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要干嘛?”盗鼠颤颤巍巍的说出了这句话。

  上官梓昕嘴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很是美丽的笑容,可在此刻心里有些害怕的盗鼠看来,简直是太邪恶了。

  “很简单,告诉我聂晓梦的过去,要不然,我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再喝干你的血!”上官梓昕仍然是一脸笑容的说道。

  “好,我说,我说还不行么!”盗鼠是彻底的认输了。

  “这才乖嘛!”上官梓昕摸了摸盗鼠的头发。

  “你先离我远点!”盗鼠要求道。

  上官梓昕知道盗鼠是因为害怕,所以离得远了点:“快说。”

  仍然是美美的笑容,可盗鼠却还是有些害怕,咽了几口唾沫才道:“聂晓梦,北亭三公主,出生于前朝南辰皇朝三百七十二年,生母李氏……”

  i酷匠网正$版{、首Vi发Q

  “我麻烦你说重点!”上官梓昕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你问的是她的过去与现在,我只能将我知道一一告诉你,又怎么知道什么才是重点!”盗鼠语气有些不满。

  “那我来告诉你吧,她身后有那些势力,有什么过人的本领?再或者有没有什么未婚夫之类的,这些都是重点!”上官梓昕道。

  “你傻么?”盗鼠骂了上官梓昕一句,结果上官梓昕一瞪眼,他又把这句话给咽了回去:“她是北亭的公主,北亭皇帝最宠爱的女儿,身后的势力肯定是北亭皇室了!”

  顿了顿,盗鼠又接道:“至于本领嘛。她精通琴棋书画,武功也颇好。在北亭鲜有敌手,只是在战场上,却多次败在我们天汶的明王殿下手上。”

  上官梓昕点了点头,然后从草地上拔了一根草叼在嘴里:“那她到底有没有未婚夫啊,这个才是关键!”

  “有啊……”

  “你确定?”盗鼠一句话还没说完,上官梓昕就很是激动的问道。

  “你怎么那么激动啊?难道她抢你未婚夫啦?”盗鼠壮着胆子猜测的问。

  “关你屁事,赶快说她到底有没有未婚夫!”上官梓昕有些急切。

  “一个女孩子说话这么不像样,难怪未婚夫被人抢。”盗鼠不服气的说了一句。

  “我一掌拍死你!”说着上官梓昕扬起手就要往盗鼠头上拍去。

  盗鼠见状,可是吓得不轻,连忙认错:“我错了,我错了,我立马告诉你。”

  “快说。”烦躁的语气告诉盗鼠,面前这个女人已经十分的没有耐心了,自己要是再不说,说不定她就真的将自己拍碎了。

  “她刚出生的时候呢,是被指有一段姻缘的,就是北亭的丞相之子海峰,可是她并不喜欢海峰,后来,在一次天汶与北亭的战争上面,海峰为了她牺牲了性命,便也再没有什么未婚夫了。也因为她父皇替她指定的未婚夫战死一事,北亭很多人说她是个克服的女人,从此,再没人敢娶她了!”

  上官梓昕点了点头,随即又发现有什么不对:“你小子,我让你停下了么?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就是现在这样啊,她来天汶了呗!”盗鼠眼神有些躲闪。

  “是么?”上官梓昕紧紧的盯着盗鼠,“那你的眼神为什么有些闪躲呢?这说明你很不老实啊,不老实的孩子可不是好孩子哦!”

  “嗨,什么都瞒不过你啊!”盗鼠叹息了一声。

  “开玩笑,也不看看本姑娘是谁!”上官梓昕略微有些得意。

  “后来,凡事有人说她克夫。她便将其活活打死,这打死人的方法呢多种多样,有被乱棍打死的,有被灌水喝死的,有被用针一根根扎死的,等等。也因如此,她在北亭有一个绰号,妙龄魔女。”盗鼠说到此止住。

  “接着说!”上官梓昕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可就在这时,北亭京城却又传出一个让人十分震惊的消息,海丞相的次子海辰却向北亭皇帝请旨求娶这位北亭三公主。”盗鼠一脸想不通的表情。

  “哦?”上官梓昕挑眉:“未婚夫死了,小叔子又求娶原本该是未来嫂嫂的北亭公主,有意思!”

  “再然后,这位北亭公主一连几年再没有任何新消息传出,只到几日前她来了天汶,才又传出她要与天汶和亲的传闻。”说到这里,盗鼠看了看上官梓昕,“看你如今这么着急要知道她过去,想必她要嫁的皇子是我们天汶的明王殿下吧!”

  “闭上你的臭嘴。”上官梓昕没有好气的碎了盗鼠一句。

  “哎,之前对你的传闻太多了,说和段公子是朋友,合伙人,又说与墨王殿下有交情,又说慕容明轩是你知己,现在看来,明王殿下对你比较特殊才是真啊,还好,今晚的消息也没有白白透露给你,还是有收获的。”盗鼠躺在地上,拍了拍胸脯,嘴角挂满笑容。

  上官梓昕看着盗鼠“切”了一声,然后又问道:“我打算去参加天汶一年一度的论艺,你说我准备个什么才艺好?”

  “就凭你上官梓昕的本事,什么事情不是信手沾来,还用得着去准备么!”盗鼠只不过是随便敷衍的一句话,却是正中上官梓昕下怀。

  “哈哈,你和本姑娘接触的不多,却还挺了解本姑娘的嘛!”上官梓昕笑道。

  盗鼠听言,也学着上官梓昕刚刚的得意样子:“也不看看我是谁,这全天下我没见过面的人我都了若指掌,更何况,我还见过你几次!”

  上官梓昕闻言没有立即回话,而是过了一会儿后才道:“你真的不打算加入我们妙英堂,我们妙英堂可是非常欢迎你这样的人才啊!”

  盗鼠“切”了一声:“你们妙英堂有什么好,哪里有我这样无拘无束来的自在。”

  “是到也是。”上官梓昕从兜里取出一锭银子递到盗鼠手里:“我上官梓昕也是个讲道理的人,这个给你。”

  盗鼠‘见钱眼开’,笑嘻嘻的伸手接过银子:“你再说是有酬劳的么,那样的话我就早些告诉你了么,哪有那些你吓唬我的麻烦事!”

  “是,都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都先给你银子,然后再问事。”上官梓昕一脸诚恳的表情。搞得盗鼠反而有些不适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