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伸手去拨开旁边那名女子凌乱的头发,却发现正是言棠。她们主仆二人这到底是招惹谁了!

  男子正是段星陵,发现了这样的事情,他脑子里第一想到的就是通知他的好友陆惜南,然后才想到通知蓝天云。

  将手指放在嘴里吹了一声口哨,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黑色的鸟,段星陵对那只鸟说了一句:“去通知阁主来无回崖救他心爱的人,另外让他带着蓝神医一起来。”

  段星陵话落,那只黑色的鸟儿拍打着翅膀飞出了无回崖。

  段星陵又坐了下来,将上官梓昕扶起,然后催动内力,替她疗伤。

  半柱香后,段星陵放下了上官梓昕,又扶起了言棠,替言棠疗伤。

  又是半柱香的功夫,段星陵将言棠放下,自己因为消散一部分内力,反倒觉得有些体力不支了,于是调息打坐。

  刚刚恢复没多少,却听到有人到了,听声音只有一人,而从来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段星陵可以感觉到是他的好友陆惜南。

  “她怎么了?怎么会是这个样子?”陆惜南情绪十分激动。

  可是段星陵正在打坐,不能回他话,因为一个不小心,便可能走火入魔。

  陆惜南将上官梓昕打横抱起,便要施展轻功飞上山崖,却被此刻刚好打坐完的段星陵叫住:“惜南,不要带她出山崖。”

  “为什么?”陆惜南不解。

  “她现在刚刚被扔下悬崖,还不适合出山崖,再说,我们都还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弄成这个样子的,等蓝天云来救醒她再说吧!”段星陵道。

  “我将她抱回王府,难道还有人敢闯本王的王府么?本王倒是想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陆惜南语气颤抖的厉害,可见其激动的情绪。

  “惜南,还是小心些好,免得……”

  “姑姑,姑姑!”段星陵话音未落,蓝天云便赶到了现场。奔着上官梓昕跑过来。

  从陆惜南手中接下上官梓昕,把了脉,又将手伸到上官梓昕鼻子前探了一下呼吸,最后跪在了陆惜南面前:“求明王殿下一定救救我姑姑。”

  “你是神医,你都救不了,让本王如何救?”陆惜南闻言厉声大喝。

  “我姑姑如今已经是命悬一线,若要救她,只有一个方法。”蓝天云道。

  “既然有方法,那你还不快救!”陆惜南额头上青筋显露。

  “哪能是那么简单啊,我姑姑失血太多,如今想要救她,需要一颗天山雪莲和一朵千年血灵芝啊!”蓝天云语气也是十分焦急,平日里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现在却是湿润了眼眶。

  “天山雪莲我有,可也只有半颗,千年血灵芝,我连影子都没见过。”陆惜南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是无用,指着蓝天云道:“她住在你府里,居然连她的安全都保护不了,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吃的!”

  “她是我姑姑,是长辈,她要出府城我一个小辈哪能管的了她的事啊!”蓝天云一脸的焦急加委屈。

  “怎么了?怎么回事?”这几天一直在寻找上官梓昕的慕容明轩一收到消息说陆惜南来了无回崖,便尾随而来。

  段星陵将情况告知慕容明轩后悔药,慕容明轩二话没说,直接从怀里掏出半颗天山雪莲喂进了上官梓昕嘴里。

  陆惜南见状,也从怀里掏出半颗天山雪莲喂进上官梓昕嘴里。

  “有了这加起来一颗的天山雪莲,我姑姑的命暂时是保住了,可是也不能长久啊,还需要一株千年血灵芝才了让她痊愈。”蓝天云紧张的心终于在此刻放松了一些。

  “那里有千年血灵芝?”慕容明轩急切的问。

  “这千年血灵芝,千年才有一株,当今世上也刚好只有一株了。”蓝天云道,“如果我知道的消息不差的话,应该是在花阁阁主手里。”

  “星陵?”陆惜南挑眉,“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只见段星陵摇了摇头:“几个月前倒是的确有一株在我手里,如今也只剩下半株了,而且是整个天下都只有半株了。”

  “还有半株去哪了?”陆惜南与慕容明轩同时问出了口。

  “救我的未婚妻了!”段星陵道。

  “没有关系,只要还有半株,就可以就回又姑姑的性命,只是要多费些力了。”蓝天云见到了希望。

  )☆酷匠!=网!?永R久zn免√_费9看-小`p说{K

  “快说!”陆惜南完全没有了耐心。

  “那就是我们几人合力将真气注入我姑姑体内。”蓝天云道。

  “星陵,快将你那半株血灵芝拿出来!”陆惜南将手伸到段星陵面前。

  “我没带在身上。”段星陵道。

  “那在哪里?”陆惜南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段家。”段星陵道,“若是现在去取话,一来一回一共需要四天。”

  “我陪你去!”说吧,陆惜南拉着段星陵就一个飞身不见了人影。

  慕容明轩也跟随而去,就剩下蓝天云在山崖下。

  见上官梓昕暂时无事,蓝天云又去探了言棠的脉,随即让他发现了一个信息,她……

  三天的时间混混便过去了,言棠已经被蓝天云救治的醒了过来,不过已经神志不清了,成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傻子。而上官梓昕只是保住了性命一时不会毙命。

  陆惜南,慕容明轩,段星陵,三人在这天傍晚赶了回来,带回来的还有那半株千年血灵芝。

  蓝天云将血灵芝接到手里,然后便去煮生火顿灵芝了。

  几个时辰的时间过去,灵芝炖好,蓝天云端来给上官梓昕喂了下去,然后四人开始给上官梓昕灌输真气。

  一夜的时间过去,四人没有说一句话,无比安静。

  又是一天的时间过去,四人已经虚弱到了极点,而上官梓昕身体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人暂时还没苏醒。

  四人一同撤回了内力,纷纷虚软的躺在了地上。

  “蠢女人,你可一定要醒过来啊,要不然就算是到了阴曹地府,本王也饶不了你!”陆惜南自言自语的喃喃着。

  他这句话刚刚说完,上官梓昕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