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军拍一拍自己的小胸脯,豪气冲天的说“大舅哥,你放心在云端城里有我罩着你。”

  龙云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心里却想我好歹也是清水河龙王,虽然是一没钱、二没权、三没实力、四没人的四无龙王。但是也没沦落到,让你一个小屁孩儿罩着的地步。

  严军看着几个人疑惑的问“大舅哥你们来云端城,干什么啊。”

  这一次龙云真的有点惊到了,他从来没有说自己是从其他地方过来的。自己的几个手下估计也没有说出去。“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是从外地过来的?”

  “整个云端城,没有不认识我的,不认识的基本就是外地来的。”严军摆出一副我老大天老二的表情。

  龙云无视了他的表情,自顾自的说起“我们这次是来云端城,主要是去三界拍卖行办点事情要做的,你知不知道,三界拍卖行在哪里啊!”

  严军牵着正在吃糖葫芦的小梦梦,对龙云“那个地方我可熟了,只要你们跟着我来就行了。”

  严军在前面带路龙云他们在后面紧跟着,不一会来到一栋建筑物面前上面挂了一个牌匾写着[三界拍卖行]。拍卖行附近没有其他的建筑,而且也不像其它的建筑那样,建的高高大大的。只有三四层,占地面积却是挺大的,足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门口没有守卫,而是摆着一雄一雌两个石狮子,威武雄狮宽大浑圆犀利吼声狂吼鬃毛尾巴,狮子是很威武的,尤其是雄狮,它的头宽大而浑圆,炯炯有神的眼睛射出犀利而威严的光芒。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真的是两只狮子在那里站着。

  三界拍卖行大门,不停的有人进进出出显得十分的热闹。而这些人的表情也各不一样。有的高兴,有的低落甚至有的哭丧的脸,更有的直接破口大骂。不过破口大骂的后果,就被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狠狠地丢了出去!

  龙云他们走进三界拍卖行的第一层大殿,里面人潮涌动,像打折的商场,此时仿若就连空气也无穿插在这拥挤的人群中,只能被排挤出来到更高的天空.。大殿中散落着上百个台摊位,每个摊位都有一至两名,身穿黑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龙云正想要去,找一个工作人员咨询一下。就见一个身穿金色绸缎,腰上带着银色令牌,长着山羊胡子,一脸惊慌的管事,跑了过来。

  他跑到严君面前,重重的吐了口气,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无奈的说“我的小祖宗哎,你可算回来了,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为了找你,我差点没把整个云端城给翻过来。你要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跟老爷交代啊。”

  严军撇了撇小嘴,有点不高兴的说“你怕什么怕,我又不是三四岁的小孩了。”

  管家连忙说“是是是,你已经不是三四岁的小孩了你现在是四五岁的小孩儿。”

  “噗嗤”一个刚刚经过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是看到严君铁青小脸。又给憋了回去,脸都憋红了,而大厅的其他人,也是基本和这个工作人员的情况差不多。

  此时的管事的话,让龙云内心掀起了惊涛巨浪。为了找他,仅仅一个上午就差点没把云端城给掀翻,那么他在三界拍卖行到底是什么地位。恐怕最次要也是高层长老的直系亲人。

  严军小脸气的鼓鼓的“哼,算了我小人不记大人过。”然后指着龙云说“这位是我大舅哥,他要来这里办点事,你要给我帮他办好了,要不要不然我要去我老爸那里告你的状。嘿嘿嘿”严军小脸挂上了阴险的笑容。

  说完后他看也不看管事一眼,弯下腰来做了一个如同地球上西方贵族的贵族礼,他亲吻了一下小梦梦有右手。脸上扬起了微笑说“我美丽的公主,你最最英勇的骑士要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好吃的,还有很多好玩的玩具,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小梦梦听到后两眼散发着金光。回头扫了龙云一眼。龙云以为小梦梦是要征求他的同意,心里甚是安慰。正准备同意,却发现小梦梦直接把头转了回去,无视了他。龙云的一颗玻璃心,瞬间变成了玻璃渣。

  ;d最新,_章节@)上…酷匠e{网$^

  小梦梦脸上有点小严肃的说“你不要骗小梦梦哦。否则小梦梦会很生气。”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威胁的说“后果会很严重。”

  严君将左手举起“我严军向上天起誓一生一世绝对不会骗小梦梦。否则天打五雷轰,轰死刘义守。”发誓之后,他拉着小梦梦的右手。朝大厅深处跑去,不一会就在大厅中消失了。

  此时管事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是的,那个酸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内心吐槽“怎么回事,刚刚出去一个上午,怎么就带回来一个大舅哥,这是神马情况。”

  不过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管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警惕的看着龙云,然后弯身行礼。龙云看到后也立即弯腰弯下腰向管事回了一礼。

  管事的脸上挂起了职业的微笑,眼中的警惕丝亳减“在下是小少爷的贴身管事,同时也是清水河分行的管理者刘义守。”

  “噗嗤”刘义守‘留一手’好奇葩的,还有刚刚那个熊孩子发的誓,想着想着龙云忍不笑了出来,但是他马上捂上了嘴巴。

  刘管事见多了,也没有怪罪龙云继续说的“不知阁下,是何人来三界拍卖行有何贵干。”

  龙云挺直了腰板,心里想着输人不输气。咱不蒸馒头争口气“在下是清水河新任龙王,龙云。这一次来到贵行主要是想出售一点东西,好滋补家用。还望贵行,不要将吾等至之门外。”

  刘管事哈哈大笑的“哪里哪里阁下客气了,毕竟所有的顾客都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想我三界拍卖行大门坐北朝南,只要是有生意上门我三界拍卖行自然不会拒之门外。不知阁下说要出售的是什么东西。”

  “啪”龙云打了个响指,龟丞相马上从身后的规则里面拿出一个大玉瓶。龟丞相马上就要要把玉瓶上的盖子给掀开,却被刘管事连忙阻止。指着大玉瓶,看着龙云他们说“这东西的价值,还要请鉴定师来鉴定。不是我一个小小的管事可以决定的,还请各位跟我一起来。”

  龙云跟着他直上二楼,二楼上只有几十人比一楼显然要冷清得多,摊位比一楼至少少了三分之二。他没有理会二楼的人,直接带着龙云上了三楼。

  三楼比二楼还要人冷清,三楼上面不到十人也只有两三个摊位,几个人围着摊位,看着上面的东西看着,脸上流露出的犹豫。好像是想买,但是又下定不了决心。

  刘管事带着龙云他们,来到三楼深处的一个房间。房间里面装修风格独树一帜,既奢华却不庸俗,古典中透漏张扬.雅致却不失高贵。充分体现了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这一段话的含义。

  房间有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他身穿白色雪云袍,衣服的胸口有四道铜纹。关键是他躺在座椅上,可以听到轻微的呼噜声,嘴角还流着口水,时不时的还会说上一两句梦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心已经碎说:

写的另外一部小说招聘女主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