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梓昕已经急得快要崩溃了,而陆惜南还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水才道:“跟我来!”

  说吧,陆惜南领着几人来到王府的后花园,然后在最中间的一块空地上按下机关,几人便落了下去。

  落到地下室后,只见一颗柱子上绑着一个人,看身形,是个女子。而女子此时的头发和几个月前的上官梓昕一样,凌乱不堪。

  YX看正版章#节上酷,z匠!¤网

  “聂晓梦!”上官梓昕叫出了女子的名字,然后又一脸不解的看向陆惜南,“怎么回事?不是说她已经死了么?”

  “昕儿。”慕容明轩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这只是我和明王殿下商议之后的计谋。”

  上官梓昕看了看慕容明轩,又转头看了看陆惜南:“究竟怎么回事,赶快说清楚。”

  “我之前说过,我不允许你再出事,所以我让慕容明轩去将聂晓梦抓来了这里,然后又杀了她的一个随从,我又给那个随从易容成了聂晓梦的样子。然后我去皇宫向父皇禀报说聂晓梦死在天汶。最终让父皇给我一个月期限查出聂公主死在天汶的真相,这一个月的时间,你想怎么对付聂晓梦都行。”陆惜南解释道。

  “所以这就是文武百官本诏进宫的原因?”上官梓昕没想到陆惜南不过在短短的时间里便安排了这么一出好戏,“你不怕挑起北亭和天汶两国间的战争?而且就算是这样,又怎么能让我不再出事呢?”

  “挑起战争怕什么,北亭一直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再说,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陆惜南道,“一旦战争打响,五弟为了抢风头,必然会请缨出站,到时候再解决了宁氏父女,京城便没有你的仇家了,自然也就不会出事了!”

  “怕未必吧?”上官梓昕道,“你的父皇可也一直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呢!”

  提及皇帝,陆惜南脸色暗了暗:“哼,平日里或许我需要很大力气才能保住你,可是一旦打起仗来,别说是我,慕容明轩都可以一句话保下任何人。”

  “为何?”上官梓昕问。

  “因为我和明王殿下都是天汶百战百胜的战神。”慕容明轩浅浅一笑。

  “你们又怎么知道陆惜荣打不了胜仗呢?”上官梓昕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我说他打不赢他就打不赢,你信么?”陆惜南一脸的得意。

  上官梓昕也不是第一天认识陆惜南,对于陆惜南的本事与手段她还是知道的:“明王殿下的话,怎么会不信呢!”

  “蠢女人,以后再不可称呼我为明王,就直接叫我的名字。”陆惜南有些生气。

  “是啊,我也希望昕儿叫我的名字或者明轩。”慕容明轩倒是没有生气,依然是一脸浅浅的笑容。

  “姑姑,你不是早就急着报仇了么?现在仇人就在眼前,动手吧!”一直未说话的蓝天云此时开口道。

  “还是让我先问问吧。”同样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宁然道了一句,然后向聂晓梦走去。

  “聂公主……”

  “宁公子,救我啊,宁公子!”聂晓梦像见到救星一样向宁然求救。

  “你先告诉我一些事情。”宁然看到聂晓梦这种样子,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你问。”聂晓梦忙不迭的点头。

  “我妹妹和父亲可曾害我师傅了?”这是宁然最想问的。

  聂晓梦听言,眼里又是一阵失望的神情:“是啊,不仅害了上官梓昕,连我如今都被她害了。”

  “把话说清楚。”宁然语气有些怒了。

  “本来我是想结交一下上官姑娘的,可是那里知道你妹妹因为慕容少将军待上官梓昕比较特别,让你妹妹恨上了上官梓昕,而且你父亲也与上官梓昕结怨,他们找不到人去引诱上官梓昕,便找了我,我虽然是一国公主,可毕竟是身在他乡,又被皇后威胁,哪敢不从啊!我是被逼的,上官姑娘,我是被逼的啊,你放过我吧,我一定会感激你的大恩大德。”聂晓梦道。

  “够了。”上官梓昕厉声大喝,“且不说你说的是否属实,就凭你让宁品柔叫人玷污了言棠,害的言棠疯疯傻傻,我也饶不了你。你比他们更可恶!”

  “来人,拿鞭子来。”陆惜南吩咐一声,不知从何处出来一帮人,其中一个领头的递了一根鞭子给上官梓昕。

  上官梓昕伸手接过,走近聂晓梦,撰紧了鞭子,狠狠的一鞭打在了聂晓梦的身上。

  “啊”的一声痛叫,可见上官梓昕力度之大。

  宁然现在是完全相信自己的父亲与妹妹害了上官梓昕了,以他对上官梓昕的了解,上官梓昕是不会对一个和自己没仇怨的人下狠手的,之前打自己时都没现在打聂晓梦这般歹毒,可见她恨聂晓梦,恨自己的父亲妹妹,已经是恨到了极点。

  “啊”聂晓梦仍然惨叫着,从小生在皇室,养尊处优的她那里受过这种苦:“上官姑娘,我知道错了,我和你道歉,您大人大量,就放过我吧。”

  可是上官梓昕那里肯放过她呢,她越是求饶,上官梓昕就打的越狠。最后还是陆惜南拉住了上官梓昕:“好了蠢女人,你若是现在就把她给打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听闻此言,上官梓昕才肯罢手。看着晕过去的聂晓梦,上官梓昕的确觉得现在打死她太便宜她了。

  “言棠。”蓝天云看着站在他身后的言棠,有些不明白她是怎么找来这里的。

  在场之人也齐齐看着言棠,而言棠则是走到了上官梓昕身侧:“少主。”

  “阿棠!”上官梓昕没想到言棠居然认识她,一下抱住了言棠,“原来你没疯啊,你为什么要骗我们呢,你瞒的我好辛苦啊!”

  说着,上官梓昕的眼泪便夺眶而出,言棠也流下了两行清泪:“少主,对不起。”

  上官梓昕突然放开了言棠,看着言棠开心的笑道:“你没事就好,没事我们一起报仇。”

  “蠢女人,明明是高兴的事情,你哭什么!”陆惜南语气柔和,像是心疼自己心爱的人掉眼泪。

  “喜极而泣也是正常的。”慕容明轩道。

  “真是太好了,之前我还说言棠怎么一点疯的迹象都没有,为何人就傻了,原来是装出来的,害得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摘下这个神医的称号了。”蓝天云也是会心一笑。

  “王爷!”陵风凭空出现,“有新消息。”

  说吧,陵风看了看四周的人,那意思很明显。

  陆惜南自然擦觉到了陵风的意思:“在场的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就说吧。”

  陵风道了声“是”,然后接道:“北亭国丞相府二公子海辰不知从何处得到的消息,然后私自领兵七万攻我天汶边境。宗王向皇上请缨出站,皇上已经准了,现在便已经去了军机大营调兵了。”

  “父皇让他调多少兵?”陆惜南别的不担心,唯一担心的就是陆惜荣调了多少兵。

  “十万!”陵风道。

  “军机大营一共六十万兵,只让他调了十万。看来父皇还是不太相信他啊!”陆惜南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蠢女人,报仇的机会来了。不过得等陆惜荣走了以后,我现在去送他走,你们去无回崖那里等我吧。”

  说吧,陆惜南出了地下室,上官梓昕一干人等也出了地下室。不同的是陆惜南去了军机大营,其余人去了无回崖。

  来到无回崖,上官梓昕从怀里拿出不知何时准备好的笔墨,让宁然写了一封书信,然后让蓝天云想办法交给宁致,让宁致带着宁品柔前来无回崖。

  京城,文平侯府,后花园。

  宁致正与宁品柔坐在一起品茶,一支箭却突然从外面射进来。“噌”的一声钉在了二人中间的石桌子上。

  宁氏父女齐齐吓了一跳:“谁?”

  见无人回话,宁致又想从箭上找找是谁干的,可是却发现一张纸条被绑在上面。伸手摘下打开,只见上面写到儿已落入贼手,盼父亲赶往无回崖救儿性命,贼人交代务必带上妹妹一同前来。

  最后的落款是宁然,宁品柔见到宁致此时的模样问道:“信上说什么?”

  宁致将信递给了宁品柔:“你自己看吧。”

  宁品柔接过看完后也是充满疑问:“这是怎么回事?”

  “让我去救人便罢了,为什么要去无回崖呢?又为什么一定要带上你呢?你最近又结了什么仇家了么?”宁致问。

  宁品柔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宁致又来回踱步了一会:“罢了,先不管了,你去多安排一些人手,立刻赶往无回崖救你兄长。”

  宁品柔领命道了声“是”之后便去安排了。而宁致一直在琢磨着这信到底是谁发来的,意义何为?

  正当宁致还在思考的时候,宁品柔已经去而复返:“都安排好了,可以去救我兄长了。”

  宁致长呼一口气,然后带领着宁品柔走出了文平侯府。

  等了一个多时辰,蓝天云终于再次回到了无回崖:“都办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