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安晓斌和何燕离开家,安建业绷着的脸终于露出了笑容而且是哈哈大笑。

  “怎么了有什么可笑的。”彭涛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什么发笑。

  “斌儿抱我了,你看见没有,斌儿刚才抱我了,多少年了,他第一次主动抱我。”安建业的话让彭涛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真的跟一个小孩一样。

  “你可以回去了,我知道你不情愿没必要为难自己。”走出房子安晓斌转头看着何燕。

  “我说过这是我的任务,飞龙队没有接受了任务而没有完成的队员,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即使我再讨厌你我也要完成我的任务。”何燕面无表情的看着纨绔安晓斌,丝毫不介意得罪他。

  “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对了你会开车吗?”安晓斌一脸的无所谓,别说何燕看不起他,就是他自己都看不起以前的自己。

  “没有我们不会的,钥匙给我。”作为特种兵别说开车,飞机都能开。

  “车库里银色世爵。”把钥匙扔给何燕,看着何燕不情不愿的去取车,安晓斌也是一阵好笑,这是对自己有多大的怨气呀,不理会这些掏出手机,看到手机上有狗腿子的备注直接打了过去。

  “安少,您有什么吩咐呀。”武威睡的正香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本来还准备骂娘,可是一看手机号码立刻温顺起来。

  “给我准备两张去川陕省西安市的飞机票,我正在赶往机场,买三张吧,你也一起去。”本来安晓斌打算买两张,可是一想自己和何燕这个对自己有敌意的女人一起,那么一路上还有多无聊呀,至少在他的记忆里武威对自己绝对忠诚。

  “是,安少,我这就去准备,我们机场见。”等到安晓斌挂掉电话武威激动的都跳了起来,这可是安晓斌第一次出去带自己,看来自己距离飞黄腾达的日子不远了,赶紧先定了三张头等舱的机票,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完毕奔赴机场。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0073怎么感觉这么别扭,一听还以为病号或者监狱囚犯呢,是不是你的名字不好听呀所以才对外说自己叫0073。”去往机场的路上,安晓斌没话找话跟何燕聊天。

  “何燕。”何燕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

  “何燕,名字挺不错的,我以后就叫你燕子了,你没什么意见吧?”安晓斌自作主张的给了何燕一个亲密的称呼。

  何燕忍住怒火没有爆发,燕子是你叫的吗?只有自己最亲近的人才可以叫。

  终于到了机场,远远就看到穿着一身黄色西装跟大黄鸭一样的武威站在进站口,看到他们立马跑了过来。

  “安少好。”武威也发现了何燕,不过却没有贸然打招呼,谁知道何燕是安晓斌的什么人呀,万一自己要是说错的话岂不是被安少拉入黑名单了吗?不过还别说这个女人虽然不怎么漂亮可是却有一股阳刚英气,气质上自己还第一次看见。

  “这位是武威,这位是何燕,她可是华夏神秘的特种兵,对她尊重点。”安晓斌给武威和何燕做了相互介绍。

  “原来是何军官呀,你好你好,我对华夏军人那可是万分敬仰呀,特别是你们这种兵王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以后你要有什么事尽管说我武威能办到的绝对不说一个不字,就是不知道何军官能不能给我签个名。”武威从小也有一颗报效祖国的心,而且没能成为军人也是他一直以来最大的遗憾。

  从武威手里抽过机票,看了看时间直接进了候机室,安晓斌给了武威一个很无奈的眼神也跟了进去。

  “安少我们这次去西安市干什么呀,虽然说那里是古都也没有什么可以游玩的,比起其他地方的旅游景点西安真的没有半点的优势。”飞机上武威还是忍不住询问安晓斌此次出行的目的。

  “我们这次不是去玩,去那里有点私事,等从西安回来你想去哪玩就去,我报销就行了。”安晓斌记忆里武威对自己一直忠心耿耿任劳任怨,自己重生或许以后还有许多地方能用上他。

  “安少说笑了,还有什么地方能比呆在安少身边生活更精彩呀。”武威也看得出来安晓斌那几句话出自真心,真怀疑安晓斌怎么突然之间变化如此之大。

  飞机落到川陕省国际机场,令武威和何燕没有想到的是,安晓斌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并没有来往国际大都市西安而是让司机去一个他们听都没有听过的小县城。

  这出租车又是开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到了安晓斌的目的地武功县武功镇松林村,这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别人听都没有听过的村庄,看起来挺平坦的,远远能看到有几十户人家,地里的玉米起码一人多高等着丰收季节的来临。

  “安少,我们来这里干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难不成我们在这里玩农家乐,这里貌似也没有农家乐呀。”武威越来越想不通安晓斌的想法,这个地方能有什么好玩的,更不可能有安晓斌的亲戚朋友,安少的亲戚朋友非富即贵。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宝贝或者这里住着可以测未来的算命大师或者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中医高手吗?

  安晓斌只是对着两个人笑了笑就走进了村子,农村人确实挺安逸的,这个时间没有庄家可收也没有多少农活,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村子里只剩下老人和小孩。小孩子三五成堆的玩着游戏,老人也是一群一群打着麻将,妇女们也是围在一起一边做着手里的工线活一边聊家长里短好不热闹。

  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虽然自己家里不是村子里最好的,可是他们一家生活的相当安逸幸福,安晓斌这会心里非常矛盾,想推开这扇门也不想推开这扇门,他怕推开的话如果看到他前世的父母怎么办?更害怕推开以后是完全陌生的面孔。

  “安少,你没事吧?”看到安晓斌的表情变化武威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能确定的是这一家肯定和安少有渊源,不然的话安少怎么可能会这样。

  “我没事。”长舒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凡事都要去面对,自己既然来了肯定要看看自己前世的父母。

  就在安晓斌准备敲门的那一刻,门从里面打开了,走出了一个身高一米七,鹅蛋脸大眼睛扎着马尾的姑娘,一身衣服很朴素也很干净,看样子这件短袖应该有些历史了,不过更是衬托出了女孩的清纯,看起来十八九岁,那清澈的眼神是安晓斌前世今生都没有看到过的,没有一点杂质,安晓斌甚至被这双眼睛吸引住了。

  “你们找谁?”女孩声音很清脆,不过还是有一股川陕的口音,不过在安晓斌听来却倍外亲切。

  难道自己走错了,前世的记忆里就是这个村子也没有这个女孩呀,可是看看那些老人妇女却都是熟悉的面孔,难道自己的重生导致自己整个家庭都不存在了吗?

  “小冉谁呀?”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走了出来,一副农家装扮,当安晓斌看见的时候差点忍不住叫了声妈出来,这不就是自己前世的母亲吗?

  “你们几个找谁呀?”妇女看着三个陌生人一点也没有防备之心,首先农村人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再者现在这个点外面那么多人谁还能在这个点做坏事呀,坏人也不是傻子。

  “阿姨,我们几个是从帝都来这里游玩迷路了,想在你家里借宿一宿你看行不行呀,村里人都说你家有空房。”安晓斌差点叫出妈,脑子一转想了一个这么让人哭笑不得的理由。

  最9新W章节◎D上酷^匠A网、+

  这倒让武威和何燕更加惊讶了,什么叫迷路了,我们现在就能走回去,别说叫车来就是叫飞机都能来,两人一句话也没说静静看着安晓斌粗糙的演技。

  “这样呀,那你们进来吧,我们家里还有点地方,我给你们收拾收拾。”不是说妇女大意,而是听说他们几个是帝都来的,刚好自己的儿子要去帝都上大学,还有一些注意事项正好问问这些人。

  家里一点都没变,摸着这些熟悉的建筑往事一件一件涌上心头,角落的那根棍子不知在安晓斌身上打过多少次想不到现在还没坏,院里的梯子还是和以前一样缺了一截,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你们坐,我给你们称点饭,刚做好的搅团鱼鱼,你们肯定没吃过,你们城里人可喜欢吃这些东西了。”妇女显得特别热情,直接从厨房端出来三碗饭,看着这熟悉的饭安晓斌差点流出眼泪,这是自己以前最爱吃的也是自己母亲做的最好吃的,每次自己心情不好母亲都会做搅团,每一次吃完这个东西再也不会不开心了。

  “这个家里也没有多余的筷子你们就将就着吃吧,放心我们全家人都很健康的。”妇女小心翼翼的递了三双筷子,也听过电视里看过城里人很注重卫生。

  “阿姨没事,我们没那么多讲究。”安晓斌直接接过筷子吃了起来,真香和前世真的是一个味道。

  “安少。”武威还准备提醒安晓斌卫生,看到安晓斌都开吃了,也不情不愿的吃了起来。

  倒是何燕本身就是农村的没那么多讲究,不过却对安晓斌的态度发生了细微的变化,看来他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么飞扬跋扈不尽人意。

  “小伙子,阿姨问你一个事,我儿子要去帝都上大学了就想知道一下关于帝都的事情,那里消费怎么样,是不是和我们这里差不了多少呀,一个月得多少钱呀。”妇女还是止不住出声询问,虽然村里人都说帝都消费高什么的可是这里有帝都人应该更清楚吧。

  “帝都的消费也就那样,吃饭和咱们这边没什么差别就是住宿什么的贵一点,毕竟那里的房子都是寸土寸金。”安晓斌很认真的回答了自己前世母亲的问题。

  “大哥哥,帝都真的有书上说的那么美吗?”安晓冉眨着眼睛问安晓斌。

  “当然美了,甚至比书上说的还要美丽,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去帝都旅游呀,等你去了那里你就会真真正正爱上那个城市的。”跟安晓冉说话让安晓斌感觉到一阵舒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