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里,两人对拼了数十招,互相也奈何不得,同时向后退去持剑各站一边。,“想不到还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不论如何,今天你必须死,”红衣少年阴着脸的对荒泽说到,另一端的荒泽没有任何回应,到也不是荒泽不想回答,而是此时的荒泽状态有些奇怪,刚才在红衣少年冲过来时,荒泽就已经失去了意识,此时的荒泽根本不是自己在控制身体,树林里起风了,一直站在那里的荒泽慢慢睁开双眼,只见那双眼睛的瞳孔竟呈现金色,而瞳孔的中心有一个剑形的印记,,恩金色的眼睛不带一丝感情,一切显得那般诡异。

  “不知死活,”红衣少年看见荒泽没有说话便以为是在轻视他,将剑横在胸前,右手结印,口中不知念叨着什么,树林里忽然挂起了寒风,伴随着一阵鬼哭狼嚎,荒泽却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红衣少年的剑上一点一点浮现出了黑芒,出现了一些诡异的字符,到最后整把剑都变成了黑色,少年大呵一声,向荒泽冲了过去,红衣少年不断逼近,荒泽那变得冷漠不带任何感情的金色瞳孔突然放大,手中的剑向前一挥,一道无形的剑气斩出,也是刮起了一阵旋风,疾驰的红衣少年见此,将左手挡在胸前,“鬼盾,”红衣少年低喝到,周围顿时出现了黑色的雾气,并且不断有飘向红衣少年的左手,最后化作了一个黑色的盾牌。

  酷{匠网m:首发…

  “当”荒泽的剑打在了红衣少年的黑色盾牌上,顿时,盾面上浮现出道道裂纹,同时红衣少年手中的剑也斩向荒泽,只见荒泽的右手向下一拍,整个人向上飘去,红衣少年的攻击也落空了,荒泽一脚向红衣少年踢去,红衣左手横在胸前,两人同时后退了两步,场面顿时变得有些僵持。

  “我这是死了么,”离荒泽与红衣少年战斗的不远处地上躺着一个身着黑衣的少年,慢慢睁开了眼睛,“砰,当,”远处传来一阵碰撞声,“我还没死,”

  “怎么回事”黑衣少年有些疑惑的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那里有两个人在战斗,一个是追杀自己的红衣少年,另一个是谁,如此厉害,竟与那红衣战斗的不相上下。

  “呼,呼”红衣少年大口喘息着,对面的家伙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战斗意识惊人,而且看起来刚才的打斗对其根本没有明显的消耗,看来不能拖了,必须速战速决,只见红衣少年右手一翻,出现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到出一粒黑色的药丸吞了下去,红衣少年身上的气息猛的增长起来。

  “爆血丹,”远处躺在地上的黑衣少年看到红衣少年拿出丹药吞下后气息暴涨后惊呼到,爆血丹,一种少见的可以短暂提升实力的丹药,药效过了后,会有段很长时间的虚弱。

  看着红衣吞下丹药而暴涨的气息,不禁为对面的少年感到担心,如果这少年失败了,自己也难逃此劫,想到这里,不禁向那少年看去。

  荒泽对于红衣少年气息的暴涨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瞳中那金色变得更深邃了,“哼,”红衣少年看着没有任何动作的荒泽冷笑了一声,认为他是在故作冷静,随即双腿用力一蹬,整个人顿时像炮弹一般激射过去,二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荒泽看着极速而来的红衣少年,缓缓抬起了持剑的右手,开始向红衣冲去,速度也是不慢。

  “轰”,,,,,,两人最后撞在了一起,,激起了层层烟雾,一时间树叶横飞,战场周围一些脆弱的树木已经被迸发而出的气息拦腰折断,远处地上的黑衣少年也是紧张的看着场中的变化,这场战斗的结果将直接关乎自己的死活。

  烟雾慢慢散开了,黑衣少年紧盯着那处战场,“真不敢相信,”说完黑衣少年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躺下,一切都结束了,场中,荒泽的剑插在了红衣少年的心脏处,而红衣少年的剑插在了旁边的树上,“这不可能,我怎么……会被你这等蝼蚁……击败,咳,咳,为……什……么,我不服啊,”红衣少年面带癫狂的大吼道,随即缓缓倒下,眼中最后的生机消散了,刚才就在两人都要击中对方的时候,荒泽的右眼突然射出一道金色的光,射在红衣少年的手腕上,红衣少年的剑顿时脱手了,而荒泽的剑插在了红衣的心脏上,荒泽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红衣少年,荒泽眼中的金色在慢慢褪去,露出了本来的黑色,那印记也是消散在了瞳孔里,荒泽的身体也是慢慢倒了下去。

  红衣少年胸前的那把剑也是缓缓消散了。

  BJ大学门口,“该死的荒泽,臭荒泽,…………”BJ大学门口一个少女蹂躏手中的兔子不停嘟囔着,少女正是唐香,她和荒泽约好了晚上来接她,一起回家,可是都过去一个小时了,荒泽还没有出现。

  “该死的,是谁杀了吾儿,是谁,”一个愤怒的声音咆哮着说到,“去,把所有人都派出去,寻找凶手,,把他头给我带回来,”那个声音继续说到,“是”另一个声音回答道,随即没有了任何声响。

  树林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这是怎么了,头好痛啊,”荒泽扶着树,一点一点站起来,摸了摸头,发生了什么,“对了,我刚才在和一个红衣少年战斗,然后,然后我好像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荒泽慢慢回忆起之前的一切,0身体的力量有些恢复,活动下身体,不知为何,身体竟如此疲累,甚至有些脱力,“咦,”荒泽忽然看到了不远处已经死了的红衣少年,他怎么死了,是谁将他杀死了,荒泽走到红衣少年的身体前,四处摸了摸,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这是什么”荒泽从红衣少年的腰间掏出一块令牌,上面有个大大的血字,透露出一股嗜血的气息,让人有些厌恶的感觉,“那是煞血令,”一个声音突然想起,荒泽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是那个黑衣青年,“你没死啊,”荒泽说道,“多谢先生出手相救,敢问先生是哪里人,日后我必有重谢,”黑衣青年起身说到,“不敢当,我叫荒泽,就在不远的别墅区,”荒泽赶忙说到,“荒泽兄,在下凌潇枫,这次真是多谢了,对了,这是他的储物戒指,给,”黑衣少年凌潇枫走到红衣少年身前,将其右手强的戒指拿了下来,递给荒泽,“哦,”荒泽面露惊奇的看着凌潇枫递过来的戒指,“荒泽兄,我还有急事,就先离开了,他日在来相会,告辞,”说完便纵身一越,消失在林间,“厉害啊,哎呀,忘了问他什么是储物戒指了,怎么用不啊,”看着凌潇枫离开后,荒泽一拍脑袋说到,“算了,先回去吧,”

  “啊,啊完了,唐香,”说完荒泽便加速向别墅跑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