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的时间转眼便过去,上官梓昕的伤在众人的精心照料下也已痊愈。

  至于言棠,仍然是疯疯傻傻,刚开始上官梓昕还为言棠变成这个样子而自责,如今想想,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她过的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用去想。

  “伤好了,你打算怎么做?”陆惜南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今天晚上便出崖,去文平侯府找宁氏父女算账!”上官梓昕恨恨的道。

  “我是问你打算如何算?”陆惜南道。

  “原本我是想装神弄鬼吓唬他们,可是后来想想,若是他们不经吓,被吓死了,可就太便宜他们了。”上官梓昕顿了一下,“所以我想还是得靠你们了。”

  “我们?”陆惜南挑眉,“你是指慕容明轩么?”

  见上官梓昕不答话,陆惜南又接道:“我一个人就够了,还用不着他!”

  上官梓昕瞟了陆惜南一眼没有说话,等着天黑的到来。

  “昕儿。”慕容明轩在此时来到,“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全都准备好了。”

  上官梓昕点头:“这一次,我要他们千百倍的还回来。”

  天上的太阳逐渐变动着位置,最后完全落下,天黑了下来。

  因为已经将要入冬,天上没有什么月亮,星星,路也看不太清楚,不过好在陆惜南给了上官梓昕一颗夜明珠。

  将夜明珠拿出来,整个夜晚被照的亮如白昼,施展轻功飞出了无回崖。

  “姑姑。”蓝天云在崖边站着,看样子应该是正准备下崖去找上官梓昕。

  “我现在要去找宁氏父女算账。”上官梓昕话不多说,直奔主题。

  “我陪你一起去。”蓝天云道。

  “不用。”上官梓昕拒绝道,“你替我去将宁然带来,我在京城的醉玉楼等你!”

  “宁然?”蓝天云挑眉,“姑姑找他做甚?”

  “这个你不用管,将他带来见我就行,我自有用。”上官梓昕道。

  “好,那我现在便去办。”说吧,蓝天云去了文平侯府找宁然。

  上官梓昕也不多做停留,直接去了京城主街的醉玉楼。

  进了醉玉楼,点了些酒菜,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跟了我一路,还不想现身么?”上官梓昕喝了一口酒道。

  “上官姑娘!”凭空出现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不是我有意要跟着你,而是我家主子让我暗中保护你!”

  “你家主子是谁?”上官梓昕虽然已经猜到,可还是想问个清楚。

  “是明王殿下。”黑衣人实话实说。

  “你叫什么名字?”上官梓昕问。

  黑衣人似乎没有想到上官梓昕会问他的名字,怔了一下道:“属下陵风。”

  上官梓昕“哦”了一声:“内功不错,跟了我那么久才被我发现。”

  “上官姑娘过奖了。”陵风道。

  “我还有事要处理,你在暗中就好,没我的命令不准现身。”上官梓昕吩咐。

  “是!”本来主子就是交代自己听命于上官梓昕,现在得到命令,陵风又凭空消失不见。

  “姑姑,人我给你带回来了。”蓝天云绑着宁然从醉玉楼外走了进来。

  “我让你带他来见我,你绑他做甚?”上官梓昕质问。

  “师傅,你绑我干嘛啊。”宁然一见是上官梓昕,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姑姑,宁氏父女将你害的那么惨,这小子也一定不是什么好鸟,现在便处置了他吧!”蓝天云道。

  “给他松绑。”上官梓昕道。

  “姑姑……”

  “还要我说第二遍么?”上官梓昕打断了蓝天云的话。

  蓝天云见到上官梓昕生气,只得很不情愿的给宁然松了绑。

  宁然活动了一下手脚,瞪了一眼蓝天云,然后便坐到了上官梓昕旁边:“师傅,你找我来干嘛呢?这几个月我一直找不到你。不过我很努力的,如今的百姓都念我的好呢,口碑不错,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学习武功了啊?”

  “武功不一定要跟我学。”上官梓昕道。

  “师傅你的武功那可是我见过最好的,除了你的武功,我可不想和别人学。”宁然早已经在心里认定了自己师傅的武功。

  上官梓昕喝了一口酒后冷“呵”一声:“我的武功若是全天下最好的,又怎么会被人害的满身伤痕,差点死去呢,以至于养伤都养了几个月。如今出来了,还得偷偷摸摸的出来。”

  “有人害你?”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师傅,你告诉我是谁,我一定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上官梓昕看着宁然会心一笑,同时感慨着,宁氏父女那般害自己,可是同样流着宁氏血液的宁然却是对自己忠心耿耿,尽管曾经他也和自己作对。

  “如果那个人是你的亲戚,你还会替我去报仇么?”上官梓昕含笑问道。

  “我的亲戚?”宁然挑眉,“我在这京城除了宗王和建王之外没有其他亲戚,难道是他们害了你?”

  上官梓昕仍然含笑:“如果是和你更亲一些的人呢?”

  宁然想了想:“在京城和我更亲的除了两位表兄弟和皇后姑姑以外,就是爹和妹妹了,你和我爹有过节,不过最近也没看到他出府啊,妹妹之前一直缠着要见你。应该是喜欢你的,他们不可能害你。”

  “如果我说就是他们害了我呢?”上官梓昕含笑挑眉。

  “不可能。”宁然是一万个不相信。

  “无论你信不信,的确就是他们害的我,我今日叫你出来的原因,就是将这件事情告诉你。”上官梓昕道,“我是回来找他们算账的,我会要了他们的命。你是要与我为敌还是要站在一旁袖手旁观,自己做个抉择吧!”

  宁然闻言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们……是怎么害的你?”

  上官梓昕听言回答:“你没发现我身旁少了一个人么?”

  见宁然不说话,上官梓昕接道:“言棠被你妹妹和聂晓梦下了催情引,玷污了身子,如今已经疯癫了。”

  说着,上官梓昕又将自己袖子挽起,手上全是疤痕:“这些都是拜你妹妹所赐。”

  宁然看着上官梓昕手上那骇人的疤痕,不敢想象自己那个平日里看起来端庄贤淑的妹妹究竟是有多么狠辣。

  “这些,当真是我妹妹打的么?”宁然似乎还是不太相信宁品柔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曾经说过一句话,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听我的谎话的。而你,就属于还没资格听我说谎话的人。”上官梓昕道,“我和你接触不多,不过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也应该了解,我不惧皇权,皇帝我都不怕,若我真想无事生非,尽管放手去干便好,何必如此大费周折。”

  宁然闭眼深呼吸了一口气:“若这真是我妹妹做的,我一定让她还回来。”

  “怎么还?”上官梓昕看着一脸痛苦的宁然,心里也不太好受,“还得了么?你知不知道你父亲和你妹妹将我扔下悬崖,想让我粉身碎骨,若不是段星陵刚好路过救了我,恐怕我早已魂归九泉。”

  “那你的意思,是想要了他们的命么?”宁然问。

  上官梓昕看着宁然,她知道她对一个身为人子,身为人兄的人说自己要取了别人爹和妹妹的命是有多么残忍。可是她也同样不想欺骗他,只得如实说道:“是!”

  “好,既然师傅你一定要取我父亲与妹妹的性命,那便先杀了我吧,一命换一命,就让我替我妹妹去死吧!”宁然做了这样一个决定。

  上官梓昕倒是没有想到宁然与宁品柔如此兄妹情深:“待会再说吧,你的父亲和妹妹应该就快来了!”

  宁然这才反应过来什么:“原来师傅今日是利用我!”

  上官梓昕没有接话,宁然也只是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蓝天云就在一旁看着,一句不多言。

  此刻,陵风再次凭空出现在上官梓昕跟前:“上官姑娘,我家主子说今日宁氏父女不会过来了。还请你移步明王府。”

  “不过来了?为什么?”上官梓昕不解。

  “不知道,不过好像听说是北亭公主死在了我们天汶,文武百官全都被皇上诏进宫了,我家主子也去了。”陵风道。

  “聂晓梦死了?”这个消息不仅震惊了上官梓昕,也震惊了蓝天云与宁然。

  “只是听说,不确定,还是请你先移步明王府,等我家主子回来,你再问他吧!”陵风道。

  上官梓昕听言直接箭一般快的飞出醉玉楼,去往明王府。

  蓝天云从怀里掏出银票放在桌子上后拉着宁然跟着去了明王府,陵风则是再次凭空消失。

  到了明王府,上官梓昕直接进了吟风居,等待陆惜南回来。蓝天云与宁然也不久便到了吟风居。

  整整等了一个晚上,第二日清晨,陆惜南才回到吟风居。

  D看Gf正j)版章节{上K酷匠A`网v

  “怎么回事?聂晓梦怎么突然就死了?”见陆惜南回来,上官梓昕迫不及待的问。

  陆惜南微微一笑:“那么激动干嘛,接下来的日子有好戏看了。”

  “好戏?什么好戏?不管什么好戏你先告诉我怎么回事!”上官梓昕急着想知道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