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这么贵,大哥这个手机你还是收回去吧,我不要了。”安晓冉知道价格不菲可也没想到竟然值五千之多,要知道自己爸爸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三千左右还要省吃俭用还要冒着日晒雨淋,这手机可以说值他们家两个月的收入了。

  “我说过了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来的例子,所以如果你真的不想要扔了什么的我都无所谓,反正你是手机的主人。”这手机对前世的安晓斌来说或许算得上奢侈品,可是对现在的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小冉妹妹你收下吧,这个家伙别的什么没有就是钱多,对于别人都那么慷慨,更何况你还是他认下的妹妹这点东西你不用在意的。”何燕也挺喜欢安晓冉这个姑娘的。

  “可是……”安晓冉看了看安晓军又看了看安晓斌,很是犹豫。

  “可是什么可是,你还拿不拿我当大哥,如果你拿我当大哥这手机你就收下,否则的话我可是很生气了。”安晓斌对付安晓冉这种小丫头片子简直都不用思考。

  “算了吧,既然大哥都这么说了你就收下吧。”安晓军也看得出安晓斌这些人根本不在乎这点钱,再多说的话恐怕还会显得他们做作。

  “既然你都管我叫大哥了,这见面礼可不能少,这样吧我没带礼物我带你们去市里大吃一顿为了纪念我们成为兄弟姐妹,到时候我会给你和弟妹一人准备一份礼物的,省得你说我这个大哥不一碗水端平,我还要给妈和叔叔买礼物。小冉给叔叔打电话,你们都不许拒绝,否则就是拿我当外人。”一想到还没给安晓军莫玲珑礼物还有自己前世父母,安晓斌准备带他们去市里大吃一顿顺便商量一起带他们去帝都好好照顾他们的事项。

  “大哥,不用去市里了,多花钱呀,咱妈的手艺那可是五星大酒店大厨的水平,等会我们去买菜咱们好好吃一顿。”听安晓斌说又要花钱,安晓冉赶紧制止了,要是传出去还以为他们家欺负别人,乱花别人钱。

  “咱妈的手艺我肯定知道,不过今天是个好日子,咱妈每天那么累也是时间休息休息了,听我的一起去,弟妹也要去不去的话就是拿我安晓斌当外人,赶紧给叔叔打电话我们去接他顺便去吃饭。”安晓斌的语气丝毫不容商量,今天对他来说可是个好日子呀。

  正当安晓冉拿起手机准备打给爸爸时,一道身影从大家垢面窜了出来,到了大家眼前的时候已经直不起腰大口的喘气着。

  “九哥,怎么呢?”来人五十多岁,正是这个村子的村长,排行老九,所以被叫九哥。

  “晓军妈不好了,晓军爸被打了。”村长终于恢复了一点体力。

  “怎么回事?怎么被打了?”安母不是很相信,自己的丈夫老实巴交根本不可能去和别人打架,有时候甚至宁愿吃点亏也不得罪别人,怎么可能被打呢?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听县医院的人说好像是集体讨工资,开发商不给,他们就闹事,然后被那些流氓給打了,你们快去医院看看吧,我去通知其他家属,对了玲珑你在这我就给你说一声,赶紧回去告诉你妈也去看看吧,你爸也被打了。”村长说完又跑了出去,他还有好几家等着通知呢,村里一起打工的有好几个,他这个村长通知完以后还要赶往医院呢。

  “这怎么可能呀,当家的。”安母听到这个消息立马感到一阵头晕直接昏了过去,要不是何燕身手矫捷扶住了她,说不定直接摔在了地上。

  “妈,妈你怎么呢?”安晓冉安晓斌安晓军紧紧围住了安母,生怕她出什么事情,这边刚得到自己父亲不好的消息要是母亲再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活呀。

  “她没事,只是晕过去了而已,等醒来就没多大的事情了。”何燕作为一个特种兵医术不敢说精通,至少这点还是懂的。

  “小冉你留在家里照顾妈,我和晓军去医院,放心吧有大哥在绝对不会让叔叔有事的,玲珑别告诉你妈了,省得她也和妈一样,我们会把叔叔带回来的放心吧,晓军我们走吧。”安晓斌现在的心情很愤怒,竟然惹到自己头上来了,看来自己重生的第一弹要爆发了。

  “大哥,让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我看看我爸,不然的话我不放心。”这是莫玲珑进门以来说的第一句话,不过态度相当坚决,安晓斌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只有点头示意可以。

  “大哥,我也要去看看爸。”安晓冉带着哭腔拽着安晓斌的衣服,看着哭成泪人的安晓冉安晓斌心里更是心如刀绞,竟然让自己的妹妹这么伤心这群人真该死。

  “小冉乖,听大哥的好好照顾妈,你放心大哥答应你一定会把叔叔带回来的,你都走了谁来照顾妈,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子家一会万一有冲突受伤了怎么办?哥会愧疚一生的。”扶着安晓冉的肩膀,安晓斌给她讲明利害。

  “不,大哥我必须去,我不能在这里煎熬着,留在家里我只会胡思乱想不但担心爸爸更会担心你们,妈我让七婶照顾,不会有事的,求你一定带我去,大哥我求你了。”安晓冉一个劲的拽着安晓斌的衣服不松手。

  “让她去吧不会有事的。”何燕的一句话让安晓斌本来想态度坚决拒绝的话没有说出口。

  “好了好了,别再哭了,再哭就真的不漂亮了,我带你去行了吧,我的小姑奶奶。”还真是架不住安晓冉的眼泪,安晓斌无可奈何的选择同意。

  安晓冉立刻随手擦干眼泪跑了出去,不一会带着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安晓斌认识她,她就是母亲最好的朋友,和母亲一起长大上学都嫁到了这个村子,小时候还天天让自己给她当孩子。

  “七婶拜托你照顾我妈。”安晓斌的话让七婶仔细的看了看他,虽然不是很明白可是现在还真的不是时候问这些问题。

  “你们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你们去了一定要小心呀,听说现在外面那些开发商坏的很,去了之后哪怕不要工钱了一定要带你们爸爸回来,钱没了可以再挣。”七婶叮嘱几个人小心一点。

  “放心吧七婶,我们知道怎么做,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安晓斌向七婶承诺,带着大家离开了家。刚才还平静热闹的村子现在已经哭声一片了,看来村长给这个村子带来的消息确实足够坏,没有时间再理会安晓斌他们直接在村口等来了一辆面包车直接赶往县医院。

  大概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县人民医院,不是很大甚至比不上帝都最差的医院,在前台问明了父亲的病房,几个人就朝着病房走去,等到了外科的时候远远就看到拥挤的人群和女人们的哭声。

  X~酷匠网*5永\。久";免费V看;n小a说

  费力的穿过人群来到了父亲的病房,一股子的消毒水味道再加上不大的病房有十几个病床,几乎每个病床前都有一群人围着,一路寻找过去安晓斌可以看到躺在床上的人几乎都是脑袋绑着纱带,可见那群人出手多狠。

  “爸。”莫玲珑第一个看到了自己的爸爸立刻扑了上去,相对于别的病人他受的伤一点也不重。

  “爸,你没事吧。”莫玲珑父亲的临床就是安家兄妹的父亲,看起来受伤也不怎么严重,和前世的父亲一模一样,不过多了一点沧桑看起来老了一点,不过想想也是两个孩子的负担肯定重一些。

  “我没事,你们怎么来了?你妈呢,千万别让你妈知道,不然她又会瞎操心了,小冉别哭爸没事,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安父慈祥的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示意她不用担心。

  “你们这群混蛋还想要工资还想闹事,怎么一个个躺在医院里想要讹人吗?告诉你们乖乖给老子出院,按时间完成工程,我们家泽少心情好的话可能会给你们工钱,否则的话你们就不是躺在这里这么简单那就是躺在坟地里了,到时候你们死了没关系你们的家人你们想过没有。”正在每床病人叙家常的时候,从病房外走来几十个发型各异的混混,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钢管棒球棒之类的东西,为首的光着膀子,身上纹满了龙蛇鼠蚁之类的纹身,嘴里叼着烟嚣张的望着病房里的所有人,医院的医生护士保安此刻也都没了踪迹,仿佛认识这些混混一般。

  “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打了人不说还来威胁,我告诉你这还是华夏国的天下,是我们党的天下,你就不相信你们可以为所欲为,你们这些天杀的家伙迟早会遭报应的。”一个病人的亲属看起来应该是个村干部的中年人指着这群混混大骂。

  “你太天真了吧,那我倒要看看是你先受到惩罚还是我先遭天谴,兄弟们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天,谁是天。”带头红毛手一挥,三四个混混直接冲上来对着中年人就是一顿刀枪棍棒,何燕准备出手被安晓斌拉住,摇摇头表示别着急,转头看了看武威,武威立刻明白了怎么做,退到了病房的最里面掏出手机准备打给西安的地方大官,转念一想立即找到了一个电话按了出去。

  “我说武家大混蛋,你没事给我打什么电话呀,有那点时间还不去伺候你主子,还不好好讨好讨好你主人,是不是听到我被发配边疆想要祝贺我呀,告诉你我再差也比你这个狗腿子强。”一个一身军装富家子弟气息很浓的青年人接起电话,还没等武威说话就一顿劈头盖脸的谩骂。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吃炸药了,怎么这么火爆的脾气呀,你真的以为哥哥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吗?不知道你在这穷乡僻壤过的舒服吗?”听到对方骂自己中气十足表明还是过的相当不错呀。

  “好,当然好了,好的不要不要的,你想嘲笑我没门我告诉你我现在天高皇帝远,想怎么飞就怎么飞,好不惬意呀,比起帝都低三下四看人眼色的生活这里不知道好多少倍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