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尊敬的龙先生!你好,拍卖会即将开始,刘主管让我来领你去会场。”一名男性服务员站在客房外的毕恭毕说。

  “好!你等一下,我马上出来。”客房里传出虚弱的声音就像大病初愈似的。

  “咔嚓!”客房门打开,龙云全身像木乃伊是的长缠着白色绷带,手撑着拐杖慢慢的走出来。

  服务员望着龙云的打扮,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跑道云端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病监护病房去了。服务员跑上去准备辅助龙云,并疑惑的问“龙先生你这是怎么了,需要我帮你拨打120吗?”

  龙云拜拜手,表示不用说“只是从床上摔下来而已,不用麻烦120。”

  \酷匠yu网:正版●首0发、D

  服务生停在半空中手,就像见鬼了一样,瞬间缩了回去心想“哎呀!差点终身完蛋,居然可以做到从床上摔下来 ,都能摔成三级残废地步。莫非他就传说中,碰瓷最强体质玻~璃~骨。”服务生拉开了与龙云的距离,就连脸上露出的职业微笑都有点将僵硬。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龙先生,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请你跟我走。”路上服务生都刻意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生怕碰到龙云。

  龙云跟着服务生来到地下一层。圆形的会场,能够容纳三四万人,居然达到了做无虚席的地步。而且每个人异常的激动,手上还拿着一个牌子,上面写在各式各样的标语如“宣宣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宣宣我的女神,我永远支持你”等等符合追星族的全部条件。给人的感觉是这里不像是拍卖会,反而更像是演唱会。

  龙云跟着服务生进了一个豪华的包间,包间内部装修的金碧辉煌。天花板上镶嵌着一颗巨大的夜明珠要是在地球绝对是无价之宝。四面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名画,地上是铺的是,用魔兽皮毛做成的地毯。地毯上摆着三张真皮沙发,中间摆着一个玻璃桌,桌面上放着七八盘新鲜的水果拼盘,拼盘上方,是一个透明的大屏幕,有点像三d投影设备。小梦梦他们早就已经在包间内等候着自己。

  严军看着包的跟木乃伊一样的龙云,迈着自己的条小腿跑过来,挥动自己的拳头,小脸鼓鼓的说“大舅哥你怎么了,不是有人欺负你,跟我说我帮你揍他!”双眼还时不时的看着小梦梦好像在说公主,你看见我英勇的表现了吗?

  龙云微微一笑,摸摸严军的小脑袋说“没事只是从床上摔下来,摔的!”

  房间内的其他人,冷汗直流,心里咆哮着“从床上摔下来,能摔成这样,鬼信啊!”不过真的有人信了,就是那个服务生,他现在正在和拍卖会的她工作人员,吹嘘自己是多么的聪明,多么的英明神武。还有自己过人的反应才逃过那么危险一难。

  “大家不要这酱紫了,我都一把年纪了,你们还叫人家宣宣。人家会害羞的!”王长老站在舞台上左手拿着麦克风,脸上带着红晕,透过大屏幕右手做出梅花指,像娘娘腔一样扭扭捏捏的说。

  包房内的龙云,菊花一紧。看着台下的观众和台上的王长老,脑子里想到一个标语“一群壮汉和一个老头不得不说的故事。”那美丽的画面请各位自己想像。

  同时隔壁包房内,一位紫发男孩。那是一个极美的男孩,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上身纯白的衬衣微微有些湿,薄薄的汗透过衬衣渗出来,将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的玲珑剔透。紫发男子。长长的紫发披在雪白颈后,简直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一个男孩能长成这样,也是天下少有。

  但是现在男孩像一只发狂的狮子双眼通红,冒着愤怒的火光,手中提着大宝剑散发着杀气说“徐伯不要拦着我,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也要杀了这个玷污我萱萱姐的老混蛋。”

  穿燕尾服的老管家徐伯,紧紧的抱着男孩,脸上露出苦笑和无奈说“少爷你不能杀他!”

  男孩挣脱束缚转过身来,小脸的鼓鼓的,把手中的大宝剑指向老人说“给我个解释,否则就让你先他一步见阎王爷。”

  “唉!”徐伯重重的叹口气沉默了一会,然后从上衣的口袋中,拿出一张照片说“据小人掌握的消息,台上的那位老者,是萱萱小姐的父亲。”

  “纳泥!”看着相片男孩的眼睛差点没瞪出来“咔嚓、咔嚓!”男孩机械式的扭过头来看着台上的王长老,吞了口口水。

  相比包房内的男孩,台下的观众就冷静多了。他们随身带着一个跨篮,里面装着臭鸡蛋烂菜叶。整齐划一的拿起臭鸡蛋烂菜叶,就像运动员投标枪似的,投向台上的王长老。王长老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个盾牌挡在自己面前。但是还是有一些臭鸡蛋烂菜叶,突破防御挂在王长老的身上。从这充足的准备,整齐的动作。龙云可以判断出,王长老绝对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噗嗤!哈哈哈……”看着王长老狼狈的样子,刘管事感觉心里倍爽,忍不住笑出来了。可是他的笑容,还没有持续不了多久,就笑不起来了。

  “咔嚓、咔嚓、咔嚓!”严军拿着手机,给狂笑不止的刘管事来个三连拍。然后跑到小梦梦面前,露出开心的笑容说“我的公主,我跟你说。这几张照片又可以找王爷爷换好多好吃得,想吃什么我全部给你买哦!”

  旁边刘管事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欲哭无泪!想先把眼前这个小家伙揍一顿,但是又不敢下手,只能郁闷的想“我说呢!怎么每次拍完会,结束之后。王长老都会想方设法的揍自己一顿。原来罪魁祸首在这里。”房间中其他人望着面露笑容的熊孩子,浑身打了个冷颤。看向刘管事的目光,充满的可怜。阿门!愿上帝保佑你,可怜的娃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心已经碎说:

工作太忙了,都快累成狗了。脑袋现在都是嗡嗡的,写的东西也是乱七八糟的,等那一天休息一定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