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大的雪,本该在殿里取暖的陆惜墨不顾寒冷,还带着百官迎接对天汶有功的臣子,足见他对忠臣的爱护。这也让他收买了不少人心。

  陆惜南下了马,跪在了地上:“臣拜见皇上。”

  陆惜墨本来面挂微笑的脸稍微变色,眼前的男子与自己不再是兄弟,而是君臣了,昔日种种,再也回不去了:“明王免礼!”

  “谢皇上。”陆惜南从地上站了起来。

  “先帝的尸体已经放的太久,就等明王凯旋回来再下葬,如今既然你回来了,那么便去让钦天监选个黄道吉日。”陆惜墨道,“花公公,去办吧!”

  花公公唱诺,去办陆惜墨交代的差事了。

  “皇上可要如何赏我啊!”骑在马上的上官梓昕故意玩笑的问道。

  这话不说不要紧,一说让百官都替她捏把汗,如今先帝都还未下葬,最大的事情就是处理先帝的身后事,这上官梓昕就算有再大的功劳,也该容后再说。

  只可惜这次百官却全都料错了,只听陆惜墨笑道:“你想要什么样的赏呢?”

  上官梓昕捋了一下头发:“这个是你的事情!”

  “皇上……”花公公去而复返,打断了正准备说话的当今天子,“钦天监张大人带到了”

  陆惜墨闻言回头看向钦天监问道:“可看出何日下葬先帝为最佳时间了?”

  那钦天监闻言连忙跪在地上回话:“回皇上的话,臣已看出,今日,明日,后日都是最好时期,不过……”

  “不过什么?”陆惜南问道。

  “不过最好的应该是今日,只是今日已经午时,怕是这样下葬先帝的话,会对先帝造成大不敬!”钦天监回答。

  陆惜墨思索了一会,也的确是如此:“既然明日也适合的话,自然不能对先帝不敬,就定为明日吧!”

  “遵旨!”文武百官整齐一致的说道。

  “今日本来该为明王,上官将军接风,大摆庆功宴的,可是如今又是先帝丧礼期间,就等先帝下葬以后再说吧,当然,一切从简。”陆惜墨言落百官又是整齐一致的遵旨,“没有其他事情了,众爱卿都退下吧。”

  “臣等告退。”百官跪地叩首之后起身离开了皇宫门口,回了各自的府邸。

  陆惜墨看着不远处的男子一笑:“如今在人多的地方,我却也不能管你叫声四哥了。”

  陆惜南也同样是一笑:“不过就是不叫罢了,但这是改变不了的。”

  “真是兄弟情深啊,本姑娘真是好生感动啊。”上官梓昕调侃之后又问道,“华王呢?这么大排场,怎么没见到他啊。”

  “去看地理位置。”陆惜墨回答道。

  陆惜南闻言问道:“是去之前修建的那座皇陵里看么?”

  “当然!”陆惜墨不假思索的道,“皇陵都修在了那里,不去哪里看,还能去哪里。”

  陆惜南摇摇头:“那里可真不是个好地方!”

  “四哥是指……”

  “放死人的地方,当然不是好地方了,还用你说啊。”不待陆惜墨说话,上官梓昕就打断了他,然后白了陆惜南一眼。

  “说你是蠢女人你还真是蠢。”陆惜南不满的说了一句。

  上官梓昕正欲反驳,却听陆惜墨道:“我让御膳房的人备了佳肴,为你们两个接风洗尘。”

  “哎,还是你这个朋友够意思啊。”上官梓昕拍了拍面前紫衣男子的肩膀,然后进了皇宫。

  陆惜墨看着自己同父同母的哥哥:“闹矛盾了?”

  陆惜南没有说话,拂袖进了皇宫。

  陆惜墨跟在二人身后,只觉前面那对冤家真是可爱的好笑。

  到了御书房,三人边吃边聊,陆惜墨问了在战场上的事情,陆惜南是没有几句话,而上官梓昕则是喋喋不休说个不听。

  吃完饭,上官梓昕道:“明王答应陪我打的雪仗她打算什么时候兑现呢?”

  陆惜南站起身向御书房外走去:“反正不是现在!”

  “你还真是小孩子心性,那么大了还打雪仗。”陆惜墨好笑的说道,“不过如今真的不适合的。”

  上官梓昕对陆惜墨扮了一个笑脸,然后起身出了御书房,只留下陆惜墨一人在御书房里。

  出了皇宫,早已不见了陆惜南的身影,上官梓昕知道他是回明王府去了,自己也好久没有回蓝府了,不知道阿棠怎么样了,自己得赶快回去。

  这么想着,上官梓昕足尖轻点,施展轻功飞回了蓝府。落在落花苑里,言棠却正在房子里的窗户前往外看。

  “阿棠。”上官梓昕进了房门喊了一声。

  言棠没有转身看来,甚至连句话都没有回。

  上官梓昕走到她的身旁:“又在想以前的事情了么?”

  言棠仍然不语,上官梓昕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挺怀念以前的,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现在就回谷。”

  言棠听言扭头看向上官梓昕,但是半晌仍然未开口说话。

  “只是你也知道,师傅给我的期限是一年,我不想输给师傅,更不想让师傅看扁我,所以我现在不能回去。”上官梓昕言落,便看见了言棠那失望的眼神与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随即道,“如果你真的想回去了,不想再留在这个让你伤心的是非之地了,你随时都可以回去,我会替你安排的。”

  言棠闻言却是摇摇头:“我说过,会陪少主到最后的。”

  上官梓昕听到这句话,一股暖流油然而生,不过她还是说道:“阿棠,你真的不必勉强,我不会怪你的……”

  “少主,我累了,想休息!”言棠话落出了落花苑。

  上官梓昕看着言棠离去的背影杀,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之前在万花谷生活了将近二十年,都是风平浪静,如今来天汶京城不到半年,居然已经发生了这许多事情。

  以前自己听师傅说外面的世界瞬息万变的时候自己还嘲笑师傅胆小如鼠,杞人忧天,现在看来一点也不假。

  一下午的时间眨眼之间便过去,来到夜晚。而漆黑的夜晚也随着鸡鸣过去。

  上官梓昕早早的起了榻,虽然老皇帝曾多次想要杀他,可如今,人毕竟已经死了,也没有什么好计较,再说,那也是陆惜南与陆惜墨,她两个朋友的爹。

  进了皇宫,就见陆惜墨穿着孝服跪在最前面,后面跪着的陆惜南,陆惜华,和三位公主也都同样穿着孝服。再然后跪着的百官也都在手上戴着一个孝字。

  “一叩首。”花公公喊了一声,除了上官梓昕外所有人都对着灵柩叩头。

  “二叩首。”所有人再次叩头。

  “三叩首。”所有人最后一次叩头。

  “起棺。”花公公言落,事先安排好的几人抬着老皇帝的棺材走在了最前头。

  出了皇宫,京城上,所有百姓也都是跪着垂首,披麻戴孝。

  一路无话,不多时,便来到了京城外西方的一座山上,走到半山腰处,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陆惜墨下令让人挖坑,挖好之后杀了一只鸡,滴了几滴血在坑里,然后便命令将棺材下葬至坑里。

  “一叩首。”花公公再次喊了三叩首,百官也磕头三次,然后随着陆惜墨起身而起身。

  “父皇终于可以入土为安了!”陆惜墨道了一句。

  “是啊,没想到父皇突然说去就去了。”陆惜华言语间有些悲哀,不过也只是那一瞬间,“如今父皇既然已经下葬,皇上打算什么时候举行正式的登基大典呢?”

  “昨日夜里我已经让钦天监看过日子了,说是要在七天之后。”陆惜墨道。

  “既然是钦天监说的,那应该错不了。”陆惜华随意说了一句。

  “皇上,回宫吧。”陆惜南道。

  “起驾回宫。”陆惜墨话落,百官纷纷让出一条道,让了陆惜墨,陆惜南,陆惜华,上官梓昕四人走在了最前面,然后跟随在后。

  刚走了没几步,上官梓昕却忽然发现在几丈以外有一座坟墓:“那是谁的坟墓?”

  众人脚步一顿,半晌没有说话。

  “是前朝末代皇帝与皇后的合葬坟墓。”陆惜墨道。

  上官梓昕闻言心里莫名的痛了一下,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让她想要过去看看:“我想去看看,你们先走吧!”

  “蠢女人,一座坟墓有什么好看的?”陆惜南也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上官梓昕则是不再理会任何人,直接朝着那一座坟墓走了过去,不多时,便来到坟墓前。

  只见坟墓上写着天齐皇帝上官浔之墓,旁边还有一个皇后宇文芳与之合葬。

  上官梓昕居然情不自禁的就跪了下去,然后叩头。

  “蠢女人……”陆惜南见上官梓昕如此,心中那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陆惜墨,陆惜华与天汶其他的文武百官也都纳闷怀疑了,这上官梓昕可是连先帝都不跪,怎么会跪一个前朝的亡国之君呢?

  尤其是陆惜华,绞尽脑汁想着这是为什么。

  u看正+@版章Y(节上0酷K?匠f网

  忽然,他想到一点,这上官梓昕与前朝的皇帝是同一个姓,莫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