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丫头,我能是什么人呀,我就是我是你安晓冉的大哥,不管我是龙是蛇都是你大哥,这是毋庸置疑的。”摸着安晓冉的头,真害怕这个纯洁的丫头胡思乱想。

  “可是,你打了那个泽少,听说他家里很有实力的,你快走吧,不然一会又要来人了。”小丫头还是很为安晓斌担心,虽然不知道安晓斌到底什么身份。

  “放心吧,哥不会跑的,谁来了哥都不怕,谁敢欺负我妹妹我就要他拿命来偿,我们回家吧,在医院很不舒服而且叔叔看起来也没什么大碍,贾伟还要麻烦你把我们送回去。”安晓斌给了安晓冉一个放心的眼神表示一切有我。

  “能给安少服务是我莫大的荣幸呀。”贾伟知道安晓斌这么说就代表对自己今天的表现非常满意,看来自己今天冒着触犯纪律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二伯,还没睡吗?”坐在贾伟开的军车上,安晓斌拨通了自己二伯也就是华夏国数一数二的大官了,今天这个事必须和二伯说一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道理安晓斌还是懂得。自己如果走了,廖泽的家庭找不到自己就算找到自己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可是却可以对安晓军的家撒气,自己绝对不想看到这结果,而且看廖泽的样子他的家庭肯定有很多问题可以查出来,自己要做的就是连根拔起。

  “你小子怎么想起来给二伯打电话了。是不是又惹祸了想让二伯给你擦屁股呀,说吧有什么事。”安建设已经五十多岁了,和安建国很像,只不过因为工作的原因总是一脸严肃,同事和下属都叫他安黑脸,按理说他应该最讨厌纨绔的安晓斌,其实不然他对安晓斌可好太多了,以前安晓斌犯什么事每次都是他给擦屁股,或许安晓斌是安家的独苗吧,所有人都很溺爱他也很看重他,才导致了他现在纨绔的模样。

  “二伯合着我在你眼里那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混球呀,难不成非有什么事情才能给二伯打电话吗?我想二伯都不行吗?”安晓斌的记忆里二伯是个对自己挺不错的人,所以难免开个玩笑。

  最…J新fW章Sv节上)b酷匠a网`

  “你这个小兔崽子,我可不相信你有时间来想二伯,说吧什么事你不说我可挂了呀。”安晓斌什么德行,安建设怎么可能不一清二楚,给自己打电话多半是惹事了,而且还不是小事。

  “二伯真的没什么事,要说有的话还真是有一件事情麻烦二伯。”安晓斌就把廖泽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当然肯定会撤去自己为什么来西安的这部分,为什么会碰到廖泽这部分。

  “岂有此理,这国家还是人民的国家,这当还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党,他川陕省难道不是国家的领土吗?他川陕省的领导一个个都是吃闲饭的吗?这件事你不用管我来处理,这样的家伙都能当上领导看来我要好好问问他们的领导是怎么选拔人才的。晓斌你这次做的不错,刚好解决了二伯一个大忙,没事赶紧回来吧,等回来后二伯请你吃大餐。”听完安晓斌的陈述,安建设先是大发雷霆,不过立刻心情十分舒畅,自己刚好和自己的政敌关于川陕省未来的领导产生分歧互不相让没想到安晓斌就给自己送来了这样的好消息,看来注定自己这次又要压政敌一头了。

  “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挂掉安晓斌的电话,安建设竟然哼起了自己最爱的京剧,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自己刚好一筹莫展这个小兔崽子就送给自己这么大的礼物,看来这个家伙回来得好好给他说道说道,这个年龄该懂事了,应该让他走上仕途了。

  “安少,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武威看到安晓斌挂掉电话才开始说话,这辆车内只有开车的贾伟,武威安晓斌安晓冉还有何燕五人,至于安父莫玲珑的父亲都在后面的车上。当然本来开车这种事情肯定不需要贾伟来做,不过为了在安晓斌面前留下好印象,为了接近安晓斌贾伟还是很愿意的。听到武威说有事要说贾伟就直起了身子,他知道这件事情跟自己有莫大的关系,关系着自己的未来。

  “有话就说,哪来那么多拘束呀。”安晓斌从贾伟刚才身体坐直的动作上看出了一二。

  “是这样的,贾伟因为一点琐事得罪了尹横,就是尹家的老二被赶到这穷乡僻壤来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争风吃醋而已,还请安少出面能让贾伟回到帝都,毕竟这个家伙还是有很多用处的。”虽然这件事对于安晓斌来说不值一提可是武威说起来还是小心翼翼。

  “回帝都,干什么当纨绔吗?”武威和贾伟满是期待想不到却得到了安晓斌这样的答复。

  “不是,安少你可能不知道贾伟其实是一个很有抱负的人,只不过他的哥哥们太优秀,他也想证明给自己的家族看他一点也不差,就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场争风吃醋的戏,结果剧情没有按照他想的那样发展,被发配到这里来了。”武威赶紧替贾伟解释。

  “既然是自己导演的就该承受各种意想不到的后果,再说了难道在这里就没有出路吗?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安晓斌仿佛没有听到武威的解释。

  “可是安少……”

  “武威,不要解释了,我觉得安少说的对,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虽然我在这里所做的家族看不见可是我相信总有一天家族会为我骄傲的,你放心看好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刮目相看的,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做到。”武威还想解释什么,贾伟立刻制止了,安少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没必要再去多说什么了。

  “怎么,这样就放弃了,看来你想回帝都的心情不怎么强烈吗?回帝都干什么当纨绔,然后想方设法当家主,那么接着呢?你有什么打算?就一直为了家族老死吗?”安晓斌继续自己的问题。

  武威贾伟什么都没说,光安晓斌这些话就能让自己好好深思深思,对呀当上家主能怎么样,一辈子为了家族委曲求全看尽大家族的脸色这样真的好吗?他们以前只知道当上家主还真的没有真真切切的考虑过这些。

  王磊话音刚落,贾伟一脚踢飞了他,王磊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泽少派来的人竟然还打自己,而且这一脚丝毫不比何燕刚才那一脚差。

  “兄弟,为什么呀,我们都是自己人呀。”王磊还一个劲的询问贾伟,虽然都是泽少的人不过看样子人家的地位身份比自己高出了太多太多。

  “安少,您没事吧?”贾伟赶紧走到安晓斌身边,习惯性的敬了个礼。

  “还没事,老子差点被他们打死,我说你速度要不要这么慢呀。”安晓斌还没说话,捂着肚子的武威开口了。

  “兄弟们帮我照顾照顾这些家伙,敢得罪我朋友不要客气。”武威话都这么说了,贾伟当然要给足他面子,立刻吩咐手下的士兵动手。

  片刻后医院里传出了杀猪般的声音,别说医院就连路上的人都可以听得见,当兵的最讨厌的就是混混,碍于纪律还有任务没有多少时间去收拾混混,这下给了他们充足的理由,不出手重一点怎么对得起他们整天的训练。

  “啪。”一声枪响所有人立刻停止了动作,朝着门口看去,一个一身白衣的年轻人还有一个公安制服的中年人出现在了门口,刚才那声枪响就是中年人放的。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竟敢如此放肆,随意殴打群众,你们这是在犯法知道吗?我要去向你们的上级投诉你们。”刚一来就直接给了贾伟一个大帽子。

  “泽少,你要替我们做主呀。”王磊现在已经站不起来了,爬到了白衣男子的身边,抱住他的腿委屈的带着哭腔请求着。

  “真是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害得我还要亲自出马。”白衣男子一脚踢开了王磊,可怜的王磊今天这顿伤估计没个三五个月是不会好了的。

  “兄弟你们是哪里人,我是廖泽,托大家厚爱叫我泽少。不知道我这些狗奴才哪里得罪了你,如果你还没有出够气的话尽管收拾他们我毫无怨言。如果已经觉得差不多的话我们何不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多结交点朋友总归没错。”廖泽多多少少可以感觉到这几个人不简单,应该都是有点身份地位的人,不然也不可能调动部队呀,自己已经低三下四了,他们这个地位无非就是面子最重要,自己已经给足了对方台阶,相信对方也一定会给自己面子的。

  “什么玩意,就你这东西也敢称之为少,真是让人笑掉大牙,贾伟这个家伙就是幕后黑手,就是他要伤害安少,你知道怎么做了吧。”看见安晓斌的眼色,武威知道这个小人肯定是自己来担当。

  贾伟也不是傻子,这才是真正表现的时候,打一些混混算什么本事,要对付就是对付现在这条大鱼,虽然贾伟不过是三流家族的,可那也是在帝都就算放到川陕省那也是大家族,何况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县,你再厉害充其量也不过就是县老大的儿子,自己别说打他就是杀了他也不怕,直接走到廖泽的面前毫无征兆的伸出手在廖泽的脸上狂扇。

  “就你还泽少,竟然想害安少,真的是活腻味了。”贾伟这一招真的是有点损了,他知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廖泽比杀了廖泽让廖泽还难受,有些事不是说只要杀了你就可以,一个简简单单的打脸也可能让对方生不如死。

  廖泽也懵了,这么大以来还没有人打过自己,从来都是自己欺负别人,想往后躲却发现有士兵挡着自己,完全没办法躲避贾伟的巴掌,心里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心里暗暗发誓,这件事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住手,你在干什么,知道你打的人是谁吗?再不住手我就开枪了。”和廖泽一起来的胖男人是县公安局局长庞勇,看到贾伟掌掴廖泽,立刻掏出枪对准贾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