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梓昕越想越心痛?最后算全凭毅力又从地上站起来,捡了一把刀,然后吵朝那些正在玷污言棠的人走去,从背后一个一个的解决了他们。

  “阿棠!”上官梓昕心痛的看着言棠,言棠被玷污了清白,自然所中支之毒已经解了。

  可是她却没有回答上官梓昕的话,只是眼神涣散的看着天花板。

  “阿棠,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带你出谷,都是我害了你!”上官梓昕后悔极了当初要出谷:“你说被我连累,我该死。”

  言棠依然是眼神涣散的盯着天花板,一句话也不说。

  上官梓昕见状也不想说太多,一切都已经发生,世上没有后悔药卖,如今的她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活下去。她要报仇,让宁氏父女和聂晓梦血债血偿。十倍奉还。

  随着夕阳落山,天色黑了下来,地下室里现在已经是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这一天,没人有人送吃的来,连口水都没得喝。上官梓昕实在是支撑不住,晕倒过去。

  忽然,一阵刺骨的凉意席卷全身,上官梓昕缓缓睁眼说,便见宁品柔又带着一群人站在了铁笼前:“哼,我当你有多么坚强呢,也同样会承受不住晕过去嘛。”

  F看正版8}章节A上w酷N匠s1网

  上官梓昕没有说话,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力气说话。只是一脸想吃人的表情看着宁品柔。

  “哟,你这样子让我好害怕啊'。”宁品柔故做害怕:“不过看你如今这个样子,本大小姐倒是也懒得和你计较。先吃饭吧,你要是饿死了,可就没得完了。”

  宁品柔言落,她身后的人端着一个盆放在了上官梓昕面前。盆里盛满了饭菜。

  用盆吃饭?宁品柔是将自己当成狗了。自小就生在骨子里的骄傲,让上官梓昕看都没看一眼盆里的饭菜,她就是饿死,也要留住尊严。

  “不想吃啊?”宁品柔故意问了一句,然后又悠悠的说道:“那可由不得你,来人,请上官姑娘用膳。”

  宁品柔一声令下,便有人打开铁笼拖着上官梓昕强行的将她的头按在盆里去,可是上官梓昕就是不张嘴,任由那粘糊糊的饭菜粘在脸上。

  “自尊心还挺强嘛!”宁品柔道:“罢了,不吃就不吃吧。”

  听到这句话,那些按着上官梓昕头的人全都退下。

  “上官梓昕,是你自己不愿意吃饭,可别说是我虐待你。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工作了。”宁品柔对身后人吩咐道:“拿鞭子来!”

  有人递了一根鞭子给宁品柔,宁品柔眼神里充满了恶毒的看了上官梓昕一眼,然后重重的一鞭打在了上官梓昕的身上,若是普通人挨上这么一鞭,就算不惨呼,也得到处翻滚,最好也要咬牙切齿。可是上官梓昕都没有,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可见其毅力。

  宁品柔见自己用力打的一鞭打在上官梓昕身上像是没事一样,心里顿时怒了起来。更加用力了。可是上官梓昕仍然像无事一样。

  宁品柔一直鞭打着,直到最后都将上官梓昕打的晕过去了,她都还不肯罢休。

  “柔儿。”宁致从外面走了进来,“够了,不要再打了!”

  宁品柔听言听下手中动作:“这个贱人,不打死她,难解我心头之恨!”

  “为父又何尝不恨她呢,只是你将她打死了又能怎么样呢?”宁致道:“这几天你的气也出的差不多了,现在明王,墨王,慕容明轩,段星陵,蓝天云都在四处寻她。我们要赶快解决了她!”

  “这个贱女人,居然勾引了这么多的男人。”宁品柔显然又在嫉妒了。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宁致道,“我们现在要先处理了她,不能让她死在我们府里。”

  “这里是地下室,就算她死在这里也没人知道,爹爹怕什么!”宁品柔觉得宁致胆小如鼠了。

  “寻她之人都不是一般的人啊,还是小心些为妙。”宁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那父亲打算怎么办呢?”宁品柔问。

  宁致来回踱步了几下,最终眸光一亮:“派人将她扔到无回崖下去了下去。从哪摔下去肯定粉身碎骨,到时候就算是她亲娘都不认识她,更别说其他人了。”

  “那我马上派人去办。”宁品柔正要去交代事情,却是被宁致叫住。

  “不用了,这事我自己亲自去办,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宁致道:“你安排几个人和我一起去就行了。”

  宁品柔领命说了声“是”便去办事情了。不多久带了一群人转来,还带了两个麻布口袋,分别将上官梓昕和言棠装在了里面。

  原来,从这个地下室里还有路通往无回崖,可见宁致以往都是怎么处理仇敌的。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宁致按下石壁上的一个机关,门打开后,宁致手一挥,那几个扛着麻布口袋的人便走了出去。

  宁致与宁品柔所站的位置刚好能清楚的看见外面的情况。只见那几个人出了地下室后就直接走到了山崖前面,然后毫不犹豫的将两个麻布口袋从万丈悬崖上丢了下去便回来复命了。

  宁致心里的石头落下,松了一口气:“得罪我宁致,就只能是这个下场。”

  再说嘛两个被扔下山崖的麻布口袋此刻正在极速下坠。此刻,一个男子从山崖下飞了上来。本来男子还以为是谁丢的垃圾,了最后一想不对。便又向那两个麻布口袋飞去,当他接住两个麻布口袋后里面果然有东西。而且凭直觉来判断应该是人。

  一手抱住一个人实在太重,就算自己轻功再好也无法飞上崖顶。只得往下。

  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男子落下悬崖,然后急忙打开两个麻布口袋一看,果然是人。谁会将人扔下悬崖呢?身上还带着血迹,之前肯定被鞭打过。

  而且这两人头发凌乱蓬松,根本看不清楚面目。男子走近其中一名白衣女子身侧,伸手去拨开遮住她脸的头发。

  这一拨不要紧,却是让男子发现这女子居然是上官梓昕,也就是自己口中的大猩猩,短短几日不见,她怎么就落到这般样子,难怪惜南这几天在找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