灵石或者一百二十金币。”次品灵石是低阶修炼者用过的灵力淡薄无法再吸收的灵石。

  男孩也是干脆,丢给胖子一个袋子,就脚底抹油立马开溜了。可还没有到门口,身后就传来咆哮声:“怎么才九十六金币啊,柳辰风把丹参草还来一株。”

  这买丹参草的男孩正是柳辰风,闻言,他跑得更快了。胖子也是冲到门口很配合的吼道:“柳辰风你给我站住……站住……”

  柳辰风跑的更快了,转眼已经消失在街道尽头。

  “胖子林天笑站在门口,单手遮眉做出极力远望的姿势,好似雪下得太大而遮挡了视线,看的极为吃力。”不知什么时候,明面上是掌柜的老头,站到了其身后,说道:“少爷,这小子真不简单。”

  “是啊,练气一层都不到,却有炼气二层的速度,真是怪胎。”林天笑有点唏嘘的说道。随即不由得想起四年前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这副情景,一个小孩进门来拉着他的裤腿说道:“掌柜的,我要买五株丹参草。”当时被贬到这穷山僻壤而来的他,正一肚子气,转过身就要大声呵斥,可转过身来四眼一对,不知怎么的一肚子气就憋住了。

  柳辰风飞快的转过街角,停下来长舒了一口气,仰头看天,任凭雪花打到脸上。一时间呆在当场,看着凌乱飘落的雪花,阵阵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才缓过神来,继续向前走去,只是一声苦笑却传得很远,很远……

  天空,大概是雪太大的缘故,灰蒙蒙的隐去了天幕……鹅毛一般的飘雪,更大了。

  ………………

  雪是第二天傍晚才停的,街道上没有扫过的积雪,一脚下去就能没掉半条腿。

  这给进山打猎的人带来极大的困难,三家为期两月的狩猎活动也不得不提前结束。

  李家。家主李德荣与二弟李德恒并排坐着,偶尔会拿起茶杯喝一口,一副陶醉的样子。下手站着三个狩猎大队长,禀报着俩月来的狩猎成果,明显的已到了尾声。

  “把地毒蛛的毒收集好后送来给我,火狼的内核也都送来。剩余的按规矩处理。”李德荣从容的吩咐着。

  王家密室里也是如此,家主王洛很认真的听着狩猎队长的禀报的狩猎情况……

  柳家密室里会议已经结束,柳英和二弟柳平、三弟柳俊说着什么。

  “大哥,李德恒因该是练气七层,我和老三联手也不是对手。”柳平说道。

  “……”柳英沉默。

  “……”柳俊也是沉默。

  ……

  时间就这样像河水一样,轻轻地流淌着,四年一瞬而过,一切如旧的不留痕迹。柳城人都过着自己的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辗转沉浮,也仿佛昨日一般,一切照旧。

  柳辰风在努力,无日无夜的努力,伤痛,血和泪,不知流了多少……可他不能停……不能停。

  偶尔会进山改善一下伙食。第一年间,王葛和李燕去的次数逐渐少了。往后王葛与李燕仿佛突然消失一般没了消息,进山就只有一个人了。

  这样,柳辰风又养成了一个习惯,大多时候,都会把野味留下来一份儿,顺便买上一壶廉价清酒,给胖子林天笑送去。

  柳英在闭关……李德荣在闭关……王洛也在闭关,他们都在争分夺秒,争夺着争霸柳城的机会。

  这四年很安静,就像暴风雨来临前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