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这名叫做王萱萱的女人是个调动气氛的好手,她的一颦一笑,都将会让得场下的价格一阵疾飙,而每当此时,这女人还会对着提价之处送去妩媚的微笑,顿时,本来因为赔了夫人又折兵,而情绪低落的壮汉,利马精神抖擞。

  场内的气氛,在这妩媚女人的掩嘴轻笑间,始终保持着**。

  “呵呵,各位,刚刚出售《葵花宝典》的先生对拍卖价格很满意,所以决定在出售一部与《葵花宝典》齐名的玄阶中品功法,我想大家一定会感兴趣的。”拍卖完手中的物品,王萱萱忽然笑吟吟的道,玉手一挥,一名侍从赶忙端了一个玉盘,盘中有着一个玉简。

  “功法名为《辟邪剑谱》,传说《辟邪剑谱》是令狐大帝的恩师,岳不群的主修功法。”性感的的红唇微微开启,吐出的酥腻娇声,充满了诱惑。一位年轻气旺的小伙子位隐在黑暗中,双眼炽热的望着台上的王萱萱,双手在那双红润的樱桃小嘴微微起合间,不断在身下耸动着…

  “玄阶中品功法?萱萱小姐,你刚刚说和《辟邪剑谱》是和《葵花宝典》齐名,却不知黄阶顶级功法和玄阶中品功法如何齐名”虽然王萱萱的确美丽动人,不过场中也不都是精虫上脑家伙,强大的基数下也却乏冷静之人,沉默一会之后,便有人发问。

  “《葵花宝典》虽然是黄阶顶级,但是那是因为功法内有部分丢失,以至于功法降阶。而《辟邪剑谱》则是完整功法,并且是家父亲王江亲自鉴定。”王萱萱轻笑道。

  听着由王长老亲自鉴定,场内的声音顿时小了许多,谁都知道,王长老虽然性格不怎么样。但是鉴定的功力和对职业的忠诚,绝对是方圆几条河流中数一数二的。

  “呵呵,《辟邪剑谱》的底价是1000w。不过萱萱在多一句嘴,《辟邪剑谱》可是玄阶中品功法。好的功法可以铸造一个家族,还可以造福子孙。如果不是因为拍卖行工作人员不能参加拍卖会,萱萱自己都想买下来了。请各位起价吧!”王萱萱含笑道,目光在场中扫了一圈,最后停在了会场上方的包房身上,她心中清楚,包房内的大人物,才是竞争的主要人物。

  最新、章Y节…s上e酷'%匠,R网

  一号内的龙云,看见疯狂竞争的人群。目光转向房间内的刘管事,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内心吐槽道“还造福子孙!我看是让人人家断子绝孙还差不多。”

  “1亿!”从五号传出一声咆哮,打断了再内心吐槽的龙云。龙云望五号包房的目光充满了崇拜!龙云以为之前哪位花100万断子绝孙的壮汉,已经是古今第一人了。没想到五号包房的这位 居然愿意花一个亿,给全家老少一起断子绝孙。果然是人外有人,贱外有贱啊!

  “五包房出价一亿,可还有人加价?”望着平静的场中,王萱萱的眼神略带失望。

  “既然无人加价,那么《辟邪剑谱》,便由五号包房内的先生所拥有了!”见到没有人应声,王萱萱也好无奈的把手中的小锤,在桌上轻轻一敲,便是定下了买主。

  “呵呵,下面,就有请本次拍卖会的,第三件拍卖品登场!啪啪!”王萱萱轻轻地拍拍手笑着说。

  待女在次端上一只白玉盘,上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十只玉瓶。王萱萱将玉瓶摆放在拍卖台上说“各位,我们拍卖行,昨天接到一位新的物品,相信所有拥有龙族血统的同胞,一定会感很感兴趣。”

  “这是种血液。当然这不是普通的血液,经过家父鉴定。这种血液相当于三品丹药,同时拥有加速进化龙族血统的功效”纤手小心的拿起白玉小瓶,王萱萱的妩媚声音,让得拍卖会微微一静,片刻后,吵杂声顿时响了起来,这个神魔世界上除了功法,最受人追捧的东西,便是炼药师所炼制的各种丹药和各种能让自己血脉进化的宝物了。这种血液却是二者合一,还有不让人疯狂的道理吗!

  龙云悠闲的靠在沙发之上品尝着红酒,望着场内热络的气氛,心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次自己的血液,应该可以为自己带来不小的收获。

  “呵呵,血液初步价格在50W,请各位起价吧!”王萱萱含笑道。

  “60!”王萱萱的话刚落,便是有人喊出了价格。

  “70!”加价的声音,紧跟其后。

  ……

  场内的价格不断的翻腾,只是片刻时间,便已到了580W的高度。

  包房内的大人物都没有喊价,全部在等待着那些小虾米的哄闹结束。

  争抢再次持续了片刻,声音终于是弱了下来,与此同时,四号包内一位满面红光的老大爷,他虽然满头银发,胡子斑白,却显得精神抖擞。他微闭的双眼张开,知道是时候出手了,苍老的声音说道:“1000万!”

  喊价一落,会场中的声音便是安静了下来,一些人望着四号包房,只得沮丧的坐了回去,他们可没实力和那些大家族相争。

  “嘿嘿,星光河老东西!别人怕你,我云金刚可不怕你”六号包房的一名中年汉子,转头皮笑肉不笑的道。

  “金牛河的小家伙,你家大人在这里要恭恭敬敬叫我一声风王!如果这里不是拍卖行,老头子今天就让你去阎王爷那里的便当。”老者明显与这中年汉子不对路,直接冷笑道。

  “那也要你有那个本事才行,说不定你哪天就嗝屁了!”心头诅咒了一声,云金刚开口喊道:“三千万!”

  “三千五百万!”

  ……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在场内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两人竟然如同恶狗抢食一般,将价格抬到了四千万的阶位。

  “五千万!”一直没有声音的五号包房,忽然出声。

  大厅噶然一静,所有目光都豁然转移到了五号包房身上,就连那四号把房子老人和五号包房的云金刚,也是被他这一口突如其来的高价给震了震。

  “嘿嘿,看来这东西们慕容家族事在必得。”云金刚笑道。

  五号包房内的一位青年闭上眼睛,淡淡的道:“你想要,出价抢就是,我绝对不会再跟。”

  四号包间的老人和五号包间的云金钢嘴角同时抽了抽,似乎是在思考着青年此话的真假,片刻后,他摇了摇头,此次他们的目的是那件东西,而不是这神奇的血液,现在胡乱花费资金,无疑是个不智的决定。

  望着平静如湖水般的会场,王萱萱嘴角微微上扬,笑道 “五号包房的先生出价五千万,可还有人加价?”

  “既然无人加价,那么这件宝物就归五号包房了!”见到没有人应声,王萱萱也是见好就收,手中的小锤,在桌上轻轻一敲,便是定下了买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