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煞血宗宗主莫长生

  荒泽一行人在与蛟龙一战后,几乎都是耗尽了体力,每个人现在都在全力运转功法,以图早点回复灵力,毕竟这蛟龙也不过是一个守护者而已,最难的还在后面。

  酷(匠v。网3.唯一=2正版,其:他‘都m是、M盗版^

  “看来阿蛟已经死了,到也不错,时间刚刚好,”煞血宗的宗主在蛟龙死了以后心生感应,蛟龙也是当年骨殿那一战的幸存者,煞血宗的宗主端起茶水,轻轻吹了口气,“已经完成了,呵呵,快来吧,真想看看你们那充满恐惧的眼神,”煞血宗的宗主淡淡的说道,其身后,是一座巨大的法阵,是已经完成了的跨位面法阵。

  煞血宗的山脚下,“荒泽兄弟,不知道你刚才击杀蛟龙的那个是什么啊,”淩潇枫凑过来问道,荒泽其实并没有耗费太多的体力,只是强行凝聚出灵魂之剑使得意志力耗尽,才会显出颓态,经过刚刚的调息,荒泽感觉自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刚停下恢复,就听见淩潇枫的话,“也没什么,那是由我意志凝聚而成的剑,不过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威力,竟直接将那蛟龙击杀了,”荒泽睁开眼睛,看向了坐在自己旁边的淩潇枫,“哦,想不到荒泽兄弟竟有这般杀招,只怕我被击中的话也是活不了了,”淩潇枫想起了那蛟龙死时的狰狞表情,显然是死前遭受了巨大的痛苦,荒泽看着淩潇枫有些害怕的表情笑了笑,毕竟自己经历过断魂的灵魂分裂之苦,意志力早已远超地境,那蛟龙虽然实力极强,可是说道底还是一个地境的妖兽,不过是仗着肉身的强大而已,“大家休息的怎么样了,准备出发,”李老站起来缓缓说道,语气里带着沉重,这一仗,将会是最后一仗,如果胜了,那么天下太平,如果输了,整个地球位面都会落入骨殿手里。

  “出发,”随着李老大手一挥,所有人都开始向山顶飞奔而去,所有人都明白这一仗的重要性,多少都有些心情沉重,可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又怎么能后退呢。

  荒泽此时也是站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荒泽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究竟是那里不对劲,摇了摇头,算了,不想了,随后脚步微错,向着山巅冲了过去。

  几十里的距离,对于修士来说只不过是几个呼吸的距离,众人很快就到了山顶上,山顶上立有六根石柱,每根石柱上都绑着一个人,只不过他们各个消瘦的不像话,还有那浑浊的眼睛,在荒泽眼里,他们此时就像没有灵魂的空壳,六根石柱中间坐着一个年轻人,身着一袭紫色长袍,白色的长发散落在肩的两边,带着充满邪意的微笑,一只手不停的卷动着垂下来的白发,一边看向荒泽一行人,“你们终于来了,本座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莫长生,少在那里装模作样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四季阁的阁主冷冷的说道,“你应该就是四季阁的阁主了吧,早就听过你,不过今日才得见,不过,就凭你们三个天境的老家伙,和一群地境的垃圾,你以为你能吃的下我,”煞血宗的宗主莫长生笑着说道,那笑容在荒泽看来却是充满了杀气,荒泽从上来就有些疑惑,为何此处只有这煞血宗宗主一个人,这煞血宗的其他人那里去了,而且自己上山时并没有看到莫生,在荒泽看来,煞血宗宗主也不过是天境,却没有一丝担心,荒泽只感觉这里处处充满了诡异。

  “当年你们几乎集结了整个位面的天境修士,才勉强击败我等,那么现在,你们不过区区大猫小猫三两只,我真不知道是该称呼你们太勇敢还是太蠢了呢,”莫长生笑了笑,说道。

  “哼,当年是当年,当初你骨殿光天境的修士就有数十人,现在呢,天境修士又有几人,”天道宗大长老摸着飘白的胡须说道,“对,没错现在我们的确不不比当面了,可是,你们知道么,当年我骨殿的跨界法阵没有成功,是个半成品,即便如此,我们召唤的魔族也是天境之上的,而这次,看看,哈哈哈,你们来的太晚了,这跨界法阵已经完成了,”莫长生站了起来,大笑着说道,“什么完成了,怎么可能,”四季阁阁主脸色大变,“不可能,他一定是在虚张声势,”李老手一挥说道,“他想扰乱我等军心,莫要慌乱,”

  “哈哈,李老头,其实你自己都不信自己说的话罢,你可知道为何我煞血宗的弟子为何都不见了,我把他们都扔了进去,提前完成了,为了骨殿的计划,牺牲一下他们又何方,”莫长生的脸忽然变得有些扭曲了起来,狰狞的看向众人,0荒泽也知道为何上山以后就在也没有看到其他人了,原来都被这煞血宗的宗主扔进了法阵里,荒泽忽然为加入煞血宗的其他人感到悲哀,这莫长生却是有些丧心病狂了。

  “现在,你们还心存侥幸么,现在如果你们肯求饶,我可以考虑考虑将你们收入我的新势立骨殿,如何啊,”煞血宗宗主莫长生一脸戏虐的看着众人。

  “你休要痴心妄想了,我等绝不会投降的,”淩潇枫看着莫长生说道,“很好,那你们就都留在这里吧,对了,望了告诉你们,我早已完成了召唤,现在啊,估计已经准备完成了了,”莫长生突然向后退去。

  祭坛的中央,突然裂开了,两个巨大的棺材缓缓升了起来,在棺材出来的那一个瞬间,所人的心脏忽然骤停,紧张的看着场中多出来的棺材,“啪,”棺材板突然被掀开,所有人的心脏有是剧烈的一跳,从棺材有人慢慢坐了起来,当荒泽看到那棺材中人的样貌时,“滴答,滴答,”眼泪从荒泽的脸颊上流落。

  右边棺材里坐起来的是煞血宗的莫生,而左边的棺材里坐起来的是、、、唐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