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城三家柳辰风拼命的训练后,出现的伤痛要靠药物来恢复。对此,柳辰风只用一些便宜的灵草,不然还真负担不起。平常,除去在父亲那里得到的一些,柳辰风常用到的,又能买起的,是一种便宜又实惠的灵草——丹参草。

  丹参草黄阶低级灵草,有活血化瘀,促进血脉流通,活化筋骨,止血生肉的功效,是炼制增灵丹的主味药草。

  此刻,柳辰风拿着一根铁杵,对着口径相当的长筒铁杯,一下一下的上下动着。大概是草药太少的缘故,铁块撞击的哐当声音,似要震破耳膜。

  以是黄昏时间,窗外暗了下来,点起一盏灯。一双小手把铁杵上的药泥,尽数放在纱布上敷在脚背上绑好。然后把铁杯对准灯光,从其内把药泥一点点取出,慢慢的把膝盖,肘部,拳头等受伤的地方依次敷上药泥。

  敷到肘部的时候,门外传来两声敲门声后,门缝里探进来两颗小脑袋,看见柳辰风正在忙,一小孩率先走进来,身后跟着比之高出半头的小孩。两人各提着一个方形盒子,纷纷两手过肩有点吃力的放在桌子上。

  这率先进来的是小女孩巩溪,柳辰风只知道她是由一个中年人带着来到柳家,托给父亲抚养的。后面进来的是小男孩柳辰廷,二叔家的弟弟。

  “哥哥吃饭。”女孩嫩声说道。

  “恩……溪溪你和小廷先坐会儿,我处理好这些再吃。”柳辰风指着受伤处,笑着说道。受伤处的血迹早已洗净,隐约看见药泥,被缠绕的纱布隐去。

  两个人没有规矩的坐着等,而是绕过火炉,走近来看着柳辰风一圈一圈缠着纱布。似早就习以为常一样,没有觉得哥哥手脚缠满纱布有什么奇怪,也没有觉得满屋子药味儿难闻。

  处理完毕,柳辰风拿出盒子里的饭食,吃起来。巩溪和柳辰廷俩翘着小腿,围坐在火炉前。

  柳辰风吃得很慢,随意问道:“小廷,你虎贲拳练得怎么样了,看你都快到练气一层了。”

  “练到第七招了。”柳辰廷回答道,见柳辰风不说话,柳辰廷继续说道:“前面几招还好,这几天都在练第七招,总是练不好。”说道这儿小脸似有涨红。

  虎贲拳,练气入门功法,一共九式。一招一式的引动周身气机,感受身体内出现的气感,只要调动这种力量汇聚道丹田不全散去,便算进入了练气一层。

  “三叔没有指点你吗?你打一次第七招我看看。”柳辰风说道。

  只看见柳辰廷双手成爪,猛地向前一仆,双手猛烈向里侧呈撕裂之势张开,随即站稳。

  柳辰风一看就抓住了要点,点评道:“动作达标,但气机的运转不对。前扑的时候,双臂只是顺势而为。由脚发力,引气上灌到手,扑倒对手,这是蓄力的过程。撕裂之势,才是第一次用气发力。”

  “你练的时候,一扑一撕都是都是两次用气发力了。”“记住要练好这一招重在向前一扑,只有能把身体当做武器一样撞向敌人,才有练好这一招的前提。而这个过程讲究的那就是‘快’和发招的突然性。”

  “听明白了吗?”柳辰风看着弟弟笑着问道。

  柳辰廷也不说话,当即就又来一记。

  “引气发力还是不对。”柳辰风点评道。看着弟弟又要来一记。柳辰风连忙言语阻止,说道:“小廷,你记住我刚才说的话,明天再练。天黑了,你早点回去,不然二叔又要找来了。”

  柳辰廷有点不情愿的停了下来,脆声说道:“那我回去了,明天一定早点来。”说完向女孩招了招手,开门走了。柳辰风看着关上的门,不由的小声嘀咕:“这人比人……哎。”

  女孩一直笑眯眯的,双眼弯成了月牙。烤着盆火,静静的看着。看那模样,好像指点柳辰廷的人好像是她一样。

  同样像男孩招了招手后,看向纱布满身有点滑稽的柳辰风,说道:“哥,我要听故事……我要听故事……”柳辰风还在吃饭,无奈,只能一边吃一边讲起了故事。

  ……

  窗外墨色降临,窗前的灯时明时暗,一闪一闪。柳辰风一下一下娴熟的拍着妹妹的被子,讲着故事。

  “哥……你疼吗?”女孩流着眼泪说道。

  “疼,很疼,可哥需要力量,足以保护你,保护这个家的力量,为此再疼也要承受。”柳辰风笑着,说的很真实……继续讲故事。

  柳城有三家,除了柳家外,其它两家分别是王家与李家。三家这些年暗地里争斗的很激烈,可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的,柳辰风下午闲暇时常到王家与李家去。

  这一天,柳辰风悄悄从柳家后门溜出,去了王家叫了王家家主王洛的小儿子王葛,又去了李家叫了李家家主的小女儿李燕,一起出了城……

  斜阳已悄然跳过中线西斜,几片白云点缀。

  山林一处,三个小孩,追着一只全身火红的兔子。处在前面的是俩个小男孩,后面一个小女孩一手拿着一只兔子,有些吃力的跟随着,虽然吃力,但也不忘为前面俩人加油打气道:“小辰,小葛快追……快追啊……”

  乱石嶙峋的河道。河流由西向东流,只有七八米宽,两岸绵延处却有接近百米的乱石林。身在其中,会被一块块浅灰色石头遮蔽视线。如果听力足够好的话,总有潺潺的流水声传入耳际。

  河水很清澈,清可见底;水流不急,一些不小的水潭里,闲鱼慢游,加上山林传出的鸟鸣兽吼,若有闲来垂钓者,也自是乐在其中。

  似恍然间,河水中出现了一道红色长线,拉的老常。

  向上寻去。一处,河中的血色早已流走,岸边却有一大摊血迹,内脏赫然其中,还有几张刚褪下的毛皮。

  举目四望,河对岸逆风而上一里外,冒起一股青烟……近处看,只见三个少年围着一堆火,烤着各自手中的食物,期间不忘加点调料,说着什么。

  这三人正是出城的柳辰风三人。

  “小辰,你快到练气一层了?”小男孩王葛问道。

  “没有。”柳辰风回道。

  “小辰,没事的,好好努力一定能行的。”小女孩李燕安慰说道。

  ……

  “小葛你看着点,烤焦就不好吃了……”小女孩李燕道。

  小男孩王葛道:“你的都烤焦了……还说我……哈哈。”

  李燕一看,顿时“啊”一声大叫。

  柳辰风也笑起来。

  /更X新U'最快&‘上酷Xx匠4网

  ……

  柳城三家——柳家、李家、王家。这三家看似以柳家为首。近年来随着李家李德恒的回归。王家王冠十四岁炼气三层,后又拜入仙霞宗。这两家实力大增,此消彼长,柳家领头之名渐名不副实。

  但是,三个小家伙可不管这些。三个家族再怎么暗里斗,至少这十多年面上都平安无事。三个年龄相仿的人,从小玩到现在。六岁以后,柳辰风资质下等,父亲常年闭关,母亲不知所踪,又要承担家族压力,自是没有得到什么宠爱。王葛和李燕资质中上,又有家里哥哥承担压力,是家里的宝贝,可以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柳辰风很在乎这两个玩伴,虽然实力越差越大。人家俩个都快到练气二层了,自己还不到练气一层。家里暗地里说自己是废物的人渐渐加多,可柳辰风不以为然。

  虽然还不到练气一层,但身体已有微弱气感,虎贲拳也练至圆满,论实战能力柳辰风不觉的比两个伙伴差。

  李燕和王葛俩个受到家里宠爱加身,虽然天赋较好,但也没有体会到实力带来的地位差距。自不会因为柳辰风实力弱就加以轻视。只知道一起玩的很开心就是了。

  而柳辰风自觉没有受到轻视,也是全心全意的对待两个玩伴。“只是他不知道不知这份伙伴之情,在现实中的脆弱。”

  短暂而有趣的野餐之后,三人又悄悄的回了城,各自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