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在遇凌霄枫荒泽通过镜子仔细的看着背后突然出现的印记,像花瓣一样,从背部的中间向两边延伸过去,荒泽仔细观察,忽然生有个感觉,自己背后的这个印记还没有完全出现,因为印记只向上延伸了一半,是残缺的,“哥哥,你在哪里啊,宝宝出来了,”楼下突然传来了宝宝的声音,荒泽连忙穿好衣服,向楼下走去,荒泽决定先不管背后的印记了,荒泽有种直觉,当背后的印记完全展开后,一切的秘密都将呈现在自己面前。

  楼下已经洗完澡的宝宝坐在沙发上,身上穿着一套连衣裙,是荒泽在唐香的卧室里找到的,估计是唐香小时的衣服。

  荒泽走到楼下,看到了坐在沙发的宝宝,红扑扑的小脸,大大的眼睛,配上圆圆的脸蛋,任谁看了都会生出一种想要怜惜的感觉。

  荒泽心里不禁一阵感叹,如果自己没有碰巧认出宝宝,将其救出,那么等待宝宝的很有可能会是死亡,“走,宝宝,哥哥带你去医院,然后去给你买新衣服,”荒泽抱起宝宝说到,“真的,”宝宝满脸高兴的看着荒泽,大眼睛一闪一闪的,.荒泽用手刮了刮宝宝的鼻子,“当然是真的,”c随后带着宝宝推开门,离开了别墅,。

  7更~新F最F,快…+上*酷t)匠)网

  凌霄宗,喝”一个人从一处寒潭里跳了出来,身躯一震,身上顿时出现了层层水气,本来湿沥沥的衣服顿时便干了,此人正是凌霄阁大长老的大弟子,凌潇枫,经过与煞血宗弟子的生死搏斗,加上寒潭底的修炼,此时的凌潇枫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地境巅峰,半步天境的地步,只要领悟出一种法则,立马就能蜕变为天境修士,那样在这世界也是一方强者了。

  “潇枫,”大长老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凌潇枫的身后,“师父,弟子已经痊愈了,”凌潇枫对大长老拜了一辑说到,“恩,为师这次来是因为遗迹的事”大长老摸着胡须说到,“不知宗门怎么安排,”凌潇枫着急的问到,毕竟遗迹事关重大,不能有半点马虎,“宗主昨夜为这次遗迹施展预知术,得知了一些关于遗迹的事,也布置了一些事情,然后就离宗了,”大长老说到,“离宗了,”凌潇枫疑惑的问到,“恩,宗主走前说了,这次遗迹由你带队,还说你在里面有场机缘,可能会让你晋升天境,”大长老说到,“是,弟子明白了,弟子这就去准备,”凌潇枫一听到有自己的机缘立马变得有些迫不及待了起来。

  “去吧,不过记者,万事小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切记。”大长老一脸严肃看着!凌潇枫说到,“知道了”凌潇枫说完变向山下飞掠而去。

  医院内,“你说什么,你在说一边”诊室里,荒泽一把揪住眼前医生的领子,就在刚才,眼前的医生告诉自己宝宝的腿因为耽搁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已经不能医治了,现在还能走走,可是用不了多久,腿部就会失去知觉。

  荒泽看着躺在诊室里接受检查的宝宝,又是一阵心痛,无法医治,意味着以后宝宝只能做轮椅了,这对一个如此幼小的孩子意味着什么,人生就毁在了这里。

  荒泽抱起了宝宝,推开门离开了医院,“哥哥,我的腿是不是治不好了”突然被荒泽抱起的宝宝问到,“怎么会,哥哥带你去找更厉害的医生,一定会治好的”荒泽摸了摸宝宝的头,荒泽也是很心痛,走了那么多的医院,结论都是一样的,宝宝以后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这让荒泽如何接受。

  “宝宝,哥哥带你去公园玩吧,”荒泽看着不远处的一座公园说到,“好啊,宝宝要去玩,”宝宝高兴的不停的催着荒泽快些走。

  荒泽看着宝宝,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只要自己还在,就一定会保护她。

  公园里,荒泽抱着宝宝走到湖边,,买鱼食,扔到湖里,看着湖里的金鱼争抢吃食,宝宝咯咯的笑了起来,“诶,这位朋友好是眼熟啊,”一个声音从荒泽的旁边突然响起,荒泽扭头向说话的人看去,也是觉得有点眼熟,想了想,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在树林里的遭遇,“哦,凌小风啊”荒泽也是响起了,说到,“额,是凌潇枫,荒泽兄弟,我们还真是有缘啊,”凌潇枫听了荒泽叫错自己的名字也是有些无奈,“哦,真是对不起啊,不知凌兄在这里干嘛呢”荒泽转而问到,“荒泽兄难道不知道遗迹的事么”凌潇枫疑惑的问到,自从那夜见识过荒泽的战斗,凌潇枫以为荒泽应该也是某个门派的试炼弟子呢。

  “什么遗迹啊,我不知道,”荒泽也是很干脆的回答,“难道荒泽兄弟不是试炼弟子么,”这次轮到凌潇枫惊讶了,“实不相瞒,凌兄,我失忆了,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什么都不记的了,”荒泽一脸苦笑着说到,“哦,竟有此事”凌潇枫吃惊的说到,“我被人从海边救起,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荒泽说到,“哥哥,宝宝想回家,”这时趴在湖边的宝宝拽着荒泽的裤子说到,“凌兄,不如去我家里坐坐,”荒泽对凌潇枫说到,“这,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凌潇枫说到,荒泽抱起了宝宝,带着凌潇枫向别墅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