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儿,你醒了?”慕容明轩是第一个发现上官梓昕苏醒过来的人。

  “蠢女人……”

  “姑姑……”

  “我这是在哪里?你们怎么在这里?”上官梓昕不明所以。

  “你被人扔下悬崖,是我刚好路过,救了你。”段星陵解释道。

  “是啊,姑姑,这一次多亏了明王殿下和慕容少将军的天山雪莲以及段公子的半株千年血灵芝才救回你的性命!”蓝天云将几人合力救下上官梓昕的情况说了出来。

  上官梓昕一一看了几人一眼,充满了感激:“你们……”

  “蠢女人,用不着感动,日后还回来就是了!”陆惜南道。

  “是啊,昕儿,救你,我心甘情愿!”慕容明轩道。

  “嘿嘿,嘿嘿……”

  一阵傻傻的笑声从前方传来,上官梓昕定睛一看,正是言棠在前方蹲在地上玩弄着什么。

  上官梓昕站起身走到她身旁,轻轻拍打了一下她的肩膀。那料言棠反转身就抹了一手稀泥在上官梓昕脸上:“哈哈,哈哈。”

  见到言棠这个样子,上官梓昕一下子便湿润了眼眶:“阿棠!”

  “姑姑,言棠姑娘已经疯癫了,而且……”剩下的话蓝天云没有说出口,“你们到底怎么了?是谁把你们害成这个样子的?”

  “是啊,昕儿,快告诉我们,我们一定替你报仇!”慕容明轩关切的询问。

  “宁致,我一定让你们父女十倍奉还。”说吧,上官梓昕就要冲出去。

  陆惜南迅速闪身挡在了她前头:“是宁致和宁品柔么?交给我来处理,我一定让他们生不如死,比你所受之苦惨上千百倍。”

  “惜南。”段星陵拉住了要去找宁致父女算账的陆惜南:“不能去啊!”

  “是啊,姑姑,你的命可是好不容易才救回来的,不能再轻举妄动了!”蓝天云也劝道。

  “难道我还怕了她们不成么?”上官梓昕语气凌厉道。

  “昕儿,我知道你什么都不怕,不过你还是先将一切告诉我们,我们再从长计议。”慕容明轩道,“再说,你如今虽然醒过来了,但是伤还没有痊愈,就算真要急着报仇,我也会替你去!”

  上官梓昕闻言头脑清醒了些,再不如刚刚那般冲动。闭眼深呼吸了一口气,便将这几日发生的一切全都告知了在场几人。

  “什么……”蓝天云与慕容明轩都没想到这几日上官梓昕与言棠居然被如此折磨。

  “聂晓梦,看来她是不想北亭存在了!”陆惜南直恨的牙痒痒。

  “你们都不用替我报仇,我的仇我自己报。”上官梓昕道,“只有我自己报,才能解我心头之恨,目前,你们就先暂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

  “我一定要杀了他们。而且迫不及待。”陆惜南道。

  “你若是杀了他们,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上官梓昕道,“若是自己不能报仇,我会难受死的。”

  “蠢女人……”

  =4最$新章|X节上J√酷匠☆t网~:

  “明王爷,昕儿怎么说你便怎么做吧!”慕容明轩道,“急着报仇的人不止是你。”

  这次换陆惜南深呼吸了一下:“好吧!”

  见陆惜南松口,上官梓昕又对蓝天云吩咐道:“我这次出的意外不能让我师傅知道。”

  “姑姑……”

  “若是师傅知道了,必会来京城寻我,我不希望师傅和我一样置身险地。”上官梓昕打断了蓝天云。

  “可是姑姑……”

  “如果师傅来了,我便自刎,到时候就是你间接害死了我。”上官梓昕以自刎相威胁。

  蓝天云一时无招,只好妥协。

  “蠢女人,既然如此,你便先在这谷里住下吧,我会安排人手来照顾你的。”陆惜南道。

  “姑姑伤还没有痊愈,我会一直照看着的,就不劳明王费心了。”蓝天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上官梓昕,所以从今以后,他想寸步不离的伴随上官梓昕身侧。

  “就凭你?能照顾得好她么?”陆惜南对蓝天云极其不满:“若是照顾的好,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么?”

  “陆惜南,多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有我侄儿在这里照顾我就够了!”上官梓昕道。

  “我要是偏不呢?”陆惜南不同意,“蠢女人,你给我听着,我不允许你再出事!”

  “那便随便你吧!”说吧,上官梓昕去找言棠了,只留下几个大男人在原地目目相对。

  “既然人已经救治好了,也没我什么事了。便先行一步了,各位请便。”言落,段星陵施展轻功飞出了无回崖。

  陆惜南就静静的看着上官梓昕离去的背影没有任何动作和言语表情。慕容明轩,蓝天云也同样如此。

  来到一条小溪边,言棠蹲在那里捡着溪里的石头。

  “阿棠!”上官梓昕担心的叫了一声。

  言棠听到有人来,反转身就从溪里用手捧了一捧水向上官梓昕泼来。上官梓昕赶紧用手遮住脸。可是其他地方全被泼湿了。

  “阿棠,别弄了,我的衣服都被你弄湿了。”上官梓昕道。

  可是言棠那里听得进去呢,依然不停的朝上官梓昕泼水。

  最终,上官梓昕也顾不得什么了,任由言棠泼水在她身上,她也要走过去。

  三步并做两步的来到溪边,一把抱住了言棠:“阿棠,对不起阿棠。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带你出谷,更不该让你跟着我去文平侯府。”

  说着说着,上官梓昕就不自觉的流下了两行清泪。

  其实,上官梓昕那里发现被她抱着的言棠此时也已湿润了眼眶。

  “阿棠,你说句话好不好,我知道你还是会说话的。你和我说一句话好不好,就一句。”上官梓昕哽咽着声音。期待着言棠的回话。

  可是等了很久,言棠依然没有说话,只是任由上官梓昕紧紧抱着她。

  在溪边不远处的两名男子此刻内心都非常难过。而难过的原因就是他们自视自己是全天下最优秀的人,却连自己心爱的女子都保护不了。

  “这是本王今生最大的一次失误!”陆惜南道。

  “我又何尝不是呢!”慕容明轩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