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也只不过片刻功夫,剩下那两人就被打到地上起不来了。

  宁然见状直接给吓跪了,不断的给上官梓昕磕头:“师傅,女侠,我要拜你为师,你收下我吧。”

  上官梓昕没想到宁然会有这样的举动:“你这是干嘛?”

  “女侠,实话不瞒你说,我今天真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是来试试你武功的,如今看来你的武功真的很不错啊,我想要拜你为师,跟你学习武艺!”宁然解释道。

  “试我武功?拜我为师?”上官梓昕挑眉,“如果我武功不好,你就狠狠的揍我一顿,武功好的话你就拜我为师,你打的好算盘啦!”

  “师傅,我知错,我知错了,求求你就收我为徒吧,我是真的很想跟你学习武功啊。”宁然语气近乎哀求。

  “呵,你家官大势大,随便花点银子就能找个武功好的师傅教你武艺,你为何要拜我为师啊?”上官梓昕觉得这事有些蹊跷。

  “师傅,我是真的想学武功啊,从小就想学,可是我爹不让啊,所以我哪里敢花银子请人教我武功啊。”宁然生怕失去拜上官梓昕为师的机会一样。

  “你爹不让你学武功,你还学,那你岂不是不孝么?再说,你不敢花银子拜别人为师,怎么就又敢拜我为师呢。”上官梓昕道,“还有,我不是你师傅,你别一口一个师傅的叫我。”

  “哎哟,师……上官姑娘,你看在我这么诚心的份上就教教我吧,我对我爹不孝顺,对你这个师傅孝顺不就行了么,至于我敢拜你为师,那不是因为你和我爹有矛盾吗,所以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我居然会拜你为师的,所以你就放心吧!”宁然道。

  上官梓昕盯着宁然看了半晌才道:“你,真的非常喜欢学武?”

  “喜欢。”宁然忙不迭的点头!

  上官梓昕来回踱步,犹豫了好半天:“要我收你为徒也行,不过,我有几个条件。”

  “姑姑慎重啊,这个宁然可是宁致之子啊。”蓝天云急忙道,“他父亲就是一个说话不算数的混蛋,姑姑小心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上官梓昕听了蓝天云的话又沉默了下来,而宁然则急了:“师傅,我保证,我保证我是真心拜你为师,如果有半点其他用心,我愿遭雷劈死,死无全尸。”

  上官梓昕听了宁然发的誓,虽然她从来不信这一套,可是从宁然的申请也可以看出他的确是真心想要学武了:“好,但是你得先做到我要求你的事情!”

  “姑姑……”

  蓝天云刚要说话,便被上官梓昕扬手打断:“第一,你在京城的名声很不好,你需要将名声改正,日后当别人谈起宁公子的时候,我不希望别人说宁公子是个仗势欺人,欺压百姓的恶霸权贵,而是都在赞扬宁公子是个乐于帮助百姓,深得民心的贵族。”

  “这一点,我绝对能够做到,请师傅放心!”宁然拍着胸脯保证。

  “好。”上官梓昕点头,“这第二点嘛其实与第一点也差不多,你只要在做好事的时候多说一句话,那就是你是受了我的教诲而改邪归正,就行了!”上官梓昕道。

  “这个容易,请师傅放心。”宁然道。

  上官梓昕“嗯”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做到这两点了,就可以来正式拜我为师,学习武艺了!现在嘛,你可以先走了。”

  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弯腰给上官梓昕行了一个礼:“师傅保重,徒儿告退!”

  言罢,宁然转身向文平侯府走去。

  上官梓昕则又回了蓝府,一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言棠在黄昏时分回到了蓝府。

  “怎么样,有多少人今夜子时愿意去城外山洞?”见言棠回到落花苑,还不待言棠坐着休息片刻,上官梓昕便迫不及待的问。

  “少主你急什么,好歹让我先喝口水啊。”言棠话落,上官梓昕已快速斟满一杯茶递到她手中,言棠接过茶杯,将杯中茶一饮而尽。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上官梓昕道。

  可是言棠却懒得说话了,好像一说话就会把刚刚喝的水全部给吐出来一样划不着,只见她伸出两根手指头。

  “二十人?”上官梓昕猜测,见言棠摇了摇头,上官梓昕再次猜到:“两百人?”

  “二百多一点。”言棠道。

  “居然会有这么多!”上官梓昕似乎没有想到。

  “大多数都是乞丐,极少部分是家里生存都存在问题的穷人。”言棠道。

  “看来只单单在天汶京城就有两百多人的话,那么其他地方肯定更多。一个月组建一只五六千人的势力完全可以。”上官梓昕道。

  言棠像是几百年没喝过水一样,一直喝个不停,极少说话。

  人数虽然解决了,可是另一个问题却缠绕上上官梓昕的心头,怎么来操练这些人呢?凭自己和言棠肯定是不行的。

  不过也没想多久,上官梓昕心里便想到了方法,就是随便先挑选几个人,先教会他们,然后再由他们去教会其他的人。

  看正版@章{节上,酷1匠网…@

  这样的话,不就得将来,江湖中便会多出一大势力。嘿嘿,上官梓昕对自己的这个计划是非常欣慰的。

  与此同时,京城最繁荣的一家酒楼,醉雨楼一间雅阁里,两个男子对立而坐,一个身穿黑衣,一个身穿青色锦衣。

  “五皇弟让我来这里,不会就是请我吃饭这么简单吧?”说话的男子声音极具磁性,一张脸更是世间仅有。正是着黑衣的陆惜南。

  “呵呵,果然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四皇兄的火眼金睛啊!”说话的青色锦衣男子正是当朝五皇子,皇后的长子,宗王陆惜荣。

  “有什么事就快说,本王还赶着回府呢!”陆惜南道。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与四哥谈谈当今国政。”陆惜荣道。

  “当今国政五弟若是想谈的话该去找父皇。”陆惜南道。

  “呵呵,这事与父皇还真不好谈。”陆惜荣道,“我想与四哥谈的是东宫立主一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