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你们特么的治疗不怎么样,下死亡通知倒是挺有一手的,这件事还有别人知道吗?”刘鹏现在想杀人的心都有了,特别是那几个混混,要不是今天他们的外力促使的话,老三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诊断。

  “你们是第一个知道的,我就想问问您,要不要告诉家属。”

  “先不用说,老三家里就他一个孩子,父母老实巴交,要是让他们知道的话恐怕这个家就完了,还有不要告诉病房里那个女的,莹莹。”刘鹏还准备多说什么就听见手机掉在地上的声音,转头一看一脸悲伤的柳莹莹就站在门口,怎么回事呀,她不是应该在病房里陪安晓斌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没事,医生真的没有余地了吗?”柳莹莹发现自己说话已经有了颤音。

  “对不起,我们也无能为力,要是今天不受伤的话恐怕多活个几十年都没问题,可是……”医生不知道就是因为他的一个解释让多少人丢了性命家破人亡。

  “莹莹,你别吓我,你要保重,不要让老三知道呀。”看着走路失魂落魄的柳莹莹,刘鹏赶紧上前搀扶,真害怕她一下子倒下去。

  “王叔叔吗?我要今天那几个混混不得好死,我要孙家李家都陪葬。”柳莹莹颤抖的拨出去了王海的电话,打完电话直接蹲在墙角,把脸蒙在腿间哭出声来,看的贺鑫刘鹏也是一阵难受。

  哭了一会柳莹莹收拾一番给人看不出任何变化,准备朝病房走去,毕竟安晓斌一个人在病房她不放心。贺鑫刘鹏害怕柳莹莹承受不了压力,赶忙追了上去。

  “放心吧我没事,你们记着这件事情能瞒多久是多久,刘鹏你去给我买一对钻戒,我要让晓斌向我求婚,最后一段路程我要以妻子的名义陪他走完。”柳莹莹回过头吩咐两个人该做什么。

  “莹莹,虽然我知道老三是我兄弟,可是他都快死了,你嫁给了他对你来说很不公平呀。”刘鹏出声劝谏。

  “这个不用你管,他活着我是他的妻子,他死了我还是他的妻子为他守寡终生我感觉值,不用多说什么了。”柳莹莹干脆利落的谢绝了刘鹏的好意,拍了拍脸让脸上露出笑容才走进了病房。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我现在是佩服羡慕老三呀,能让一代天之骄女为他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他到底怎么做到的,我们怎么就碰不到一个愿意这么为我们的女子呢?难道我们人品有问题吗?”看着柳莹莹的身影,刘鹏陷入了沉思。

  “谁知道呢?爱情原来还能如此刻骨铭心,我突然感觉我们的爱情好肤浅,为她能够孤独终老,可是莹莹却可以为了三哥守寡终生,他们的爱是爱到了骨子里,我们的爱只不过是表层的,不堪一击。或许我们也会遇到愿意和我们共度一生的女子,只不过当我们死去的时候他们还能不能为我们守寡终身就难说了,真是一段感人肺腑的爱情,比梁祝还感人。二哥问你个事。”贺鑫眼眶都湿润了,为了纪念自己的青春也为了这份感动。

  “问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相信爱情吗?”

  “废话当然相信了。”

  “可是你看世界上忠贞不渝的爱情真的太少了,多少年才出了一个,老实说我爸的小蜜都好几个甚至有的比我还小,你看看历史梁祝算一个许仙白娘子算一个,牛郎织女勉强算一个,几乎都是屈指可数你还相信吗?”贺鑫以前觉得自己对柳莹莹的爱是爱情这样看来只不过是喜欢而已。

  “即使没有一个我也相信爱情。”刘鹏很是坚定。

  “为什么呀?”在贺鑫看来刘鹏根本不可能是那种对爱情忠贞不渝的人。

  “因为相信的话会比较幸福。我说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说什么?”刘鹏真搞不懂一个花花公子跟自己谈爱情算怎么一回事,他不会对自己有想法吧。

  “没什么,我就想问问你还喜欢柳莹莹吗?”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原来就是这个问题呀。

  “废话,当然喜欢了,这一辈子我一生不娶也要守护着她,为了捍卫我所谓的在你和别人看来一分不值的爱情,我要让你和别人都知道,不光是柳莹莹对老三的那叫爱情,我对莹莹的也叫爱情。”刘鹏相信自己这句话发自肺腑。

  “想不到二哥你竟然也是这么重情重义的人,我也决定为莹莹固守终生,对了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去。”贺鑫也相信自己那句话是真心的。

  “还能干什么呀?赶紧去给他们买戒指,然后见证一场爱情呗,然后我带你去凑凑热闹。”刘鹏一脸神秘的告诉贺鑫。

  “告诉我什么热闹,三哥现在成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心思去看热闹。”贺鑫对于刘鹏所谓的热闹并不怎么感冒。

  “就是因为老三受伤了我才要做一点事,你难道不愿意看到那些导致老三受伤的人有什么下场吗?不但那几个打人的没好下场,就连导致老三辞职的公司也不会有好结果,特别是莫玲珑还有那个黄光头,我要他们后悔得罪老三。”说到这些人刘鹏气的咬牙切齿。

  d7酷q匠}`网K唯\一!正;0版f,+其$`他√都X是盗版(

  “对,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不能让老三就这么受委屈,二哥算我一个我没什么实力只能出钱,跟我比钱多不就是自寻死路吗?”对于刘鹏的这一提议贺鑫表示很支持。

  “对了二哥,我们那个一世兄弟网络还要不要办下去,少了三哥,我这心思就淡了一半。”贺鑫突然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件事情。

  “办,当然要办而且我们一定要办的更好,老三虽然不在可是我们兄弟情意还在,老三的位置要留着,老三的股份全部给莹莹,怎么你有意见?怎么看你也不是那种视财如命的人呀。”刘鹏态度相当坚决,不但要办还要办大办好这也算是安晓斌的一个心愿吧。

  “放屁,为了兄弟我甚至都可以不要我的万贯家财,只要三哥能活着,不说这些了,我再去联系联系其他医院,国外的技术发展或许三哥还有一丝机会。”贺鑫这么说为了安慰刘鹏同样也是为了给自己安慰。

  “不是去打水了吗,去了这么久。”躺在病床上的安晓斌看着刚走进来的柳莹莹,刚刚说去打水怎么去了这么久。

  “怎么呢,我这才离开一会你就想我了呀。刚才碰见贺鑫刘鹏那两个家伙多说了两句,怎么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我去给你做,不许小看我。只要你能说出来的我都可以做出来,而且手艺绝对不比饭店差。”柳莹莹想着在最后的这一段时光里要做以前从没有为他做过的事情。不是说想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胃吗?

  “我想要吃,你还是先接电话吧。”安晓斌刚好说话就听见柳莹莹的手机响了起来。

  “嗯,我出去接个电话你就慢慢想自己想吃什么吧,放心没有我做不出来的饭。”看到来电显示是老爸,柳莹莹给安晓斌一个安慰的表情,走出病房关上病房门走了一段距离才接起了电话。

  “爸,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了,我是不会回去的。”柳莹莹舒了一口气拿起电话就率先发起攻势,她知道自己父亲要说什么。

  “你还知道我要说什么呀,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我现在让你雷叔去接你,马上给我回来,我给你安排了几家公子马上相亲结婚。你也知道你爸爸我的手段,我不想强迫你,可是你也别把我惹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大吼。

  “我是绝不可能回去的,还有我是不会嫁给别人的,你是我爸爸你也知道你女儿的脾气。别说雷叔来,就是爷爷来我也是这个决定。”这是柳莹莹有生以来第一次和父亲这么决裂的沟通,就算是那一年自己不顾一切来到西安也是父亲做出了让步。

  “女儿呀,爸爸也是为了你好,你就不能想想自己的未来想想柳家吗?这要是传出去你让我们柳家怎么见人呀。再说了他都快死了你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呢?如果你是为了报恩我们大可以给他们家里大比钱,没必要牺牲你一生的幸福呀。”柳莹莹父亲的声音明显软了下来。

  “你们只知道我是柳家的女儿孙女你们有没有为我考虑考虑。我柳莹莹这辈子只爱安晓斌一个人,他活着我是他的妻子,他死了我也他守寡终生不嫁,我最后叫你一次爸爸,就算你把我赶出柳家我也毫无怨言。今天我就要订婚了希望你能祝福我们。”柳莹莹做好了一切跟家里决裂的打算。

  “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我柳云河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从今往后你柳莹莹也不是我们柳家人,你以后的所作所为都很我们柳家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柳云河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好了,你乖乖给我呆在这里我回去做饭,一会给你一个大惊喜,我保证你吃了我的饭之后就会爱上我的厨艺的。我现在就去做饭,你等着我。”柳莹莹安顿好安晓斌就离开病房准备把自己第一次厨艺献给安晓斌,一定要让他吃的满意为止。

  等到柳莹莹三步一回头五步一回首依依不舍的离开病房,安晓斌迅速创好衣服在纸上写下了留言,也离开了病房。

  "你说给他们买这对钻戒花了三万多,他们会不会给我报销呀,我工作了几个月辛辛苦苦才攒到这么多钱呀。"刘鹏手里拿着一对钻戒仿佛拿着他的性命一样。

  "别逗了,你好意思问他们要吗?就当是我们兄弟三个送给他们两个的礼物了,不就是三万吗?看你心疼的样子,你这个省长公子的身份都值个几千万了,在这里给我哭穷。"贺鑫知道这家伙又在演戏。

  "我爸又不是文强又不贪污受贿哪来那么多钱给我花,好呀你说我们三兄弟送的,那麻烦你把你的那一份钱给我,老大的那一份我就免了。"刘鹏直接把手伸到了贺鑫面前。

  "二哥,别闹咱兄弟之间还说什么钱不钱的多伤感情呀,哎病房怎么没人呀,他们两个不会去医院哪个角落里谈情说爱去了吧?"推开门房间没有一个人。

  "坏了,老三走了。"刘鹏在病房里转了一圈看到了桌子上的纸条大叫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