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泽闭上眼,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的修为,地境大圆满,在进一步,就是天境了,到那时,就可以离开地球位面,去寻找自己出生的地方,也可以回大荒院,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为何会出现这里,师父和大师兄难道不知道自己不见了么,那为何没有寻找自己。

  以至于自己在这里流浪,失魂了这么久,若不是,这次偶遇弑族的古迹开启,自己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回复记忆。

  荒泽感觉自己的修为已经彻底稳定了下来,便扭头看向忆泽,“走吧,我带你去看几个人,”荒泽一边说着一边在脑海里浮现出唐香和宝宝的样子,自己消失了这么久,估计他们也很着急吧,说不定正在四处寻找自己呢,想到这里,荒泽又不禁有些着急了起来,忆泽也看出了荒泽的修为大增,也是有些开心,听到荒泽的话后,跳到了荒泽头上,趴在了上面。

  “回家喽,”荒泽催动了灵之翼,微微扇动,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被风吹得凌乱的草地。

  BJ市内,荒泽一路疾驰,很快就赶到了BJ市外,找个地方,停了下来,准备乘坐汽车进去,如果飞进去被人发现了,那就麻烦了,虽说修士在一些高层人士中不是秘密,可是对于普通民众修士只是传说中的存在,万一引起骚乱就坏了。

  酷AV匠+☆网^z永*久免√b费看小T*说Np

  荒泽抱着忆泽找了一辆进市的客车坐了上去,车里的人不多,荒泽找了个靠后的座子,闭上眼睛,开始锤炼灵气,修行修的就是厚积薄发,没有积累,怎么建高楼,忆泽趴在荒泽的头上睡起了觉,作为引导者,忆泽是不需要修炼的,荒泽的实力提高会连带着忆泽的实力也跟着提高,只有当然二者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时,忆泽才需要自己修炼,提升实力。

  好在车速还不算太慢,很快就到了BJ市里,荒泽带着忆泽朝别墅区走去,大街上人来人往,忆泽趴在荒泽的脑袋上都看看,西望望,毕竟忆泽出生都还没多久,根本没进过人类城市,自然对什么都是好奇,而周围的人也都好奇的打量着荒泽和忆泽,毕竟紫色的猫咪很少见的,更何况紫色猫咪还趴在那荒泽的头上,一幅慵懒的模样,在大街上,回头率那是百分之百的。

  “现在为大家播报一条新闻,别墅区前几日发生一起爆炸案,据警方给的说法,这场爆炸案应该时有意的,现场的一些情况,,,,,”大街上的电视突然播出的新闻引起了荒泽的注意力,别墅区,那不是唐香住的地方么,荒泽连忙看向播报新闻的电视机,下一秒,荒泽整个人呆住了,爆炸的别墅,是,,,,自己和唐香居住的那栋别墅。

  “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荒泽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一片混乱,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可能,荒泽再次看了眼电视里爆炸的别墅,不行,要尽快赶过去,当下体内灵力一阵翻涌,灵之翼透体而出,整个人消失在了大街上,大街上的其他人只感觉到忽然刮起了一道旋风,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忆泽趴在荒泽的头上,荒泽的突然疾驰差点把忆泽摔下去,忆泽刚要不满的叫一声,却发现荒泽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此时的荒泽内心早已乱做一团,速度还在不断的增加,离别墅区越来越近。

  眼看着和唐香一起住的别墅就在眼前了,荒泽收回灵之翼,稳定下了因一路疾驰而变得有些混乱的灵力,荒泽走到原来别墅的地方,那里,早已没有了什么别墅,有的只是一片废墟,荒泽颤抖着双手走了过去,荒泽的心里不断说着,自己走错了,这里不是,可是,别墅内的那些熟悉的东西,后院里的大树,直接将荒泽心里最后的幻想击碎了,荒泽还是不愿相信这一切,走到废墟边上,大声喊着唐香,希望能够有人回应自己,最后荒泽冲进废墟里,不断寻找着,心里还抱有一丝希望,现场已经被人封锁了,荒泽注意到废墟上还有火苗,证明才发生没多久,荒泽冲进了废墟,不断寻找着,忆泽蹦到一旁,虽不知道荒泽在找什么,但是荒泽的神情已经表明了一切,忆泽也是蹦进废墟里面,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荒泽将废墟翻了边遍,没有什么发现,而且新闻里也没有播报说有人伤亡,那就说明,唐香和宝宝可能是安全的,并没有出事,荒泽长舒了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下了,太好了,就在这时,忆泽突然蹦了过来,嘴里还叼着一块令牌,荒泽接过令牌,忽然觉的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想了想,忽然打开储物戒指,另一块令牌出现在了手里,两块令牌竟一模一样,可是,正是这两块一模一样的令牌让荒泽本已放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因为,这令牌是煞血宗的。

  自己曾在遗迹里见过煞血宗的莫生,及一群煞血宗的弟子,个个浑身血气缭绕,如果唐香和宝宝被他们抓住了,那,,,荒泽简直不敢想象,不行,我要去救她们。

  荒泽离开别墅区,一边快速奔跑,一边释放灵力,不断感应周围,想要找出周围的修士,因为荒泽不知道煞血宗在哪里,但是肯定有人知道,所以,只要找到其它的修士,就一定能找到煞血宗。

  就在这时,荒泽忽然感到了一名修士,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修为也只有半步地境,荒泽急忙向他赶了过去,眨眼之间,荒泽就到了那名修士面前,只见荒泽的面前正站着一个中年人,大约三十岁左右,“我问你,你可知道煞血宗在哪里”荒泽一把抓住那人的肩膀问道,“不,不知道,”那中年男子显然被吓了一跳,但是察觉到荒泽的实力后,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到。

  荒泽听到后立马松开了中年男子,再次疾驰而去,一边寻找其他的修士,很快,荒泽再次找到了一名修士,是名女子,荒泽询问下,女子也是摇了摇头,自己不过是一名散修,又怎么可能会知道那些大宗门的位置,女修士的回答虽让荒泽有些失望,却也给了荒泽启发,散修不知道,那同为大派的弟子一定会知道。

  从戒指里找出一枚玉牌,是淩潇枫送给自己的,煞血宗的位置,淩潇枫一定会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