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梓昕闻言抬眸看向聂晓梦,这个女人,只怕今日是故意冲着自己才来的皇家别苑吧。

  “那聂公主要展示的才艺到底是什么呢?”皇帝很是好奇。

  “我听说明王殿下的生辰上上官姑娘献了一曲,很是美妙动听,正巧我对琴曲方面也略知一二,今日便向和上官姑娘讨教讨教。”聂晓梦言行十分谦虚礼貌。

  “还真看不出来,聂公主有这么大的闲情逸致。”不待皇帝说话,上官梓昕便看着聂晓梦道:“本姑娘本来是没有兴趣的,可是聂公主从北亭不远千里赶来天汶,我上官梓昕身为天汶之人,也自当奉陪聂公主!”

  上官梓昕这一句话让皇帝对她的态度稍稍好了些,这一点从皇帝看她的神情里可以得知。

  “既然如此,那是上官姑娘先来,还是我先来呢?”聂晓梦嘴上虽然说如此问,心里却是非常希望上官梓昕先展示。

  “聂公主是客,我应当礼让!”上官梓昕一句话表明了态度。

  “是啊,聂公主你就不必谦虚了,就你先来吧。”

  聂晓梦本来想开口让上官梓昕先来的,却不料皇帝来了这么一句。她也只能先来了 。

  “来人,取琴来。”皇帝一声令下,不多时便有人搬着琴来到场中,将琴放在聂晓梦的桌前之后便离开了。

  聂晓梦伸出手指轻轻抚向琴弦,琴弦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然后随着琴曲一步步奏向高潮,在场之人也都纷纷陶醉其中。

  聂晓梦见到在场之人都为自己所弹奏的琴曲所沉醉,信心倍增,她就不相信像上官梓昕这种跟个市井无赖一样的女子能弹出多好的琴。

  慢慢的,琴声渐低,最终,完全落下。

  “好,好啊,聂公主不愧是北亭最具才华的女子。”皇帝拍手大笑。在场的百官以及各府家眷也都跟着符合叫好。

  “上官梓昕,到你了!”皇帝看着上官梓昕,脸上的笑容减少了不是一星半点。

  上官梓昕没有言语,而是从座位上站起了身,然后走到场中,又向别苑里摆满花草的地方走去。

  随后摘下一朵树叶,放在口里吹了起来。所吹出来的声音比刚刚聂晓梦用琴弹奏出来的都还要好听上几倍。

  一时间,在场之人无不惊讶,但惊讶之余也都赞赏着眼前这个女子,居然用树叶都可以吹出这么好听的声音来。奇才啊。

  ,A酷'^匠bM网正《《版首'z发

  须臾,上官梓昕从口中拿出叶子扔在了地上:“我的才艺展示完了!”

  “好!”这次不待皇帝说话,所有人就异口同声的叫好,还一边鼓起了掌。

  这一下可是慌了聂晓梦了:“这算哪门子的琴曲?”

  上官梓昕见聂晓梦不服气,也不愿与她计较:“我这虽然不是琴曲,可也的的确确是曲,再说了,今日是各自展示各自的才艺罢了。”

  “是啊,聂公主,上官梓昕说的的确在理。”皇帝看向聂晓梦。

  聂晓梦闭眼深呼吸了一下:“好吧,不过还请各位评一评谁胜谁负。”

  “这……”

  一时间场中议论纷纷,聂晓梦是北亭公主不好得罪,可上官梓昕与明王,慕容明轩等人交情也不浅,同样不能得罪啊。百官陷入了两难。

  “朕看来聂公主与上官梓昕在曲子方面的才艺都差不多,各有千秋。所以朕觉得应该是平局。”皇帝一句话替百官解决了难题。

  聂晓梦闻言面露一丝不悦,可却也不敢怎样:“皇上圣断!”

  “那你们二位就各自坐好吧,让其他人出来展示他们的才艺。”

  皇帝话落,聂晓梦与上官梓昕都纷纷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然后其他的人们纷纷站出来展示自己的才艺。

  一天的时间在不经意间便过去,傍晚时分,一年一度的皇家别苑论艺终于结束了。

  在皇帝率先走出别苑后,百官也都跟着走了出去。

  “师傅,师傅,你刚刚用叶子吹曲那技术太高了,有空教教我呗!”宁然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不如就今天吧?”

  “我今天没空。”上官梓昕回绝了 宁然。

  “昕儿。”慕容明轩向这边走来:“我送你回府吧!”

  上官梓昕看了看慕容明轩,心里纠结了好一会才道:“随便你!”

  言落,上官梓昕向别苑外走去,慕容明轩就跟在了他的后面,而宁然则是看出来今日上官梓昕心情不大好,所以就别去招惹她了。

  回蓝府的路都已经走了一半了,慕容明轩才开口说话:“昕儿,你……”

  见慕容明轩欲言又止,上官梓昕也大概猜到了他想要说什么:“你是想问我刚才那异常的反应吧?”

  慕容明轩被说中心事,脸上现出一抹红晕。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只知道看到你们两个打在一起我心里就莫名的很难过,我就是不希望你们两个站在对立面,我希望你们能够成为最好的朋友,甚至说是兄弟。”上官梓昕说出了心里的真实想法。

  慕容明轩显然没有想到上官梓昕是这样想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上官梓昕,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便恢复了原本的神情:“原来如此,既然你不喜欢我和他站在对立面,那我以后就和他站在同一条线吧。”

  上官梓昕闻言,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为慕容明轩做过,可是慕容明轩却对自己这般:“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不知道!”慕容明轩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这么一句话。

  上官梓昕再次沉默了下来,慕容明轩也没有再言语,一路无话的走到了蓝府,上官梓昕邀请慕容明轩进府坐坐,慕容明轩婉言拒绝。

  然后上官梓昕独自回府,慕容明轩也就离开了。上官梓昕回了落花苑后,言棠并没有在哪里,想必是去天乌山了。

   打开窗户,上官梓昕就那么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自己来天汶京城不过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已,就已经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又还会有多少的事情发生呢?罢了,一切都交给老天来安排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